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避劫(1/2)

加入书签

  龙茜恢复正常,第二日进班时终于又精神抖擞,恢复了往日里凌厉劲儿。只是,她进班时往许青鸟那里多看了几眼,似乎有话要说。许青鸟心里一跳,她若问起昨晚之事,该如何回答?所幸龙茜仅仅多看了几眼而已,并没有真的询问什么。

  这天是高中时代最后一天正式上课,虽然还未到高考那天,但剩下的几日全部是自习课。为了让同学们放松心情,学校特别准许,想回家复习的同学可以申请回家复习。因此,以后全班一个不少地聚在一起的日子,几乎不可能再有了。

  大家分外珍惜这最后的相聚,把校外的小店都挤爆了,买了一堆纪念簿,互相写。这种纪念簿是可以把每一张纸页拆掉再重组的,所以为了方便,大家就把纸页拆掉分到朋友手里,等对方写完再收回来。这年突然流行起了大头贴,大家纷纷拍了大头贴,又互相送。有些人甚至盯着对方把自己的照片贴在正确的纪念簿纸页上,生怕对方日后会忘记他的模样。

  许青鸟也收到了一堆纪念簿的纸页,幸好记忆力够好,否则真搞不清哪一张是谁送的。这么多纸页,写起来格外费力,但青鸟每一张都写得非常认真。人脉?是的,她想,以后或许有用得着这些人的时候。可更多的,是心里的声音:谢谢你们,愿意记得我。

  前世的她可没有这么好的待遇,在别人收获成堆成堆纪念纸页的时候,她的桌面上只有苏艺瑾送的那一页在诉说自己的孤苦伶仃。

  “青鸟,你收到了几张?”苏艺瑾甜笑着问道。

  许青鸟一怔,前世时,苏艺瑾也这样问过,一样的表情,一样的话语,一样的语调。眼神里也是一样的蔑视。许青鸟瞥了瞥她手里厚厚的一扎纸页,笑道:“肯定没有你的多,艺瑾的人缘向来是最好的。”

  苏艺瑾原还想假意“安慰”她来着,却没想到她竟笑着说出这样的恭维话。一时竟不知该说什么了,只得保持笑容道:“你的也不赖嘛!”

  许青鸟有时候会想,爱情究竟有多大的力量,竟让她现在面对苏艺瑾时,已不那么深恶痛绝。回想起陆新时,那种被人欺骗、失去所爱的痛苦绝望,也已不再痛彻心扉。或许,如果前世自己没有死去的话,找到了属于自己爱情的某一天,也会像现在这般释怀了吧?

  对陆新。毁掉他的腿,是对他欺骗和背叛的惩罚。

  对苏艺瑾,摔了她一次,让她吃了几十次的哑巴亏,高考时狠狠地把她踩在脚底下。也罢了。

  今后的日子,她许青鸟不会再为陆新和苏艺瑾而活,因为不值。她会保护自己的爱情,保护自己的家人,努力毁掉陆功成、张启江和他们身后的那个幕后黑手。最后的最后,她最最渴望的,依旧是平凡的生活。

  她突然有些想念严砺冰凉的怀抱。和那带着烟草香味儿的吻。

  最后的复习日过得极快,马上就要上战场厮杀,许青鸟的心情久久无法平静。但,不是为了考试,而是因为许青岩。

  许青鸟最后一天的下午请了假,专门来到益源中学。抓紧每分每秒守着弟弟。

  放学铃声打响时,许青岩正和几个男生商量着,放学后去哪儿聚餐,冷不丁撞见姐姐守在班级门口,似乎有什么大事。那种神情。就和她听说了他的卜算结果时一模一样。

  “哎,瞧那个女的,正妹!”一个男生笑嘻嘻地说。

  “那是我姐!”许青岩立马朝他挥了挥拳头,“说话给我小心点儿!”他素来如此,自己损姐姐可以,谁若是对姐姐有丝毫不敬,他定是不饶的!

  “抱歉抱歉!”男生连声说。

  许青岩这才放下拳头,双手插在裤袋儿里,拽拽地走到青鸟面前:“姐,找我有事儿?我跟哥们儿约好晚上聚餐来着。”

  “嗯,刚刚听见了。”许青鸟知道,他许久不敢在她面前摆出这种架势了,今儿这般,不过是少年好面子,怕被其他男生看不起,说他连女生都怕。罢了,男孩子,这点儿面子还是要给的。

  “那,你自己回家吧。”

  “家里有事,你得跟我回去。”许青鸟严肃地说。

  一见到姐姐这样的神情,许青岩心里一寒,一定是出了什么大事。他急忙跟哥们儿说晚上不能去聚餐了,跟姐姐一起回了家。可一进家门,妈妈孙雪莉正在择菜,张启江晚上有酒局还没回来,哪里有什么大事?

  许青鸟早有准备,指着客厅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