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婚事(1/2)

加入书签

  沁雪早打听过了,回道:“听说都是大太太娘家的亲戚,国公事忙,大太太身上不好,便叫大公子陪着客人。///\\\”

  涵因想是了,皓轩称那人是表姐夫。可这种豪门世家,七扭八拐的亲戚数不胜数,天知道是哪个表姐夫。不过那人似乎还提到了“昭容娘娘”,当今皇帝只有一个昭容,那便是李昭容。看样子那人便是唐国公李家的了。

  李家发迹于西魏,后来北周代魏时有功,成为八柱国之一,获封了“唐国公”,后来隋代周,李家成了皇家的亲戚,这个封号一直保留。唐国公李家虽然自称陇西李氏,还续了家谱,不过陇西李氏很多族人并不承认,认为他家有鲜卑族血统,不愿意跟他们攀亲戚。世人也并不把他们看做陇西李氏的一份子。

  世宗时江山乱象初现,民间流传一首歌谣“桃李子,皇后绕扬州,宛转花园里。勿*浪*语,谁道许”。意思就是李家将替代杨家的天下,因此世宗皇帝最忌惮陇西李氏,多方打压,而唐国公李渊家更是不受待见,皇帝几次想找借口夺爵,都因唐国公谨小慎微躲过去了,后来他家的三个儿子为了争爵位祸起萧墙,二子李世民获罪死了,世宗这心思才算歇下。世人都笑唐国公家为了攀附高门反而受了牵连。涵因却知道这位世宗皇帝未必看不顺眼整个陇西李氏,但却一定非常讨厌唐国公李家。世宗在位时,千防万防不让李家到太原,没想到他驾崩后,李氏族人还是迁到了太原,并且扎下了根。///\\\和当地望族王氏、温氏也有联姻。倒是太原王氏,渐渐迁到了长安,在本地的势力反不如前。

  直到现在,唐国公家都是勋贵中最低调的。现在的唐国公李湛在三年前袭了爵,其姐为当今圣上昭容,皇后的表妹,她皇帝还是诚郡王的时候就伺候在身边的,可是常年无宠,也无子嗣,皇后念其亲戚关系,加上侍奉时间长才升到了这个位分。

  李湛的父亲早年曾提携过郑伦,后来又让李湛跟着唐国公在军中一段时间,后来也一直跟着郑伦,做到兵部郎中,郑伦的许多策略都是出自他的谋划。他为人谨慎低调、心思周密,不容易被人抓住错。郑伦死后,郑钊以通敌获罪,长公主本想借机整垮李湛,谁知郑钊却在狱中认罪自尽,李湛最终只按失察治罪被贬出长安,做了个养老闲官郑州司马。

  涵因想起大太太温氏的一个表外甥女刘氏正是嫁给唐国公作正妻的,那这个人正是唐国公李湛了。不过李湛正在郑州司马任上,应该是借着述职的机会回来走动的。长公主这一死,这个素来以谨慎著称的家伙也坐不住了。长安的水还不知道会被搅得多浑呢,现在崔家也隐隐成了世族之首了。

  晚饭时间,皓轩却突然过来了,进来之后也不等涵因让座。

  “妹妹,好歹赏我口饭吃。///\\\”皓轩面色微红,口气跟平时大不一样。

  涵因闻到他身上尚未散尽的酒气,知道他微醺,也不与他理论,只吩咐慕云再摆上一副碗筷。

  “大公子怎么不去老太太那里,倒来我们这穷乡僻壤打饥荒。”祈月一边摆饭,一边打趣。

  “中午喝了酒,没的熏着老太太。回去吴妈妈少不得又是一顿唠叨,借妹妹的宝地清静清静。”旁边伺候的一众丫鬟见他像个小男孩似的抱怨自己奶母,想笑又不好笑,只好忍着笑服侍他净了手。

  慕云笑着拍了祈月一下“你这小蹄子,管了两天钱就学得市侩起来,还怕大少爷吃穷了咱们姑娘怎的。”

  “原来是管家娘子了,倒是我唐突了。”皓轩站起来对着祈月一躬。大小丫鬟们都忍不住笑倒了。

  涵因看着平时以沉稳斯文著称的靖国公府大公子醉了之后竟是这一副涎皮赖脸的惫懒模样,也不禁抿嘴笑了。不过她还是没忘了吩咐“凝霜,去跟锦芳姐姐说一声,大公子在这里,省的她满院子找人。”凝霜答应了一声去了。

  皓轩虽是醉了,却没忘了“食不言寝不语”的规矩,安安生生的吃了饭,之后便倚在椅子上,直直的看着涵因,眼神中饱含着十分的柔情,嘴角微微张着似乎想要说什么,却终究安安静静的坐着。///\\\

  涵因见他这副样子,脸上辣辣的,像烧了火。想找个话题随便聊聊,脑子却一片空白,不知道说什么好。

  这时候,帘子一挑,原来是皓轩的奶妈带着大丫鬟锦芳来接人了,打破了这令人尴尬的气氛。慕云、祈月松了一口气,她们还真怕这位大少爷酒后失言,说些不当说的话。

  “妈妈快坐,慕云给妈妈倒水”涵因寒暄着站起来。

  “不了,姑娘客气了,我们看天黑了,怕公子还醉着,来接一趟。”吴妈妈脸上堆着笑。

  皓轩这时似乎酒醒了一些,又恢复了往日温文尔雅的神态,站起来告辞回去。

  涵因把他送到院门口。却见他走了几步又折了回来。俯在她耳边轻声说道:“今天在花园里是你吧。”见涵因张大了眼睛,露出孩子般得意的笑容,“你猜我怎么知道的。”

  也不待涵因问,便指着腰间的荷包“今天回去之后锦芳才把这个给我,那时候我闻到了……和这个味道是一样的。///\\\”说罢就转身走了。

  涵因认出那是前些天给他绣的喜鹊登枝纹样荷包,绣工马马虎虎,里面却配得是她最喜欢的香料方子,还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