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节(1/2)

加入书签

  反应过来自己干了什么,沈曦吃了一惊,愣在那里半晌,却没有选择把字蹭掉,而是呼呼猛吹两下,让字干掉,拿过纸套把橡皮又套了起来。

  觉得,身边放着一块写着前桌名字的绘图橡皮,有点隐秘,有点快感。

  自己完了,沈曦想:然而成不当绩不对,真不好。

  关于性别,沈曦倒是没太纠结。虽然,对于“喜欢了个男人”这个事实他也是有一咪咪的小震惊。过去虽说从没有过心动,沈曦也一直对他的“直”有谜の自信,并不清楚哪里出了问题。不过他想,人嘛,都很自由,喜欢男人、喜欢女人,不好讲的。等自己和小皮冻儿三四十岁,这个世界都快要到2035年了,那时思想更加开放,目前不必自寻烦恼。

  “成不当绩不对”才是首要问题——想要走一辈子,人生目标、未来规划总得一致。

  上午课全上完,沈曦想垂死挣扎一下,“duangduang”踢了两下前桌椅子,探过头去:“小皮冻儿,把错题本给我看看。”

  夏九嘉回头,十分疑惑:“……啊?”

  “我看看,你哪里薄弱,哪里不懂。”再想想办法帮忙提高各科分数。

  “哦,”夏九嘉一般懒得和沈曦倔,将错题本扔到后头。

  沈曦两手抓起,翻开……

  皱眉。

  错题本就一页的字,比他自己的还要少一点。最上边是月考中的几道冷门偏门题型,一道地理一道政治还有一道语文一道英语。下边是另外两三道题,摘自平时测验,分别来自数学物理化学,也都爆难。

  “小皮冻儿,”沈曦语重心长地道,“这样不行,偷懒不好。”

  夏九嘉:“嗯?”

  “要把错题全都写上。”

  夏九嘉说:“哦。”

  这个就是全部错题。月考时候的空试卷夏九嘉早抽空做完,就错了一地理一政治,而语文英语则是没有写完作文才导致了“低分”。

  这样也不知道对方哪儿薄弱哪儿不懂,沈曦又问:“月考的卷子在哪?”

  夏九嘉反问:“你要干嘛?”

  沈曦撑着下颌,酷帅霸道地说:“相信沈哥。我的解题方法好过老师的解题方法,我教你做题,咱们一起上‘985’。”沈曦觉得,夏九嘉也不一定非去清北,只要两人世界观人生观一致,能一起好好生活,就行。

  夏九嘉懒得解释,说:“月考的卷子没了,期中吧,分数下来你再好好辅导。”

  沈曦说:“行。”

  他心中充满了对于未来的希望。

  接着夏九嘉与室友们去食堂吃饭。沈曦看见外面下雨想起自己没有带伞,不想动弹,坐着。

  然而……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