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廊深阁回此徘徊(1/2)

加入书签

  红异绳千头万绪,好似数之不尽,嗤嗤有声之下朝着薛汶飞来,薛汶不敢怠慢,从怀中取出一支狼毫,振袖挥毫之下,顿时有无数墨光渲染半空,将红绳上的符文涂得模糊不清。

  朱红深衣女子眉头一皱,晃了晃已空的黑钵,竟扬手将圆钵扔出。

  圆钵定于半空中,却并不落下,而是发出万丈豪光,繁密咒印涌现上方,笼罩方圆十丈之内,薛汶被光罩一晃,顿感浑身元力快速流失,惊骇之下,竟是举步难行

  &l;且慢,我不是前来挑衅生事的&r;

  他大喊出声,见对方仍不停手,于是心一横,索性将手中狼毫抛下,以示毫无敌意。

  下一刻,他顿感压力骤减,元力也恢复如常,只见半空中黑影一闪,圆钵落回了那朱红深衣的女子手上,她一仰头,薛汶见她雪颈上戴了一个金坠,好似是八卦双鱼图。

  他不及多想,连忙清咳一声,上前施礼道:&l;在下冒昧来访,是有要事来求见无翳公子。&r;

  朱红深衣女子微微一笑,还了一福,笑意温婉可人,&l;原来是来客,我们真是卤莽了。&r;

  她长袖一挥,只见地上平空生出一个石桌,三个圆墩,以及一壶一杯,壶中还冒热气,闻来茶香馥郁。

  &l;客人莫怪,先前曾有人前来滋事,所以我等误会是敌袭,仓促交手,实在是抱歉。&r;

  她笑得越发温婉流畅,纤纤素手翻转之间,便砌了茶来,躬身让于薛汶,&l;且以此茶聊表歉意。&r;

  薛汶也不迟疑,取杯就饮,一饮而尽后,对着朱衣女子笑道:&l;只是一场误会,不算什么&;&;在下前来,是代表吾主,向无翳公子转达要事。&r;

  朱衣女子微微一笑,仿佛并不意外这一句,&l;贵主是&r;

  &l;便是当今圣上。&r;

  &l;是居于天都的秦聿&r;

  朱衣女子目光一闪,脱口而出了昭元帝的名讳。

  &l;正是。&r;

  薛汶正想继续往下说,只听那道男子嗓音又开口了&;&;

  &l;你回去吧。&r;

  身后那道男音又是鬼魅般突兀出现,薛汶回头看时,只见一个身着黑衣,背悬铁剑的青年,正默然而立。

  朱红深衣女子微微一笑,略带歉意道:&l;这位是我的师兄安默,同为主人之随侍。他不擅言辞,唐突之处,还请贵客原谅。&r;

  她停了一停,又道:&l;不过,贵客来得还真不巧,主人正好不在,累您白走一趟,真是万分过意不去。&r;

  &l;正好不在&;&;&r;

  薛汶目光闪动,直直看向朱衣女子,心中却涌上狐疑&;&;无翳公子真正不在吗

  修道之人各有秉性,有人爱云游四海,有人却爱长年宅居,百年不出,无翳公子正是后一种,据说有一位术者许以重宝,只为求他亲赴家中解决难题,无翳公子坚辞不允,绝意不出终南。

  若他只是出门采药赏景,以朱衣女子的术法造诣,完全可以隔空传讯,请他回转即可,如今虽然说得客气,却是要薛汶打道回府,这也实在是不合常理。

  &l;贵主人真正不在吗。&r;

  薛汶目光明亮,仍是微笑问道。

  朱衣女子一楞,随即却是叹了

  薄荷想想全文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