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4章误解(1/2)

加入书签

  苏艺瑾说了一半,突然捂住嘴巴,不好意思地说:“对不起对不起,我不该说实话的”

  实话?什么实话?在场人听了,顿时展开联想,朱娇是有名娇娇女,喜欢撒娇耍脾气,喜欢买名牌,每次都弄得兰克很头痛。之前就有传言说兰克受不了她的拜金才忍痛说分手的,可这个拜金的狐狸精恼羞成怒,把兰克给苏艺瑾故意不说完,可她这样,反而给了众人更大的想象空间,他们脑海中朱娇的拜金女形象越巩固起来。

  周围人的指指点点让朱娇本就不太好的精神越濒临崩溃,她一气之下,不顾绪绪的阻拦,伸手就是一巴掌!

  苏艺瑾被打得一个趔趄,向后退了几步,又被身后的学生扶住。她捂着脸,柔弱地睁着泪汪汪的双眸。朱娇呆愣在原地,怎么回事,她刚刚根本没有打到苏艺瑾

  “朱娇同学,我同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为什么”苏艺瑾哽咽起来,那柔弱堪怜的模样,同朱娇撒泼耍横的模样形成了鲜明对比,这下,连原本对朱娇尚怀有同情的人,也立马转移了阵地,转而对朱娇口诛笔伐。

  “我根本没打到你,你哭什么哭你!”朱娇作势就要上前理论,“你这个装腔作势的臭婆娘!”

  其他人见她还这么横,纷纷挡在苏艺瑾前方。再这样下去,朱娇不仅不指望讨回公道,甚至会被全校学生视为“瘟疫”。明里、暗里,苏艺瑾都有本事,把朱娇弄得呆不下去,甚至可能会落得个退学的下场。

  许青鸟皱着眉头,这种情况下,该如何为小娇解除危机?面对苏艺瑾这样的人,决不能硬碰硬。只能软着来。她会装,你就要比她更会装,至少明面上不能被她抓到任何破绽。可是,小娇现在正是激动的时候。谁劝她也不会听。如果许青鸟正面上去阻止,表露出太过强劲的性格,只怕会引起苏艺瑾的怀疑。

  许青鸟深吸一口气,狠狠咬住舌根,让自己痛得眼眶泛湿,接着立刻朝人群奔去。

  “艺瑾,艺瑾!”许青鸟挤到她跟前,惊慌地问,“你这是怎么了,谁打了你。伤得重不重?”

  这节是选修课,全校各系的大二学生都可以选择这门课来上。苏艺瑾之所以一回学校,便选择了这门课选修,也正是因为许青鸟也在。苏艺瑾早料到许青鸟会来,就想让许青鸟瞧瞧舍友狼狈的模样。据说许青鸟成为了朱娇和吕绪绪的姐姐兼好友。更可恶的是,她竟然成了苏翼的女朋友!哼,像许青鸟这样的人只配当她苏艺瑾的影子,永远也别想出人头地!朱娇不是许青鸟的好朋友么?那么,她苏艺瑾就把许青鸟的左膀右臂,全给卸了!

  “姐,是她。是她诬陷我!”朱娇见到青鸟,像是见到了救星,憋了许久的眼泪,一下子全涌了出来。

  “胡说!”许青鸟护着苏艺瑾,道,“我同艺瑾同学那么多年。当然知道她的为人,她怎么可能诬陷你?小娇,打人是不对的,你跟人家道个歉,好不好?”

  “姐”朱娇难以置信地看着青鸟。这还是她认识的青鸟姐吗?她怎么可以让她为自己没犯过的错道歉?!

  许青鸟强迫自己转过头,不去看小娇眼里的震惊和失落。

  苏艺瑾怔了怔,原以为许青鸟会护着朱娇,这样一来,她就可以让这两人都变成学校里的“瘟疫”,人人见到都会唾弃她们。可许青鸟竟丝毫不为朱娇开脱,反而对自己关心有加。

  许青鸟心中暗笑:很好,就是现在!

  “艺瑾,我看看你的伤,我包里有药”许青鸟趁机掰开苏艺瑾的手,露出那半张嫩白柔滑的脸,“哎,怎么没有印子?”

  苏艺瑾惊了一下,立刻躲开,想重新捂上脸。可此时已经迟了,有不少人都看到了她的脸,根本一丝红痕也没有。以方才朱娇那架势表现出的力度,还有苏艺瑾受伤垂泪的模样,苏艺瑾的脸上最起码要有个巴掌大的红印才对。

  “难道你根本没有被”许青鸟连忙捂住自己的嘴,一脸不可思议的望着苏艺瑾。她不需要再多说什么,在场的人自然会往那方面想。

  正当苏艺瑾愤恨不已,想着该如何收场时,一声震天大喝在不远处响起。

  老师满头大汗地跑过来,气冲冲地道:“上课了,都聚在外头干什么?!还要不要上课了!快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