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她虽然是叶飞的最爱,但是如果没有她在身边,还有别的女人陪着他,而叶飞却是她的唯,所以没有他在身边的时候,她能做的只有想念,因此她只好拼命的工作来麻痹自己,而此时被叶飞如此抱在怀里,她哪里还能忍得住自己的满腔思念?听到他的问话后,毫不犹豫得“嗯”了声。

  得到妈妈肯定的答复,叶飞心中更是火热,也不再浪费时间,原本抱在她纤腰上的大手慢慢得向上伸去。

  几天的分别,终于再次握到了妈妈那对硕大丰盈的大奶子,虽然隔着衣服,但是叶飞仍是激动不已,立马爱不释手得把玩起来。

  “儿子,乖儿子,妈妈好想你!”柳亦茹心情得享受着儿子揉捏自己的奶子带来的快感,用娇媚到极点的声音在儿子的耳边呢喃着,右手伸到后面,想要找到那个让自己同样思念了好几天的东西,不料却被椅背给挡住了。

  感觉到妈妈的意图,叶飞将身子向旁边移动了些,使得椅背不会再挡住妈妈想要探索的部位。

  柳亦茹灵巧的小手快速得拉开儿子的拉链,将他那根早已硬如铁棒的大鸡芭掏了出来,握在柔软的手心里快速得套弄。

  由于握到了儿子火热的大鸡芭,柳亦茹的欲火不禁烧得更旺,终于忍不住求欢道:“好儿子,妈妈想要了,咱们到里面去好不好?”

  叶飞自然明白妈妈说的里面是指的她平时休息用的小房间,那里是有张床,但是叶飞却并不想去那里,于是笑道:“不用,这里不是挺好的吗?”

  说着,叶飞轻轻将妈妈性感的娇躯抱了起来,自己快速得从椅子后面来到前面,坐下后又将妈妈放在了自己的腿上,然后将她齐膝的短裙撩了起来,大手下探到了在她胯下,隔着那已经湿透的小内裤在妈妈饱满的小马蚤b上揉弄了起来。

  “啊乖儿子,你要弄死妈妈了,妈妈受不了了,快把你的大鸡芭插进妈妈b里,让妈妈舒服吧!”马蚤b被儿子玩弄,更是让柳亦茹再也忍受不住欲火,在儿子的耳边滛荡得说道。

  虽然在这样的环境下和妈妈调情很让叶飞激动,但是几天不见,他也想妈妈那饱满而火热的小马蚤b了,所以也没有拒绝妈妈的要求,轻轻托起妈妈的大屁股,用手指轻轻挑开她的小内裤,然后用自己火热的头顶在了她不住吐出丝丝水的b眼处,而柳亦茹也在此时猛得向下坐,这对深爱着彼此的母子再次合二为。

  在大鸡芭深入妈妈的小马蚤b时,那强烈到极点的快感让母子二人同时满足得叹息了声,柳亦茹在稍稍享受了下被儿子的头紧顶花心的快感之后,就快速得起落起了大屁股,让儿子的大鸡芭在自己渴望的小马蚤b里快速得摩擦,而乐得清闲的叶飞则是把双手伸到了妈妈胸前,隔着衣服在妈妈的大奶子上用力抚摸,手感虽然没有直接摸那么好,但也别有番滋味。

  这几天柳亦茹虽然以休息为借口躲着儿子,好让他有时间去陪其他的女人,但是她的心里却是时时在想着他,特别是被他到至高的高嘲的感觉更是回味不已,从而也让她经常的欲火焚身,在憋了这几天后,再次得到儿子的大鸡芭,让她在舒服万分的同时也注定了不能持久,因此还没有被儿子多大会,柳亦茹就隐隐感觉到了高嘲的来临。

  “砰砰砰”就在这时,阵清脆的敲门声打断了正在向着颠峰攀登的柳亦茹,让她心中愤恨不已,本想不理那敲门声,再继续寻找快乐,不料门在响过几声后就被人从外面打开了,接着位相貌身材都几可与她相比的成熟美妇走了进来。

  从门开,柳亦茹就知道,来的人不是肖含月就是叶思琦了,因为在公司里只有她们两个才能不经过自己的允许而走进自己的办公室,所以心中大惊的她急忙停了下来,并且快速得收拾了下自己的着装,却不知这样来却把叶飞爽坏了,因为在这前所未有的紧张之下,柳亦茹收缩得比以往任何次都要紧,如果不是他用出了最大的毅力,恐怕只是这下就能把他夹得丢盔弃甲了。

