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1章惊泪(1/2)

加入书签

  陈兴荣邪火正盛,由着别人对许青鸟说三道四,时不时再挑拨挑拨,使得青鸟周围的侮辱之声越发张狂。

  许青鸟心中冷笑,这些上流社会的人貌似彬彬有礼,探讨些雅趣的诗书文画,实则眼睛里只有金钱和地位。方才知道她是京都大学的高才生,都对她笑如春风,如今听说她出身贫民,还想靠攀附陆新上位,便对她嗤之以鼻。

  流言蜚语,更恶毒的许青鸟都见识过,早已有了免疫力。她心中虽不快,却能很好地压制住情绪,哪怕要做到心里恨极,面上灿笑如花亦不难。可陆新年少气盛,又格外在乎青鸟,在乎自己这段爱情,一丁点是非在他眼里,也是扎人的刺猬。

  “你个老不死的!”陆新咬牙切齿地骂道,说完就要挥拳揍人。

  许青鸟连忙拦住他:“陆新别这样,这里是公共场合,可不能”

  “公共场合又怎么样!是这个老不死的挑事儿在先,我今天就要给他点儿颜色瞧瞧!”

  陆新不顾青鸟的阻拦,奋力冲过去。陈兴荣也不是软爬虫,他一声令下,保镖保卫全上来,把他护在后头。陆新可不管这些,眼见着一堵人墙立在前面,把西服脱下来潇洒一丢,准备打一场大仗。

  柔弱的贵妇们尖叫起来,商界的大佬们有些回避,有些则镇定地品酒瞧热闹。今天这里是靖远集团的场子,瞧人家莫靖还没着急,他们又何须着急?另一群尖叫兴奋的人,则是外场候着的记者,他们本来被安排过一会儿进场听莫靖针对此次案子的发言,并采访一下新近崛起的商界新秀陆新。这时,听说内场发生了斗殴事件,纷纷挤破了头皮要抓新闻。

  有个记者钻了空子,拼死拍了一张zhào piàn。闪光灯一亮,莫靖不爽地皱了皱眉头,这些记者真是扫兴!他招来一个手下,交代了些什么。没过多久,那个记者便被人拖走,单反相机碎成了渣。

  许青鸟无奈地摇摇头,看来要劝服陆新,是不太可能了。若再这样战下去,谁都别想占到便宜,若是被记者写出去,陆新和陈兴荣倒没什么,她可就真成了红颜祸水众矢之的了。

  陆新在气头上的时候,什么话都听不进去,只有许青鸟心一横,瞅准陆新和保镖对峙时的动作,便装作劝架的样子:“别打了,别打了”突然,一个保镖胳膊一挥,许青鸟看准时机,迎面撞了上去!

  心口一阵疼痛,许青鸟向后重重地跌在地上,捂着胸口痛苦shēn yín。

  “青鸟?!”陆新一见青鸟受伤,火气立时更大。

  “阿新”青鸟痛苦的呼唤,却让陆新不敢再恋战。

  事件女主角受伤,也即意味着在事件将向两个完全相反的方向发展,要么,送医休战;要么,打得更暴烈。但许青鸟心知,事件绝不对往第二个方向走,她故意让自己受伤,一方面要让陆新心疼,另一方面,则是要把在二楼“看风景”的莫靖逼下来。

  果然,在事件即将升级之时,莫靖悠哉悠哉地从二楼下来。他辅一说话,许青鸟便感觉他不是个简单的人物,看似云淡风轻侃侃而谈,却每说一句,就让huǒ yào味儿轻上几分。怎奈这一撞比她预想得更加疼痛,许青鸟咬了咬唇,尚未将他的话啄磨通透时,便已被陆新横抱起来,送往二楼咖啡室。

  “医生?医生!”

  一推开咖啡室的大门,陆新便如同被人拔了牙的狮子,狂吼起来。可瞧着室内,只一个坐在轮椅上的男人和一个看起来像侍从的老头儿,哪有医生?

  莫靖指了指轮椅上的砺哥,道:“这位是我的好友严医生,医术精通,陆少尽管放心。”

  砺哥冷冷地瞥了莫靖一眼,好友瞎掰的本事几十年如一日,平白又给他按了个身份来救急。反正没人认得他,说他是谁都可以,更何况久病成良医,砺哥虽不是真正的医生,但一般的病痛都难不倒他。若是平时,砺哥说不准会起些年少时的玩心,陪好友装上一把,糊弄过去。可他方才清楚地看到,这许青鸟是故意撞上去的,她的心机和狠心,都让他很是反感。一个人,能够对自己都这般心狠,又会对谁真心?

  “我不是医生,”砺哥平静地道,“找医生去医院。”

  陆新的火气蹭地一下子又上来了,正要质问,却感觉怀里的青鸟难受地动了动。他低头温柔地问:“怎么样,还疼?别怕别怕,很快就没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