第398章初吻(1/2)

加入书签

  京都一中体育馆中,篮球队正在进行高强度的训练,所有的队员在魔鬼教练的训斥下疯狂蛙跳,疯狂跑步,疯狂投篮。每个人都被操练得想死的心都有,身上的衣服全被汗水浸湿了。

  一声哨响,队员们得到口令,终于解放了,纷纷拿水狠灌一通,恨不得在地上躺到天荒地老。然而,有一个人似乎并没有停歇的打算,当其他人休息喝水的时候,他依旧在疯狂投篮。

  嘭!嘭!嘭!

  篮球打在篮板上,掉在地上,发出一阵又一阵声响。那敲击声是凌乱而痛苦的,就像他此时的心绪。

  “青岩怎么还在练?疯了吧他?”

  “自从那个叫叶小倩的女生死了以后,他就一直这个状态,每天疯狂地练球,我看他不是练球,是在练他自己。照这样练下去,迟早得把自个儿练废了。”

  “听说那个叶小倩从初中就追他来着,他还拽拽的不理人家。现在人家死了,他八成是后悔了吧?”

  “行了,别说这些有的没的,青岩估计还没走出来,你们以后在他跟前不要再提那个女生的名字。”队长拿毛巾擦了擦头上汗,又拿了一瓶矿泉水,“你们先歇着,我去给他送点儿水。”

  队长腿长,三两步跑过去,长臂一抛:“青岩,接着!”

  许青岩反手接下矿泉水瓶,额上的汗水顺着脸颊流淌下来。他拧开瓶盖,没有喝下去,而是举起来直接从头顶上灌了下去。冷水灌顶的感觉。让他顿时更加清醒。

  是的。他一直很清醒。没有一丝迷糊或者糊涂的感觉。有时候他甚至希望自己可以糊涂一点,甚至回到当初重伤痴傻无知无识的状态中,这样的话,就可以什么都不用知道,什么都不用感受,也就不会有痛苦的感觉了。

  当他说出自己的想法时,被姐姐狠狠一顿训斥。

  “回到重伤痴傻的状态!?你这样说对得起谁?!”

  “对不起”许青岩低头向姐姐认错,是他太懦弱。一时痛苦便想退回壳中,假装什么都不知道。可是这样又能解决什么问题?反倒使自己的亲人更加难过。妈妈为他操心劳力、姐姐为他shā rén改命,就算是小倩还在,她肯定也会看不起这样懦弱的他

  “青岩,小倩已经消除怨恨,回到地府,准备投胎转世了。”许青鸟安慰道,“她走的时候,是微笑着的。她都已经释怀了,你又何必”

  “是我没用!”许青岩道。“是我没有保护好她,她受了那么多的非人的折磨。而我却无能为力”

  “这并不是你的错。”许青鸟道,“谁也没有想到,仅仅一晚的时间,竟会发生那么大的变故。你已经尽力补救,帮小倩fù chóu了,不是吗?若不是你利用网络舆论,联合各家大v来攻击宋纲和吕丽英的公司,我们又怎么能这么顺利地将宋纲、宋昊这父子俩逼到绝路?青岩,小倩走的时候,让我转告你一句话。”

  “什么话?!”

  “她希望你可以学会放下,你未来的路还很长”

  “姐姐,我明白了。”许青岩没等姐姐说完,便道,“我不会再颓废下去,你和妈妈放心好了。”

  “青岩?”

  许青岩没有再搭话,在他眼里,姐姐口中所谓的小倩最后的话,听起来更像是姐姐对他的安慰。如果是小倩在,如果真的是小倩,她一定不会说这么多话,只是静静地仰望着他,眼里的深情足以将他溺毙。为何他从前没有在意过,为何到了现在才后悔?

  答应姐姐的,他会做到,不颓废,不懦弱,不退缩。他拼命打球,拼命训练,唯有这样才能暂时遗忘小倩,忘记她受到的屈辱,忘记自己的无能为力。

  冷水从头顶灌下,让他更加清醒,那种无能为力的感觉再度汹涌而来。许青岩把空瓶子随手丢进垃圾桶里,拿起一个篮球,再度跃起投篮!

  “够了!别打了!”队长拦住他,“你需要休息!”

  “我不需要!”

  “妈的,我说你需要你就需要!”队长把篮球抢过来,对着他的肚子就是一拳。

  承受了巨大的冲击,许青岩躺在地上喘着粗气,眼睛失神地望着体育馆的顶棚。

  其他队员一见开打了,连忙过来劝架。队长平日里极少发脾气,可一旦发起脾气来,比教练还可怕。

  “都干什么呢!”教练一回来就看到这场面,怒气腾腾地道,“今天训练到此为止,都给我老老实实滚回家去!要是明天敢跟今天一样要死不活的受不了苦,就都不要来了!”

  “是,教练!”没人敢忤逆魔鬼教练的意思,赶紧收拾收拾东西准备回家。

  队长蹲下身,伸手拉了青岩一把:“是孬种就继续躺着。”

  许青岩把他的手拍开,自己一跃而起,走到休息区把背包收拾好,拎着便走。

  “青岩,”队长喊住他,“哥们儿知道你心里头难受,但你要记着,想喝酒,哥们儿随时奉陪!”

  许青岩听到这话,停住了脚步。这天下午,他和队长去外面餐馆对瓶吹,一顿饭没吃几口东西,倒是喝了十几瓶啤酒,一直喝到天色黑透。酒后吐真言,许青岩将自己的悔意一股脑儿倾吐出来,大醉之后,神色竟平静了不少。

  和队长告别后,许青岩没有回家,而是一个人又悄悄地折回了学校。寒风瑟瑟,将酒气吹散了许多,他不知不觉走到了高一教学楼后面的花园里,坐在紫藤花树下,昏昏沉沉地睡着了。

  梦里面。他好像回到了几个月前刚刚入学的时候。把叶小倩送到宿舍后。他巴不得从此再也别跟叶小倩有任何交集。偏偏叶小倩就像个阴魂不散的家伙。时常悄悄出现在他周围。

  叶小倩很胆小,他说了不准和他说话,她真就躲起来不说话。

  有一回,叶小倩和同学在紫藤花树下背书,是朱自清的《荷塘月色》:

  “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