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5章滚下(1/2)

加入书签

  严家宅子植被茂盛,花朵馥郁芬芳,在清晨阳光的辉映下,更是美丽绝伦。许青鸟隐身站在严砺窗外,静静看着他吃完早饭。孟老取了药,又倒了杯温水,让严砺吃药。严砺脸色苍白,看起来十分虚弱,他皱了皱眉,眼神瞥过窗台:“把窗帘拉开。”

  孟老一怔,以为自己听错了。以往砺少爷最不喜欢拉开窗帘,倒不是讨厌阳光,而是由于身体不佳,太阳照射过久便会全身不舒服,也查不出是什么病症。因此,每每进入卧房,窗帘都是牢牢拉上,从不打开。

  “少爷,您”

  “要我自己去拉吗?”

  “不不!”孟老连忙将药和水杯搁下,主动走到窗口,将厚重的窗帘拉开。

  冬日的阳光明亮耀眼,没有秋的萧索气息也没有夏的灼热难耐,看着最是亲切。严砺看着空空如也的窗,和窗外碧蓝的天幕,眼神暗了暗:“拉上吧。”

  “好的。”孟老不明白他为何如此,又不知该如何问,只得先依照吩咐拉上窗帘。

  窗外,许青鸟躲在紫藤蔓中,拍了拍心口,方才险些被发现。听到里面没有动静了,她又凑过去,瞧见严砺老老实实地将药吃下,没有偷偷藏起来,这才松了一口气。

  “是他吗?”红艳的身影飘在半空,难以置信地望着窗内的男子。她身边壮硕粗暴的司徒高颖表情亦是变幻莫测,许青鸟心中了然,他们同自己一样,看得出这个严砺就是鬼王。只是,对于其中缘故,都万般难以想通。

  看到他吃下药,脸色好一些,许青鸟这才放心离开严家宅邸,回到酒会场地附近。这里环境优美,一条河堤绵延百里,河水清莹,并未受到污染。

  一路上,许青鸟心中思量着该如何向陆新解释昨晚的事,想来想去,依然没有什么合适的理由。陆新现在还爱着她,自然是万事担忧着她,要抓住他的心,堵住他的疑问,最好的法子就是让他心疼她,心疼到没有时间去怀疑。

  许青鸟心下一横,双眸闪过一丝决然的紫光,走向河堤边,纵身滚了下去!凸起的石块擦破了身上的肌肤,割裂了纯白的衣裙,虽然她努力护住脸颊,可还是让腮边蹭破了皮。身上沾满了草屑,她努力让自己保持清醒,右手放射出红光,缠住地上一个石块,终于成功地平稳滑入一早看准的灌木丛中。

  一切准备就绪,她才解除隐身,让自己的身影显现出来。这样一来,便无人知晓她究竟是何时滚落下来的。

  这片河堤是靖远集团所属,并未对外开放,清晨少有人来,只有清洁工会按时清扫。清洁工正在清扫堤边垃圾,突然发现灌木丛边露出一角白衣,他惊吓万分,赶紧跑下去,将灌木丛中的女孩抱出来送往医院。

  熟悉的消毒药水味儿刺得许青鸟十分难受,冰凉的液体从手背的吊针输入血管中,药物渗入伤口,刺痛不已。许青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