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6章双杀(1/2)

加入书签

  宋昊以前每次犯个什么错,不论大小,都有爸爸给他抹平,顶多被请来录个口供,就可以拍拍屁/股出去了。第一次被关了这么长时间,面对四周冰冷的墙壁,糟透了的食物,还有看守jǐng chá冷厉的呵斥,他感到十分不爽。

  “我爸是宋纲,你们不能这么对我!”宋昊看到那难以下咽的晚饭,吼道,“让我爸我妈来,还有律师!我要告你们虐待!”

  jǐng chá们纷纷摇头冷笑,见过嚣张的,还没见过这么嚣张的。这小子犯了那么重的罪,证据确凿,都被抓进来了,竟然还敢对jǐng chá大吼大叫,还敢告jǐng chá?

  “小子,我劝你还是省点儿力气吧!”一个老jǐng chá道,“再吼再叫也没用。”

  “我不跟你说!”宋昊吼道,“我爸呢?!”

  “你爸?那个明星宋纲?”老jǐng chá好心地拿了份当天的报纸递给他,“自己;无;错;+看看吧。”

  宋昊本来不想看什么臭报纸,突然瞥见报纸头条出现了“宋纲”的字样,连忙拽过来一看,心脏被猛地一击,顿时眼前一黑。报纸上报道了一则消息:著名影星宋纲逃出牢房,在百亿楼天桥跳桥自杀,被天桥下疾驰的轿车撞飞,全身骨骼断裂而死。

  怎么回事?爸爸怎么会跳下天桥自杀?这不可能,绝不可能!

  “我爸不可能会自杀!一定是你们搞错了!你们放我出去,我要回家!我要回家找我爸妈!”

  “我还以为小霸王宋昊是个多么了不得的角色,呵原来不过是个没断奶的小娃娃。”

  空气中传来一阵冷笑。让宋昊感到有一股冰冷的水流从脚下蔓延。然后从脚底心渗透而上。一直渗入他的心口。宋昊被这冷意激得一颤:“谁?是谁在这儿?给我出来!”

  “嚎什么嚎!”有些jǐng chá被他咋呼了许久,早就不耐烦了,这回更是大爆发,“把嘴闭上!”

  “你他/妈的凭什么让我闭嘴!不过就是个条子,一个月的工资还不够我买半个爱马仕的包,这穷鬼啊!!!”

  宋昊话还没说完,便被一棍子打中了肩膀,疼得嗷嗷直叫。

  其他jǐng chá忙拦着打他的那人:“行了行了。别冲动。”

  那jǐng chá怒目圆睁,冲宋昊啐了一口:“我最看不起这种小子,自己什么本事没有,仗着老子有几个臭钱就耀武扬威。我呸!这种人我见一次揍一次,别拦我!”

  就算对方是犯人,做jǐng chá的也不能随意殴打,若是在这宋昊身上留了伤痕,让对方律师抓住了把柄,这位jǐng chá是要受处分的。因此,其他人连忙把他拽走。不让他再看到宋昊,眼不见为净。

  牢房中只剩下宋昊一人。那一棍子力道极大,是用尽全力去揍的,宋昊感觉自己的肩胛骨都要被揍断了,疼得直叫唤。他狠狠地盯着那个jǐng chá离开的方向:“妈的,等我律师来了,看我搞不死你!”

  “呵果然是有其父必有其子,你和你爸爸说的话一模一样,连这横行霸道的口气都一丝不差呢。”

  那森冷的声音又出现了!

  宋昊连连往后退,一直退到墙边,感觉自己的脊背已经贴上了冰冷的灰白墙面。

  “谁?”

  “我?”那声音轻轻的,冷冷的,虽在笑,却让人感觉到绝望的气息蔓延周身,“我是来告诉你,你爸爸死亡的真相的。怎么,难道你不想知道,你爸爸宋纲,究竟是如何‘跳’下那天桥的?”

  “我爸我爸他真的死了?”宋昊猛地摇头,“不可能,如果爸爸真出事了,我妈一定会第一时间告诉我的!”

  “你妈妈的公司濒临破产,你觉得她还有这个闲工夫,来告知你?”

  “我妈怎么回事?!怎么会破产?她公司那么赚钱”宋昊一时间被两个噩耗吓得魂不附体,爸爸宋昊的名声,妈妈吕丽英的钱财就是他挥霍奢华生活的保证。要是这两样都没有了,他还怎么出去?出去以后还怎么继续混?

  “把手伸出来。”

  “什什么?”

  “把手伸出来,我会让你,看到真相。”

  这人的声音好像有某种魔力,让人害怕至极,却又不得不听从她的命令。宋昊迫切地想知道dá àn,犹豫着伸出了右手,手心向上:“这样就能看到真相?”

  “很快,很快”

  牢房里很冷很冷,像冰窖一样,然而在这凄冷的房中,竟凭空飘下一片绿叶。那叶子翠绿翠绿的,像一片碧玉,清澈透亮,静静地,落在宋昊掌心。

  本是一片美丽的叶子,象征着生意葱茏与生机勃勃,可宋昊一看到这叶子,立刻惊恐起来。这叶子的形状,和齐景、康一达死时看到的叶子一模一样!鬼?!是叶小倩的鬼魂?啊!!!没错,这个说话的人根本没有形体,因为她是鬼,她就是叶小倩的鬼魂,她是回来报仇的!!!

  宋昊吓得将叶子一丢,可一下瞬,更诡异的事情发生了。那片落在地上的叶子竟然缓缓飘起,再度飘到他手心里。而这一回,他根本没办法再将叶子丢弃,因为他的手动不了了!

  一股又一股红色丝线将他的手臂连同手掌层层缠住,无论他怎么抽动挣扎,都无济于事。

  “放开我,放开我!救命啊!来人啊!jǐng chá,快来!救命!!!”

  到了此时,宋昊才想起方才被他瞧不起的jǐng chá。不过那些jǐng chá已经被隔绝在结界之外,根本看不到也听不到宋昊的呼救。就算听到了,也不会甘心情愿地救这个家伙吧。

  啪嗒——

  一滴液体滴在叶片上,又从翠绿的叶片滑落到他的手掌心。那液体凉凉的。比水粘稠一些。颜色亦深了许多。绿色经过红色浸染,显出一片诡异的深紫。

  “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