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一章 宫宴(1/2)

加入书签

  李湛火速回**安,却被皇帝晾了好几天,当大**以为李湛已经失了皇帝的信任的时候,皇帝忽然用这么高的规格迎接李湛,让人搞不清楚皇帝到底想要怎么样。

  大宴的规格很高,李湛是主宾待遇,安排在皇帝左下手第一个,而他的对面是陆宪,他的旁边则是跟他不对付王通。这种安排不知道是恰巧如此,还是有意为之。

  命**们则在另一个宫室之内,主持的则是萧贵妃,而太皇太后没有出席,也许是真的病了。涵因之前也往宫里递了牌子,想要参见太皇太后,但是也石沉大海了。看样子太皇太后可能真的病了。

  果然过了一会儿,太皇太后身边的赵妈妈过来,向众人说道:“太皇太后身体欠安,今天就不受内命**的行礼了。今天宫中大宴由萧贵妃代掌。太皇太后懿旨,郑国**贤良淑德、懿范美垂,堪为命**之表率,赐御酒一杯。”

  众命**也跪下遥祝太皇太后身体安康。如今宫中的一切宫务都由萧贵妃主持,不过大**心里明白,就算萧贵妃风光一时,也是虚的,没有儿子,空有个贵妃名号也没有用。如今,她也是中年**人,皇上对她的宠**愈发有限,恐怕也没有机会生儿子了。

  最有希望继承皇位的是晋王,但他的母妃王淑妃又薨逝了,而李德妃向来老实,崔贤妃又失宠许昭仪出身低,也闹不出什么事,王徵则被**里**叮嘱,让她在宫里一定不能出问题,因此这一年来,宫里出了奇的平静。

  宮宴的规模**,宴席也是极其丰盛的。但是却没有一个人能把心思放在吃上。涵因更是想着李湛那边的情况,今天是李湛回来之后第一次见皇帝,给皇帝的印象尤为重要。王通必然会找所有的机会来**问李湛。虽然之前跟李湛计议过多次了,但是涵因依然难免担心,毕竟王通也是有备而来。

  正胡思**想着,萧贵妃已经开始代太皇天后赐酒了。她把酒杯端了起来,说道:“唐国公在武威郡保**卫国,抗击吐蕃匈**,平定贼人,真乃国之栋梁。郑国**相夫教子,也是有功于国,来。大**随我举杯,敬郑国**。”

  涵因**接过太监端来的御酒,回到:“多谢太皇太后赏赐,唯愿太皇太后及诸位娘娘万福金安,千岁千岁千千岁。”

  众命**也跟着祝酒:“愿太皇太后及诸位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宫中的饮宴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就是受罪。明明不自在,吃也吃不痛快,也不能随意的说话,还得穿着沉重的命**服饰在那端端正正的坐着,但这是一个**族的脸面。

  王徵也在座,本来内宫参加赐宴外面付的只有二品以上内命**。不过因为她是涵因的表姐,因此萧妃特意点了她的名字,让她来参加。她的心情并不好。在宫中这么多年,她才作到正三品婕妤,参加一个赐宴还是因为涵因的**,这让她心里很不**。

  宴到半途,她便坐不住了。觉得**中一口闷气,**脆推说不适。先退出了宴席。谁知道,刚走到外面,却碰上了更衣回来的涵因。

  涵因见她一笑:“婕妤娘娘,好久不见了。”

  王徵冷笑道:“我听说唐国公在朝中很是不妙呢。”

  “托娘娘**的福,有些****烦。”涵因对她也并不客气。

  “呵,唐国公在那里灭**破**,这样的人,自然民怨颇大,皇上对此很生气,所以你要**心,天威难测,说不定你就进掖庭了,不过你也别怕,到时候,我这个做表姐的,一定‘好好’照顾你。”王徵的笑容中带着毫不掩饰的恶意。

  涵因上下打量了她一番,眼光瞄到王徵的肚子上,停了下来,笑道:“婕妤娘娘看来愈发受皇上宠**了,不过我劝娘娘还是把心思放在给皇**开枝散叶上吧。想这些没用的,伤神。”

  正戳到王徵的痛处,她的脸立刻沉了沉,冷声道:“我好心劝你,早点找后路,你别不识好歹。”说完甩甩帕子走了。

  涵因嘴上不让王徵,但心里还是很担心的,看王徵的表情,带着言之凿凿的得意,并不像诳语,想来皇帝应该是对李湛灭麴氏一族这件事很是不满,不过,也是李湛自污,把自己的把柄给了皇帝,皇帝那时候没有揪住不放,这时候想要揪住也不容易。

  她还是感到有些气闷,忽然又不想回到宴席了,她拐了个弯,顺着大殿的走廊向后面走去。两个**丫头靠着廊柱聊天,一个是标准的宫**装扮,另一个看着也是丫鬟装扮,身上却并不穿宫装。涵因开始有些奇怪,一寻思才想起来,宗室贵**也是允许带丫鬟入宫的。大宴至上,只有有品级的**官才能进正殿伺候,另外还有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