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疑惑(加更)(1/2)

加入书签

  严砺浑身爆发出冷厉的气息,手掌心凝聚出黑色气团,那黑气汹涌旋动,伴随冰蓝的电光。

  病魅是至阴至邪的鬼妖,往往挑有心病、受了伤的人类附身,专门吸食人类的健康,让有心病的人疯魔至死,有身病的人病重而亡。许青鸟因为初次杀人,负罪感极强,又眉心受伤,一不留神竟让病魅有机可乘。

  病魅吓了一跳,的独眼瞪得老大:“鬼王,你不会真要为了一个小姑娘,伤伤伤了和气吧?我我我我一开始不知道他是你挑中的鬼执,再说,红鬼簿的鬼执都是怨灵,还从来没有过重生体。不知者不罪”

  “别再让我重复,滚!”黑色气团扑向病魅,冰蓝的电光立刻化身蓝火,烧得病魅急急哀嚎。

  病魅窜窗而逃,墨绿的身体被烧得缩了一大半,吭吭唧唧地咒骂鬼王。突然,他听到“乒呤乓啷”的嘈杂声音从远处街道的一户人家传来。这是一户普通人家,丈夫和妻子为了一些小事情争吵不休,甚至互相辱骂殴打。七八岁的儿子躲在一边不住地哭泣:“爸爸,妈妈,别打了”

  丈夫和妻子打得正酣,一不留神竟将家里的玻璃打碎,玻璃碎渣迸进了儿子左眼里!

  “啊!疼!”儿子捂着眼睛,小手指缝里渗出了血。

  夫妻俩发现了儿子出事,这才停战,急急忙忙地抱着儿子去医院。

  病魅的独眼闪出愉悦的暗光:“嘿嘿,这个味道不错!”他飞身过去,墨绿的气团窜入了男孩眼中。

  许青鸟在季界的护送下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气色看起来好了许多。

  季界怂了怂面具之下高挺的鼻尖,嗅出了房间里鬼魅的气味儿:“鬼王,你把病魅干掉了?”

  严砺瞪了季界一眼,没有回答。

  季界朝青鸟吐吐舌头:“这脸真臭,对吧?”说完,他黑色的身影立刻消失。许青鸟一愣,不明白他怎么突然就走了,她还没有向他道谢。

  “见到他们了?”严砺冷眼看着许青鸟,语气中却透出少有的一丝温柔。

  “嗯。”许青鸟点点头,小声回答,怕被正在厨房忙碌的妈妈发现,“见到了,他们说要谢谢我。”突然,许青鸟脑海中闪过一丝大胆的猜测,莫非,严砺把她送到黄泉路,去见林美云和陆业森,是为了让她放宽心,别再自责?会吗?他会有这么好心?

  “嗯。”严砺道,“这次水鬼给你的灵力,可以使用两个月。但并不能保证你两个月后就能活下来。接下来的时间,你至少还要帮助三名冤鬼复仇。待鬼露充满,你的灵魂和重生体就可以完全契合,不必担心灵魂脱体灰飞烟灭了。”

  “好的。”许青鸟乖顺地点头。

  严砺见她如此安静,森冷的眸子微微一闪,身体被一团雾气笼罩起来。

  许青鸟知道,每当这个时候,就意味着他要走了。她连忙上前,拉住他的衣襟。严砺看着她的手,眼里有疑惑。

  该问他吗?许青鸟心中十分矛盾,问了,他就会回答吗?如果他并非好心让她宽心,那她岂不是显得自作多情?

  “有事?”

  “嗯”

  “什么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