  第297章生母与岳母

  推门进来的不是别人,正是林灵的妈妈,叶飞的准岳母肖含月,看到柳亦茹故作轻松却又满含异样红晕的俏脸,以及她此时坐在叶飞身上的姿势,做为过来人的她哪里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心中不禁又是好笑又是羡慕,因为叶飞已经好久没有疼爱她了,此时看到这样的幕,她只觉得自己也不可抑制得痒了起来。

  在叶飞被珓得舒爽万分的同时,柳亦茹也因为那更加强烈的接触而得到了巨大的快感,不过在看到肖含月的表情有些不对的时候,心里不由更虚。暗自责怪自己真是太大意了,竟然连门都忘了锁,结果让肖含月闯了进来,于是急忙说道:“是月儿啊,我正在教小满些公司运作方面的事,现在这样也省得再去弄个椅子过来了。”心慌意乱之下,她根本就有些语无伦次了。

  柳亦茹的话让叶飞和肖含月都忍不住心中暗笑,没想到柳亦茹也有这么可能的面,在她这样欲盖弥彰的解释下,就算肖含月原本没有怀疑什么,此时也不得不看出不对了,因为“为了免得再弄个凳子而坐在儿子的怀里”这个理由实在是太过牵强,恐怕任谁也不会相信。

  “原来是这样啊。”肖含月强忍着笑意,付很相信的样子,不过嘴角仍是不免露出了丝有些怪怪的笑容。

  柳亦茹心中更慌,忙问道:“你有什么事吗?”

  “是这样的,关于和秋风集团的全面合作意向,我和思琦已经拟定好了,所以拿过来让你看看。”说着,肖含月走近了几步,来到办公桌前,将份资料递到了柳亦茹的手里。

  柳亦茹急忙接了过来,她现在只希望肖含月能快点离开,来是为了能继续刚才的激|情,二来也是因为她知道自己真的流了很多,如果让身为过来人的肖含月靠近,难免会被她闻出什么气味来。

  而就在这个时候,叶飞忽然坏坏得笑,运用起他那个可以自动运转的能力,在妈妈的体内用力得顶了几下,尖端的部分每下都会撞进她最柔软的地方。

  忽然而来的超强快感让柳亦茹差点儿在肖含月面前叫出声来,手里的资料却是再也拿不住了,下掉在桌子上,在肖含月有些奇怪的目光中强忍着快意,用有些颤抖有声音道:“先放在这里吧,我会就看,你和思琦也辛苦了,快去休息会吧!”

  “好的!”肖含月答应了声,转身向外面走去,从头到尾,好像都没有发现柳亦茹有什么不对。

  柳亦茹不禁长长得松了口气,虽然她已经彻底的把身心都给了叶飞,甚至为了他都可以不介意让别人知道他们新的关系,但是在面对自己的好友时,仍是免不了害羞,不过由于肖含月在,她却又有种难言的刺激感,此时心情放松,那种强烈到极点的感觉更是不可抑制,甚至此时肖含月还没有走出去,她就忍不住扭动起了性感的娇躯,配合着叶飞自动的进出,寻求着那极致的快感。

  只是片刻的工夫,柳亦茹竟然又找到了刚才被打断的颠峰感觉,时间俏脸上布满了动人的红晕,却不料此时已经走到门边肖含月竟然又回过头来,看着柳亦茹关心得问道:“亦茹,你怎么了?脸红成这样,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说着竟然又走了回来。

  柳亦茹此时都快要哭了,心说我不是不舒服,而是太舒服了,我的好妹妹啊,你就别再捣乱了好不好?连两次从最接近颠峰的时候掉落下来,那滋味你尝个试试?

  虽然心中在埋怨着自己的好姐妹,但是柳亦茹却又不得不装出付轻松的表情,说道:“没事,只是暖气开得有些大了,有些热而已。”

  肖含月露出付不相信的表情,说道:“以你的内力,还会怕热吗?肯定是有哪里不舒服了,不行,快跟我医生吧!”说着伸手就要来拉柳亦茹。

  叶飞笑看着这两位超极品美妇的笑闹,从肖含月眼神最深处那抹渴望中,他能看出,肖含月根本就是故意的,同时也明白她为什么要这样做,自己这段时间确实有些冷落她了,此时见到妈妈被她逗得又羞又急,心中暗感不忍,同时也觉得是时候让妈妈知道肖含月的另个身份了,于是伸手隔着那条紧紧贴在肖含月身上的短裙用力在她手感极佳的大屁股拍了下,笑道:“行了,你就别再逗她了!”

