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二章大结局(1/2)

加入书签

  六月骄阳似火的照着大地,似是要把人烤焦了一般,到了七月天渐凉,却也遭遇了秋老虎的恶毒,再过了八月九月,迎来了稍显寒冷的十月。

  江意澜与老夫人商议过后,挑了几个接生婆子与nai妈送到了城西庄子上,只等着香源生产。

  到了十月中旬,香源果然生了,生了个胖嘟嘟的大小子。

  老夫人欢喜的不得了,恨不能马上把那孩子抱回来,又日日的念着去城西庄子里瞧上一眼。

  骆玉溪也知道了香源生子的事,浑然不知的便做了父亲,他想也不想直奔庄子而去,一直住了四五天才回来。

  慢慢的,岳氏也知道了这件事,偷偷的在屋里哭了几回,但奈何她肚子不争气,一直未有所出,又不敢到老夫人跟前说道。

  老夫人见她日渐憔悴,又觉得当日自己把香源藏起来却没跟她说一声,到底有些说不过去,遂将她叫到房里头,见她一身的素色衣衫,眉目间也蔫蔫的,“你这又是何必呢?她不过是个丫头,再生个儿子顶多也是姨娘,胖嘟嘟的大小子还不是叫你母亲?你就这么看不过去?”

  岳氏捏着帕子擦泪,“祖母,孙媳妇不是这个心,我只是伤心没能给大爷生下个一男半女。”

  老夫人重重的叹口气,“你的心意咱们都明白,玉溪亦是明白的,日后你把那孩子抱到自己房里头养着,与你生的不一样么?”

  事已至此,岳氏明白再说什么都没有用了,她只有坦然接受才能显得她大度,或许还能留住大爷的心,遂勉强道,“祖母教训的是,孙媳妇一定善待香源与孩子。”

  老夫人面色一肃,沉声道,“这件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道理你也该是明白的,旁的我也不多说了,你自己好好想一想吧。”

  岳氏屈膝道,“多谢祖母提点。”

  待她回去后,偷偷的准备了些东西送到骆玉溪的房里,又随着骆玉溪去了一趟城西庄子,心下才终于释然了。

  新年一过,便又到了初chun,世间万物都从沉寂里复苏,仿佛仙人一点,全都亮了起来。

  骆玉湛的孝期已过,与江意澜的婚期就定在二月初十。

  大平国国王的贺礼早在一月前就送到了武骆侯府上,十里长街浩浩荡荡,几乎要把武骆侯府都给塞满了。

  江意澜听着丫头们眉飞色舞的讲着贺礼的事,感叹之余又不免感动不已,耶月天这是要向天下表明大平国是很重视她这个铭恩公主的,当然了也有另外一层意思,便是警告武骆侯府不可小看于她,更不可欺负她。

  就像他故意把两国讲和的功劳归在武骆侯府上,就是让武骆侯府欠她一个人情,他这一片良苦用心,她岂会不知?

  江意澜望着浩大遥远的星空,默默的送上自己的祝福与感激,但愿耶月天能早日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

  到了成亲这一日,文江侯府门前空前的热闹,皇后派了宫里的嬷嬷来为江意澜上妆梳头,另有专门的嬷嬷一旁教导她成亲的礼仪规矩。

  来凑热闹的徐霭茵唏嘘不已,悄声道,“意澜,皇亲国戚成亲莫过于此,你这一辈子也值得了。”

  接着又笑道,“你可不就是皇亲国戚了?正牌的公主呢。”

  江意澜嗔怒的瞪她一眼,“哪里有你这样打趣公主的,还不过来伺候着,小心我找你个错处,罚你再也张不了口。”

  徐霭茵撇她一眼,“你这个忘恩负义的,当了公主就不认我这个姐姐了。”

  她素常进宫,与宫里的嬷嬷也是相熟的,嬷嬷们自是知道她的脾气,见她这般与铭恩公主嬉闹,都不由自主的笑了笑,并不上纲上线的放在心上。

  屋里头正在忙碌着,外头武骆侯府的轿子已经到了,锣鼓敲得震天响。

  江意遥在屋门外喊道,“妹妹可准备好了?”

  徐霭茵哈哈笑着走出门去,扬声道,“公主出嫁,哪里有这么急促的?你去告诉他们,公主还没起床呢。”

  她并不知道站在门外的是江意遥,待掀开碎玉竹帘子看见江意遥时,羞得面上红了红,急忙掩了帘子。

  稍一顿,她又大着胆子撩开帘子,江意遥正好回头看过来,望进她眼里。

  四目相视一对,两人都有些脸红,目中却都涌动着一股奇流。

  屋里头,江意澜已梳妆完毕,她今日着了一身大红宫装,眸亮如珍珠,眉如柳,面若桃花唇如彩霞,身姿窈窕气质高雅。

  徐霭茵禁不住赞叹,“意澜,你是天底下最美的新娘子,我看的都要眼红了,可惜我不是男人。”

  江意澜瞪她一眼,“你是男人我也不会嫁给你。”

  徐霭茵呵呵笑起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