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2章抉择(1/2)

加入书签

  眉心血魂砂伤口突然一阵疼痛,许青鸟手掌所及之处,一片冰凉。这柄龙头宝剑,似乎在哪里见过,是刘灵雪的记忆里吗?那么,严砺前世,究竟是怎么死的,是谁用这把宝剑杀了他?严砺死后怨气凝滞,不肯投胎,是要向谁复仇?

  魅姜的声音时而低沉时而尖锐,时而清晰,时而沙哑,就像他的形体一般变幻莫测。

  “那日飞沙走石,血战江河;那夜戎兵千里,孤军奋战;那日斩杀秀丽,釜底抽薪;那夜重伤不溃,杀出血途”低沉悲凉的洞箫声响在大漠之上,魅姜歌吟出那一场惨烈之战,眼底一片血色。

  “严砺他,是个将军么?”

  许青鸟被他悲凉苍冷的歌吟震动得心神大动,仿佛看见严砺身披铠甲,手举长剑,骑乘于高大的战马之上,指挥士兵奋勇向前。一批批的士兵倒下,一道道血痕蜿蜒,严砺身负重伤,突然从马上跌落。但他略一翻滚,将长剑插入黄沙之下,再次站立起来。

  炽热的阳光之下,严砺巨人一般的身影宛如战神!刀光血影之间,他拼尽一搏,奋力杀出一条血路!为了死去的战友,为了家族的荣耀,为了身后的国家,为了国君的期望,他一定要活着,活着拼到最后一刻,活着将敌人的头颅亲手斩下!

  “不,别战了,别再战了”许青鸟难以自制地嘶吼出声,“停下,我要你停下,停下!”为什么要再战下去,明知前途是死,明知无法突围,明知孤军奋战,为何还要战?停手吧,歇一歇。为自己的伤口包扎

  “我也同他说过,以五千骑对抗匈奴举国之兵,以卵击石,此战必败。到时候。我只会将他的灵魂吃掉,可不会帮他收尸。”魅姜道,“你知道,他是怎样回答的吗?”

  许青鸟双眼迷蒙,点了点头。不知为何,她仿佛能够懂得严砺的心,仿佛同他一道站在那惨烈的战地中,听到他心里的声音:甲胄誓死拼血战,不破匈奴终不还!

  魅姜嗤笑一声,道:“你果然懂他。可当日的我不懂呐!”那时候,魅姜极纳罕,只觉得这世上不可能有连命也不要的人。这个男人使得魅姜忽而有了探究的念头,如同研究某种药材,去研究他。所以。当他魂魄离体时,魅姜收留了他,将他收为徒弟,教他吸食冤魂、提升灵力。

  “严砺也吸食了冤魂?”许青鸟难以置信。

  “他要复仇,就要变得强大,吃几个鬼魂算什么?人尚可以食人,鬼为何不可食鬼?”魅姜道。“只可惜啊,待他有本事复仇了,仇人却死了。他疯狂的那个样子,我看着,甚是满意。”

  这个变态!许青鸟愤恨地盯着他:“你是故意的吧?故意让他那样疯狂!”

  “我?这可新鲜啦。”魅姜青色的手指划过她的手背,“让他疯狂的人。是你啊。从你挺着大肚子,与公叔羽相亲相爱地走过他身边时,他就已经疯了。往后种种,不过是愈陷愈深,入了魔障罢了。刘灵雪。我这个好徒儿,我很喜欢。他既已魂飞魄散,我这个做师父的,岂能不为他做最后一件事,送他最后一件礼物呢?”

  赤色双眸闪过一丝狠色,让许青鸟猛地一颤。她知道魅姜想做什么了,他想将她关入这副棺木中,同严砺的枯骨永生永世关在一起,腐烂化骨!

  曾经,许青鸟心底有一个小小的希冀,期待着复仇之后,在那遥远的永生的未来,可以陪在严砺身边,看遍人世繁华,看尽鬼界峥嵘。饶是如今,她努力压抑过后,这小小的希冀竟从未真正消失过。

  但她现在还有太多事情要做,苏翼的性命等着解药去救,青岩和妈妈的性命等着她去保护,还有那些仇人等着她去解决。更何况,她如何确定魅姜所言属实?一具枯骨,确乎让她看到了深藏在历史尘埃中的严砺的过往,可仅凭这具枯骨就能说明严砺真的魂飞魄散了吗?若她还是当年懦弱胆小、单纯傻气的许青鸟,定会信魅姜。可经历过这么多,许青鸟不能轻易相信,更不愿意相信~她要的,是真真正正的严砺,不是一具枯骨!所以,她必须回去,回到红鬼簿去,亲眼去确认这一切!

  身体越虚弱,眼前越迷蒙,许青鸟只能不停地在心中一遍又一遍地告诉自己,要回去,要回去,才能勉强保持意志清醒。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