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七江山如画第四章慈不掌兵(1/2)

加入书签

  一支鸣镝冲天而起,尖锐的哨音响彻天际。

  很快,“呜呜”之声大作,渤海军车阵内响起悠长的号角,配合着远处天边隐隐扬起的尘头,标志着久候的公孙瓒先头部队终于开到。

  依赖于渤海军风语各部对敌军斥侯的有效杀伤与震慑,敌先头部队显然在情报收集方面已经严重滞后。他们对渤海军拦路截击的作战方略毫无所知,只得被迫在距离渤海军车阵约十五里处匆匆停军,既没有拉开足够安全的扎营距离,也没有表现出立即攻击的态势,显示出措手不及的被动与进退两难的尴尬。

  敌军的拙劣表现,令一些摩拳擦掌的渤海军鹰将不禁扼腕叹息,大呼可惜。因为在他们看来,如果把握住那稍纵即逝的有利战机,以全军三千骑兵正面冲击,再以八百架战车跟进扩大战果,至少可以杀敌三千,甚至可以一举击溃敌军先锋的一万步骑混合部队,令公孙瓒全军挫动锐气。

  面对将军们近乎哀怨的眼神,南鹰根本不为所动,他毫无表情的外表下,内心却在深深的叹息,渤海军众多的鹰将勇则勇矣,却仍是目光短浅,看不明整体大局,更没有找准致胜的关键打一场以七千敌五万的战略阻击,能够依靠一场短兵相接的小胜吗?即使全歼敌军的一万的先头部队,只要己方出现两千以上的伤亡,便是得不偿失。同时,那只会令仍然拥兵四万的公孙瓒更加警惕,他只需要牢牢牵制住南鹰本部兵马,再分五千兵马绕道直取渤海后方,那么整场战役便已然败了。

  南鹰几乎可以想象到公孙瓒的内心挣扎,不管袁绍与高顺的决战谁胜谁负,只要在这里拿下大汉的常胜大将军、渤海全军的精神领袖,那么公孙瓒的威信与声望便会上涨到一个不可思议的高度,再以大胜之势收拾元气大伤的袁绍和军心大动的渤海军,即而掌握整个河北,将是指日可待!

  而与之相对,如果南鹰能在这小小的督亢亭斩杀公孙瓒,那么内部不稳的公孙瓒势力将从此冰消雪融,南鹰更可绕道回师,直击正与高顺决战的袁绍军团,一举平定北方。

  南鹰嘴边牵出一丝厉容本人这么大一个香饵就放在这里,只看你公孙瓒敢不敢全力来取!

  渤海军居高远眺的旗令兵突然号旗翻飞的打出一串串旗语,禀报了敌军先锋正在缓缓后撤的动向。

  南鹰不由微微一笑,大将军的大纛在此,敌军先锋大将当然不敢轻举妄动,他们只能就地防御,等待公孙瓒主力到来再作定夺这样,又为蔡琰匆匆调动的援兵争取到了一点时间。他突然很想念提图斯和普尔彻,如果有他们的罗马军团在此,以其数千精锐的步兵和强大的防御阵形,再配合这八百架战车设下的车阵,将会是固若金汤。只可惜,因为渤海军并未在长安一带提前布下足够的战车部队,提图斯和普尔彻率领的罗马军团只能依靠双脚,日夜兼程的向着河北战场开来,能否赶上高顺与袁绍的决战都是两说,更加不可能神兵天降的出现在这里。

  全军备战、加固工事南鹰向部将们打出手势,转身行去。他要再会一会蔡琰这小丫头,她究竟是如何看清了自己的心思呢?

  “当然是因为您的教诲”蔡琰睁大了水灵灵的双眸,眼中有着难以掩饰的讶然,还有一点点的崇拜

  “本将有跟你说过什么吗?”南鹰强忍着抓头的冲动,尽量用一种平淡的口吻道:“或许,是你自己的揣测?”

  “不能吧?”蔡琰张大了小口:“您还记得当年,您奇袭公孙瓒的事吧?我军以桑椹补充了军粮,而后一路挺进蓟城。当大军行进时,您驻马道旁,意气风发的即兴赋诗一首这您总该记得了吧?”

  “呃这个嘛!”南鹰终于完全丢掉了主将的威严,他以手抚额:“本将很忙,而且念过的诗很多!你懂了吧?”

  “将军文韬武略,令人敬佩!”蔡琰不以为意,反而崇慕之色更甚:“属下至今仍然可以一字不错的背出您的诗篇挽弓当挽强,用箭当用长。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杀人亦有限,列国自有疆。苟能制侵陵,岂在多杀伤!”

  “所以,属下斗胆揣测,您当年就已经定下了平定公孙瓒的最佳方略!”她突然挺直了身躯,面上亦闪过令人动容的凛然之色,断然道:“而今,公孙瓒初克刘虞,匆匆收拢其众,军心士气正是浮摇之时,而刘虞在北方深得人心,其部将阎柔、鲜于辅、鲜于银和齐周等人,正在四处聚集余部,随时可能对公孙瓒发起攻势。在如此关键的决战之时,只要我军集中全力聚于一点,一举生擒又或是阵斩公孙瓒,则其军必定全线崩溃,其属地守军也将闻风而降这不正是您所说的擒贼先擒王和岂在多杀伤吗?”

  “嘶!”南鹰情不自禁的吸了一口凉气,他有些难以置信的望向一脸自信的蔡琰因为他的强势介入和意外引导,从此这世间,只怕将少了一位青史留名的传奇才女,却多了一位名动四方的沙场女杰!而和只怕亦将无缘出世。造化弄人,一至于斯!

  他怔怔的瞧着蔡琰,半晌才幽幽道:“所以你才临机专断,从渤海调动了那一批只有本将和梦依才能调动的人手!”

  “请将军责罚!”蔡琰猛然俯身行礼,口中不由发出细细的紧张喘息军法森严,岂容逾矩?轻则罚俸降职,重则人头落地!

  南鹰却不答话,他当然不会墨守成规的因此将蔡琰治罪。

  他默然半晌,方道:“依你推算,那批人手何时可达?”

  蔡琰一怔,犹豫道:“若一切顺利,当在明日午间!”

  “那时,应该已经开战了!”南鹰目光稍亮:“正当其时!”

  “大将军,属下之责”蔡琰见南鹰浑然不提治罪之事,轻咬樱唇的再次出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