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 1 笑面夜叉(2)(1/2)

加入书签

  第三章 – 1 笑面夜叉(2)

  从宫中返回左相邸,权定天心情大好,本想直接回到书房做事,但又突地心血来潮想到已经很久没见过儿子了,遂脚跟一转,往"仇阁"而去。

  说到"仇阁"二字,权定天实在不怎幺满意这个名字。

  好端端的名字不取,偏偏取个什幺"仇"的,真是让他见了就觉得碍眼。

  可觉得碍眼又如何?儿子想要他能阻止吗?况且他是有愧于他,只好由着他了。

  一脚踏进"仇阁",权定天在裏面没找到权天下,他召来下人探问才知道权天下已有三日未归。

  「他去哪里了?」

  「小相爷在百花阁呢!」

  权定天皱眉。「这三日都在百花阁?」

  真是不成材!成日只会混迹烟花柳巷,还能干什幺大事?将来他如何能把丞相之位传承与他!

  权定天拂袖离去。

  他走回书房,让人去把权倾城叫来,可下人也说他不在。

  他想到他曾说要出一趟远门,原以为该是回来了,没想到却没有!

  「他去哪儿了?」

  「小的不知,禁军大人并没有交待去处,只说很快回来。」

  堂堂禁军统领放着正事不干,却无端出远门!

  权定天忽然忆起一事。

  一件权倾城少时的往事。

  难不成他又回去那里了?

  正想发火,此时有家丁传报兵部尚书来访,他让家丁带兵部去议事厅候着。

  议事厅──

  兵部尚书萧中全一见权定天的左脚踏进门槛内就赶紧起身相迎。

  「唉呀,左相大人恭喜您吶!」双手抱拳恭喜。

  权定天无视他的殷勤,越过他到主位坐定。

  「嗯哼…老夫有何事让萧尚书贺喜的?」他当然知道萧中全今日前来所为何事。

  萧中全谄媚道:「唉呀,大人真是谦虚,咱大燕国的邦交之国就要来朝了,难道这不是大人一手促成的美事吗?这样天大的喜事难道不值得下官前来恭贺吗?」

  满嘴的巴结之语,说的权定天心裏乐的很,但表面上还要故作淡然。

  「萧尚书的消息也算灵通,莫非是在本相身边安插眼线了?」说的不轻不重的,让人摸不透他真正的心思。

  「这…」语气一顿。「是谁在大人耳边造谣了?下官可没天大的胆,敢在大人身边安插眼线啊!」果然是只千年老狐狸,他得小心应对吶。

  权定天冷笑一声。

  「造谣倒是没有,可究竟是否为实…」锐眸瞟他一记。「萧尚书心中自有数,何必本相亲口说破。」

  天底下没有他不知道的事,也没有他不能控制的事,想在他的眼皮子下耍小把戏,那还得看他肯不肯赏脸看戏。

  萧中全额冒冷汗,乾笑以对。

  「哈哈…哈哈…」

  糟了!他早该知道左相爷的本事了,如今似乎被他识破他的手脚了,不知往后会怎幺对付他?

  权定天不着痕迹地睨萧中全一眼,他岂会不知萧中全心裏的担忧?若不是他有意睁眼闭眼地放水,这个萧中全怎能在他身边安插得了眼线?

  他身边是需要一个人适时地洩露他不想亲口说的事,萧中全正好做了顺水推舟的方便给他,他何乐不为呢?

  「说吧,今日除了道喜还有何事?」每个来求见他的人莫不是想攀附他好求个富贵,眼前的萧中全当然也不例外。

  见左丞相语气一转,萧中全暗鬆了口气,他知道丞相大人不会追究他安插眼线一事了。

  「大人,在说明来意之前,下官有一物要献与大人。」从袖中拿出一个黄金打造的精緻金盒。

  萧中全将盒盖轻启,裏头放着一只黑的通透发亮的环戒。

  眉梢一挑,权定天轻轻地笑了。

  他这个笑,不同于面对石戒时的笑,而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