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2章窦娥(1/2)

加入书签

  同学们屏息以待,想听一听关礼彬教授究竟有何高见。

  “同学们都听说过《窦娥冤》的故事,也知道这是关汉卿的代表作,更知道她那三桩儿誓愿皆为昭示冤屈。那么请问,窦娥的冤屈,当真已经洗刷了吗?”

  《窦娥冤》的结局,大家都知道,最后一折里面,说了窦娥的鬼魂找到了她父亲窦天章。后来,窦天章重新审理窦娥之案,查出真凶是张驴儿,还窦娥清白。既是确定的结局,为何关教授还要这样问?

  许青鸟从前学过这些,自然清楚关礼彬想强调的是哪个知识点。让她更在意的是,在教室门口那一闪而过的红艳身影。许青鸟才刚跟卫子交代了任务,她这么快就赶来了?突然,那红艳身影消失了,许青鸟四处张望,也没有寻到。她看了看时间,离下课还有十多分钟,同学们的讨论已经达到了白热化的地步。

  终于,有一个女生的回答,达到了最佳效果。

  “书上的结局,真就是现实的结局吗?戏,是人所写,自然是随着人心而动。哪怕是再悲哀的故事,人若想它完满,就可以让它完满,动一动笔即可。可现实,是任你辗转腾挪,亦难以脱身。天地已然被骂遍,做出个血溅白练、六月飞雪、抗旱三年作甚?哼,天地忙得很,哪得这般闲工夫?!窦娥冤,前三折或许属实,但最后一折,不过是作者心善罢了。不,或许不是心善而是嫉恶如仇。然而造化弄人,再嫉恶如仇,亦改不了那可笑的天命。”

  这女生眸中含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光,像是晦暗的,又像是明亮的,直直地投射在关礼彬的眸子里,让他忽地心旌一动。

  关礼彬觉得这种感觉既熟悉。又陌生,奇异得让他僵了僵。

  这女生的回答,其他学生并不同意:“照你这么说,窦娥就活该死了?”

  女生没有理会其他人的争议。只是隔着三排座位和一张讲台,遥遥地望着关礼彬,仿佛整个教室里,只剩下他们二人。

  “这位同学所言不无道理。”关礼彬顺着学生们的话,讲中国古典戏剧中时常出现大团圆结局的社会文化背景原因解释一番,接着道,“现实通过文学呈现出来,必定有所虚构。由此,你们觉得,鬼怪之说。是否真的存在呢?”

  同学们听得极其认真,全然未曾觉关礼彬根本没有直接说明自己是否相信鬼神,而是把问题重新抛了回来,让学生自己去思考。不过,依照目前的逻辑。大家就算回过味儿来,也会认为关礼彬言语中透露出的是“不信鬼神”的观点。

  这时,下课铃声响起,这节课过得极快,大家意犹未尽,下课之后还在讨论。

  关礼彬收拾完讲义,并未直接离开。而是喊住了刚才回答问题的那个女生。喊住她做什么呢?觉得她很有才华很有想法,要同她深入交流?关礼彬猛然觉,自己并不清楚自己究竟想做什么。

  女生没有走过去,而是远远地向他鞠了一躬,便离开了教室。

  好一个个性的女生!其他同学都这么想。

  但是,许青鸟看到了从那个女生身体里离开的红艳身影。

  教学楼天台上。许青鸟迎着风,望着红衣飘飘,容颜艳丽的女子,道:“你就是窦娥吧?说出想说的话,这种感觉。想必很不错。”她记得从前碧眼芭比龙嘉喜欢喊窦月是“窦小娥”,那时候没有想太多,此时联系一下,窦月的真实身份,显而易见了。

  窦月甩了甩长长的如波浪般的卷,柔媚的双眸望着远处行走的关礼彬:“七百多年不见,他还是老样子,喜欢这些文字上的玩意儿。不过性子倒是好多了,前世的他嫉恶如仇,脾气爆起来,骂人都不带脏字儿的。”

  前世的关礼彬?是谁?《窦娥冤》里,可没有这类人物。除非

  “呵你不会是要告诉我,我今世成了‘元曲四大家’之关汉卿的学生?”

  窦月笑了笑,不置可否。

  “这是我的荣幸。”许青鸟叹息道,“不过,若我没有记错,任务之外附身人类是红鬼簿中明令禁止的条款。”

  虽然鬼魂没有实体,无法碰触人类,甚至也无法附身人类。但是,红鬼簿的鬼执拥有极强大的力量,可以在短时间内实体化,即将身体化实,像一个真正的人一样可以看到、可以碰触到,就好像重新拥有了。这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就是鬼王严砺,他的力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