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炼金术士的头颅(1/2)

加入书签

  水泡出一阵刺耳的尖叫,在阿斯脚下爆开。乳白色的雾气像泉水一样,开始汩汩地从阿斯鞋底下冒出来。

  阿斯似乎早知会出现这种况,一点都不惊讶,而是以更快的速度向前跑去。他一下子超过了跑在前头的卡瑟琳和费利,成为了领路人。

  只见阿斯挥动大圆斧,将面前一个刚刚慢吞吞爬起来的居民劈得四分五裂。虽然大圆斧并不顺手,但的确是用来开路的头等利器。乱糟糟的傀儡居民,没人能抵挡下阿斯的圆斧重击,纷纷被打得支离破碎。于是,拎着两只小号“车轮”的副团长大人,不可思议地在密密麻麻的傀儡中清出一条路来。

  跟在阿斯身后的卡瑟琳和费利显得相对轻松,他们还有闲暇回头看看背后的景。浓的像牛奶似的大雾,覆盖了他们身后的所有一切。四面白茫茫地伸手不见五指,雾气里不时传来“稀里哗啦”的打斗声。

  “团长大人,呼——,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人工雾灵吗?”费利跑得直喘气,“早听说皇家学院出产的雾灵是配给军方的,呼——,效果果然不同凡响。”

  雾灵原本是种少见而奇特的湖区生物。它们并没有攻击能力,生命也很脆弱。比如阿斯重重的一脚,就能将雾灵像踩气泡一样地踩死。由于雾灵生前会吞噬大量的浓雾,所以死后它们体内贮存的雾气就会释放出来,使附近的区域陷入大雾的包围中。

  雾灵的这个特性,最早是由冒险者们现的。所以冒险者们常把雾灵当作一种逃生隐蔽的工具来使用。但是自然界中的雾灵,其生存条件相当苛刻,在脱离湖区的浓雾后,就像鱼儿离开了水,不到数小时便会死亡。再加上雾灵本身极难捕获,通常只有当湖区清晨泛起大雾时,它们才会从不知名的地方钻出来吞噬浓雾。藏身在浓雾中的雾灵,一般人根本现不了它们的身影。因此,雾灵的实用性并不强。

  不过在那次著名的“浓雾的沼泽”战役中,有着“诡战之王”之称的战术大师特里克将军,成功地将雾灵运用到了战场上后,这种奇特的生物开始进入了王方的视野,并逐渐展成为一种标准的战术装备。

  “通过局部快速制造浓雾,可以有效地蒙蔽敌方的视线,借此达成战场上的各种军事目的。”这就是诡战之王特里克,在他的军事著作华丽的思考中,给他的后来者们的启示。

  当然,大雾本身是把双刃剑,敌我双方都会受到影响。所以如何利用好雾灵,是王国的将领们的重要研究课题。无论是出于训练还是实战的需要,王国对于雾灵的需求,在华丽的思考出版后突然猛增。

  但如前所述,想从自然界里捕捉雾灵,并大量提供给军队使用,在操作上有着太多困难。所以长久以来,雾灵是一种奢侈的军耗品。为此王备处,成立了一个专门的部门——军猎科——训练人员从事捕捉雾灵的工作。

  卡瑟琳的老师——大魔法师吉斯林——年轻时,相当的长一段时间里,是靠充当军猎科的雾灵猎人来谋生的。而且吉斯林对于魔法的最初认识,就是来自于他的那段经历。

  不过,今天“雾灵猎人”这个职业名词,只会出现在历史书本里。因为三十年前,皇家学院的炼金术分部,成功地制造出了第一个以魔法生命形式存在的人工雾灵。经过对人工雾灵制造方法的不断实验和改进,如今雾灵已经能够在炼金室中批量生产。

  这种人工雾灵远比自然界的雾灵容易存活,在形态上也很容易辨认,所以费利可以一眼认出。

  只是出于军事用途,人工雾灵是受军方管制的物品。它们的制作方法,更是王国的重要军事机密之一。除了偶尔在黑市上能够买到从军队中流出的人工雾灵,冒险者难得有机会使用这种军队的标准装备。

  好在虽然吉斯林就卡瑟琳放弃学术研究,并且常年在外从事冒险活动一事,始终耿耿于怀,但他对于自己的这位好学生,还是关怀备至的。吉斯林利用他的皇家学院的院长身份,定制了一副耳环送给卡瑟琳。

  这副耳环有着特殊的功效,其中一只里面,就封印了目前军方使用的最高等级的人工雾灵。作为逃命掩护的重要底牌之一,卡瑟琳可是一直舍不得使用。

  “浓雾应该能够给我们争取不少时间。”卡瑟琳看着身后的雾气变得越来越浓,“布索的炼金室就在前面了,我们必须再加把劲。”

  “人工雾灵?人类从什么时候开始,已经可以制造出拟态魔法生命体了?这个要记下来。”地精学者又不可思议地出现了。他漂浮在卡瑟琳和费利的身旁,一副埋头苦记的样子。

  “啊呀,教授先生,亲爱的教授先生。”费利热地打起招呼,“您忙啊?”

  但是忙碌的地精学者连头都没有抬一下,好像根本没人和他说话似的。

  “我想向您请教一个问题,我猜您一定知道。您说,我们怎样才能从灰色领域中出去呢?”对于地精学者的怠慢,费利一点都不以为怪。相反,他用更热的话语问道。

  按照费利的想法,对弃民恨之入骨的老教授,一定会乐意帮助他们走出困境。谁知他的话音刚落,地精学者的身影竟然慢慢暗淡起来,似乎他出现在三人众面前,仅仅是为了“这个要记下来”。

  “你还不如不说话。”卡瑟琳叹口气,“我记得读到过有关地精学者的记载,说他们是一群有着各种古怪脾气的老学究。比如有些地精学者喜欢用问问题打招呼。如果他们用以打招呼的问题你回答不上来,他们就拒绝和你继续交谈;而另外一些地精学者,则从不回答任何人问的任何问题。谁要敢问他们问题,他们铁定转身就走,拒绝交谈。我看我们遇到的这位老教授,很可能便是后者。你在澡堂里就已经问跑他一回了。”

  费利歪歪嘴,“团长大人,这种事你要早说啊。汤煮干了,你才告诉我火别太旺。这有用吗?”

  “他连走了两次,我才想到这点的嘛。”卡瑟琳摊开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