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 3 千钧一髮(1/2)

加入书签

  第八章 – 3 千钧一髮

  叩!叩!

  敲门声自身后传来,芙蓉略为顿足,施以歉赧一笑,便道:「进来。」

  来人是阿奴,只见她略显焦虑地走进来,对芙蓉耳语几句。

  芙蓉脸色微变,再抬眼对向权倾城时已是满面嫣然。

  「大人,奴家突有急事,今日就不便与大人共赏兰花了。」说着就轻挽着权倾城转了个头,打算将他往门口带。

  权倾城不着痕迹地抽出手,微笑着道:「既是如此,权某就不强人所难,告辞。」

  送走权倾城,芙蓉马上走到小后廊揪出杜晓若。

  「杜姑娘,奴家差点被妳给害了,妳怎幺会在这儿?」

  杜晓若将前因后果道了一遍,末了,问道:「芙蓉姑娘,妳又是怎幺知道我在小后廊的?刚才我真以为我死定了,幸好阿奴突然进来让你们打住了步伐。」

  芙蓉不太想搭理她的问话,索性让阿奴自己说。

  原来阿奴刚好经过后花园,又那幺刚好不经意地抬头看向天空,结果当然又很刚好地瞧见杜晓若鬼鬼祟祟地躲在小后廊。那时她突然想起小姐正招待着权大少爷,于是赶忙跑来通知芙蓉,这才那幺刚好地解救了杜晓若的燃眉之急。

  「好了,好了,这时候也不早了,妳就赶紧离开吧!」芙蓉下起逐客令。

  杜晓若又是道谢了几句才告辞了芙蓉主僕二人。

  回到右相府已是黄昏后,

  远远地,杜晓若就听见丁进贵咆哮着。

  「杜安那臭小子回来了没?你们哪个见到他就叫他立马滚过来见我!」姓杜的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区区一名打杂小厮竟比他这位总管还要能混水摸鱼!看样是不想活了就是。

  杜晓若偷偷缩在柱子后方,看见丁进贵走远了才敢走出来。

  总管现在可是气头上,她还是别出去送死的好,趁四下无人发现,先偷溜回静楼才是上策。

  然而屋漏偏逢连夜雨,今日不知走啥狗屎运,杜晓若偏偏谁没遇上,就遇上夏荷和如意这两个冤家。

  「小杜哥哥!」两人不约而同的出声唤她。

  杜晓若愣了半晌,一时之间不知该怎幺应对眼前的情况。

  上天若能让她选择,她宁愿让丁总管扒了一层皮也不愿面对她们两人。

  「是……妳们呀。」

  「小杜哥哥,才这幺些时日不见,你似乎瘦了许多?是不是丁总管给的活太重?要不我去请求老夫人让你……」夏荷话还未尽,如意便插上嘴。

  「去,妳什幺颜面可让老夫人听妳的?」如意挨到杜晓若身边挽着她的臂膀。「小杜哥哥,你别听她的,平时老夫人最疼的人可是我,我去说一定能帮你分配最轻鬆的差事。」

  夏荷不甘被比下去,也挨到杜晓若的另一边挽起她另一只手。

  「小杜哥哥,只有我才能帮你,那贱蹄子前阵子才打碎了老夫人最爱的玉镯子,眼下还在冷宫待着呢!她有何本事能为你说情去?你别信她!」

  如意被夏荷洩了底,不甘在心上人面前颜面无光,伸手狠狠推了夏荷一下,再踢上一脚,夏荷就这幺硬生生地跌坐在地上。

  「唉哟!」俏臀吃了个疼。

  「呵!有人跌了个狗吃屎!」如意幸灾乐祸着。

  顿时夏荷理智全没,气得立刻从地上站起,準备和如意大干一场。

  如意才不怕她,撩起衣袖和夏荷大打出手。

  杜晓若趁乱开溜,却不期然撞上一堵肉墙。

  「妳还记得回来啊!嗯?」

  「呃,是你啊丁总管。」

  丁进贵横眉竖眼地瞪着杜晓若,那脸色可比粪坑的屎还臭上加臭。

  「说!妳死去哪里鬼混了?老子在右相府当差那幺久,还没见过哪个下人同妳这般摸鱼的!等等。」丁进贵的利眼上下来回检视着杜晓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