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削骨二更(1/2)

加入书签

  许青鸟惊骇地退了两步,那骷髅头骨瞪大没有眼珠的空眼眶,上下颌森白的牙齿咔嚓作响。一阵笑声从教室里传出,那笑张狂阴冷,透着森森鬼气。

  糟了,青岩和叶小倩还在教室里!

  许青鸟立刻往门边跑,却现门被锁住了,怎么推也推不开。她左右看了看,这里没有监控,学生们都在下面几层教室里上课,周围没有人。

  “魂,斗,融,苦,戮!”红光幻化成剑,一把刺穿门锁!

  “青岩?”许青鸟猛地推开门,只见许青岩正在扫地,叶小倩负责把课桌里的垃圾清理干净。两人见她焦急地跑进来,都疑惑地抬起头。

  “姐姐,怎么了?”

  许青鸟谨慎地观察这间教室,这只是一间普通的多功能教室,房中大约有三十套桌椅,教室前面是电脑和投影仪。她很确定,方才看到的并非幻觉。可是她一进门,那森冷的鬼气和笑声便消失了,难道它也惧怕鬼执的力量?

  “没什么,看看你们打扫得怎么样了。”

  “哦,快好了。”青岩道。

  叶小倩小心地看了青岩一眼,又连忙低下头继续清理垃圾。

  许青鸟缓步走出教室,将门关上,重新回到那扇窗户边。玻璃窗上倒映的是她正常的容颜,似乎方才的骷髅鬼气从未出现过。

  她取出胸前的鬼露,牢牢握紧,冷冷地对着玻璃窗警告道:“不管你是什么,不准伤害教室里那两个孩子。否则,我会让你灰飞烟灭,永不生!”

  接下来的几天,许青鸟时常问一问青岩在学校的情况,他还有没有帮忙打扫多功能教室。青岩告诉她,每次他都是提前打扫好,这样叶小倩去的时候只需要倒垃圾。还好。青岩每次回来以后,表现都很正常,似乎没有碰到什么异常现象,青鸟也算放心了。

  惩罚结束后的那天晚上。晚自习结束后,许青鸟给了他一块巧克力蛋糕作为奖赏。

  谢谢姐姐。”许青岩拿过蛋糕,坐在沙上吃起来。

  许青鸟笑了笑,这孩子,吃硬不吃软,被她打了一次,非但没有反抗,竟变得听话懂事多了。原本打他,只是要他记住这次教训,学会用其他方式处理问题。却没想到竟会得到意外收获。

  “吃完记得把东西收拾干净。”

  “知道,知道!”

  许青鸟回房,见还不到11点半,还可以再看一会儿书,便拿出英文试卷。做了一个完形填空习题。对完答案,只错了一题,还好。她觉得困了,便上床给自己盖上厚厚的羽绒被,准备休息。

  突然,许青鸟闻到一股子肉腥味儿,像是猪肉腐烂变质后的味道。但比那味道更浓重。胃里很不舒服,有些想吐。她搜寻味道的来源,现肉腥味儿是从门外传来的。难道妈妈忘记把新买的猪肉放进冰箱冷藏?可现在是冬天,就算没有放进冰箱,肉类也不会腐烂得这么快。

  推开房门,见张启江和孙雪莉的房门关得紧紧的。客厅里空无一人,茶几上的蛋糕已经吃完,只剩下一个空空的盘子,想必青岩已经回房睡觉去了。许青鸟把盘子拿起来,准备送回厨房。顺便看看那肉腥味儿是不是从厨房传来的。

  厨房灯具的开关在厨房门外,许青鸟按了两下,里面依然黑漆漆的,没有一丝光亮。她皱了皱眉,站在厨房门口,肉腥味儿更浓重了。她推开厨房门,“砰!”,双手一松,盘子掉落地上,摔得粉碎。

  漆黑的厨房里,冰箱上下层的门都被打开,只有冰箱灯透出一点惨白的灯光,射在冰箱前的人影身上。那人身体向前倾,整颗头颅塞进冰箱里,下身不停地抖动,让自己塞得更紧、更严。

  “青岩,你在做什么?!”许青鸟现自己的声音在颤抖,她闻到的那股肉腥味儿,就是从青岩身上传出来的!

  青岩听到有人在喊他,突然直起了身子,把头颅从冰箱里抽出来。他左手拿着菜刀,右手拿着水果刀,正在刮自己的脸。头颅上的血肉正被水果刀一点一点刮去,眼珠被剜掉,头连同头皮被他自己用手扯去。最后,只剩下一颗头骨,顶在脖颈上方。

  青岩身上穿着银灰色睡衣,但此时衣服上早已血肉淋漓,满是鲜血与碎肉末,头骨上最后一片肉被削掉后,他张开溢满血的牙齿,出“喀喀”的声音。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