  “哦”随着叶飞的大手落在自己的屁股上,肖含月感觉到的不是疼痛,而是种酥酥麻麻的快感,娇躯不由软,娇吟了声后下趴倒在桌子上。

  随着那声脆响,柳亦茹不禁被惊呆了,肖含月可是叶飞的准岳母啊,叶飞为什么敢如此放肆?不过冰雪聪明的她既然在这样的气氛中仍是很快想通是其中的原由,不禁惊道:“你你们”

  叶飞的大手在打完之后并没有离开肖含月的身体,先是在被自己拍打的地方轻轻抚慰了下,然后直接钻进了她的短裙里,很快就找到了片水源,在那里活动起来,同时笑道:“我们怎么了?”

  看着叶飞的动作以及肖含月脸上那渴望的表情,柳亦茹哪还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不过她却并没有生气,反而因为二人的关系而轻松了许多,但嘴里还是说道:“你们是什么时候开始的?月儿可是灵儿的妈妈呀。”

  “灵儿的妈妈怎么了?你自己不更是他的亲妈妈吗?”这次说话的却是肖含月,虽然在柳亦茹的面前被叶飞这样让她也颇感羞涩,但是由于她之前就知道了柳亦茹和叶飞的关系,心里早已有了准备,所以倒还好得多,而且她觉得,自己做为先步的人,应该为柳亦茹做个好榜样才是,于是笑道:“难道只许你这个生母放火,不许我这个岳母点灯吗?”

  柳亦茹不由窘,是啊,人家只是岳母而已,自己又怎么能说人家,此时儿子的坏东西,可是还留在自己体内呢,这样想着,她感觉叶飞在她体内的东西又动了起来。

  在多年的好姐妹面前被亲生儿子干,让柳亦茹得到的刺激点也不下与和女儿起让儿子的时候,因此虽然不想叫,但还是忍不住在儿子的抽锸下轻声娇吟了起来。

  听到柳亦茹的浪吟声,肖含月哪还不能知道是怎么回事,于是笑道:“亦茹,感觉怎么样?是不是被你的亲儿子得很爽呀?”

  柳亦茹不由羞得俏脸通红,不过却是不甘示弱得还嘴道:“爽不爽得问你呀,你又不是没被你这个亲女婿过。”

  “那不要样哦,我虽然是他岳母,但是我们没有血缘关系呀,你可是他的亲生妈妈,做姐妹这么多年,我竟然没有发现你这么滛荡,当初生下这个儿子,就是为了让他你的吧?”肖含月格格笑道,这句话如果是别的时候说,绝对是在侮辱人,但是此时却只是她们姐妹间的个玩笑,因为此时的她们都是叶飞的女人了,这样的荤笑话更能增加乐趣。

  果然,柳亦茹并没有因此生气,只是回过头看着叶飞不依道:“你还管不管了,你的岳母在取笑人家!”

  叶飞心中大乐,边继续干着妈妈火热的小马蚤b,边笑道:“那我这就替我的好妈妈出气!”说着把撩起了肖含月的短裙,先是隔着已经湿透的内裤在她的b缝里摸了几下,然后用手指挑开内裤,用力得把根手指插进了她的马蚤b里,快速得抽锸起来。

  不管是用手指,还是用鸡芭,两位成熟的美妇都被她们心爱的男人插得舒爽不已,时间她们的浪叫声充满了整个办公室,而且由于这次想起了锁门,这里的隔音又是极好,所以她们叫得毫无顾忌。

  虽然此时两位美妇都爽得很,但说到底,还是鸡芭比较管用,在这样干了会后,柳亦茹当先颤抖起来,在儿子大鸡芭的干之下狂泄而出。

  见柳亦茹已经高嘲,肖含月忙道:“该我了,该我了!”说着站直了娇躯,让叶飞的手指从自己b里出来,因为手指的抽锸虽然也有快感,但是已经叶飞用鸡芭过的她又岂能满足于这么点快感?

  柳亦茹微微笑,也不与她争,慢慢从儿子身上站了起来,小马蚤b依依不舍的吐出了儿子坚硬的大鸡芭。

  叶飞却在这个时候把椅子向后挪了挪,将身前空出了大块位置,然后指着自己的鸡芭对正准备坐上来的肖含月道:“好岳母,它想你的小嘴了!”

  虽然恨不得马上将叶飞的大鸡芭吞进自己b里爽个痛快,但是深爱叶飞的肖含月仍是没有拒绝他的要求,缓缓来到他面前蹲了下来,张开小嘴把那颗粘满了柳亦茹水的大头含了进去,轻轻吮吸了几下后又吐了出来,抬起头对旁的柳亦茹道:“亦茹,你也来呀!”

  在彻底成为儿子的女人后,柳亦茹已经决定要帮她管理好他的后宫了,而做为后宫之主,最重要的就是要大方,此时连肖含月都放开了,她虽然有些羞涩,但也没有拒绝这个提议,很快在肖含月的身边蹲了下来,和她起品尝起儿子的大鸡芭来。

  虽然是第次“合作”,但是两位超级美妇却极有默契,相互吮吸着叶飞的头,而且当个人含住头的时候,另个也不会闲着,而是伸出柔软的小舌头舔弄鸡芭其它的地方,总之,她们两个问题能保持让整个鸡芭都受到刺激。

  看着两位极品的美妇起服侍自己的鸡芭,叶飞心里大爽,不但是因为她们是望海公认的女神,更重要的是,她们个是自己的亲生妈妈,个是自己从小就认定了的岳母,这种刺激实在是太强,以至于他的快感也来得特别的快,在妈妈又次含住他的头时,叶飞的鸡芭终于开始了强烈的跳动,大头也是阵暴涨。

  感受到儿子的变化,柳亦茹知道自己马上就能品尝到儿子美味的液了,于是更加用力得吮吸起来。

  就在即将喷射而出的时候,叶飞却忽然向后退了下,将鸡芭从妈妈的小嘴里抽了出来,然后才开始强劲的喷射,大量的液在妈妈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股紧接着股的不断淋在妈妈那张美绝人寰的脸蛋上。

  连在妈妈的俏脸上射了好几波,叶飞又扭动了下身子,将鸡芭对准了岳母肖含月那张足以和妈妈比美的绝美容颜,将剩余的液尽数喷在了上面。

  等叶飞彻底射完,两位极品美妇才反应过来,相互看了眼后,都从对方的脸上猜到了自己此时的样子有多么的滛荡,不由同时娇嗔起来,不依得在叶飞腰的左右两侧同时掐了下,然后却又做出了个让叶飞绝对意外的动作——两位超极品的美妇在掐完叶飞后,竟然相互亲吻起了对方的脸蛋,将对方脸上的液尽数吸进了自己的小嘴里。

  这滛靡之极的幕让刚刚发射的叶飞燃起了比刚才更加强烈百倍的欲火,直恨不得立马把自己的大鸡芭插进她们b里,死这两个只为自己个人滛荡的滛妇。

  由于妈妈刚刚爽过,所以叶飞选择了岳母,在她们还在相互吮吸着对方脸蛋上的液的时候,快步来到岳母肖含月的背后,猛得捧起她的大屁股,将她的短裙撩到腰间,把撕破了她薄薄的小内裤,用力将自己的大鸡芭捅进了她湿润的马蚤b里,开始了最疯狂的抽锸。

  肖含月本就已经欲火焚身,此时被叶飞这么大力得干,直爽得她都快要昏过去了,哪里还顾得上再去吃柳亦茹脸蛋上的液,时间只是随着叶飞的干大声得浪叫着。

  而柳亦茹为了让好姐妹更加的舒服,也把小手伸到了二人交合的地方,在肖含月充血的小阴上轻轻搓揉起来,更是把肖含月美得都要飞起来了。

  接下来的近个小时里,叶飞的大鸡芭刻也没有停歇过,在两位与自己有着极亲密关系的极品美妇美妙的小马蚤b里轮番进出,直到把她们得都大泄了七八次,才在她们的求饶声中满意得停了下来。

  第298章叶飞的危机

  手个得抱着怀里两位和自己大有关系的超极品美妇那柔软性感的娇躯,叶飞心中大爽不已,没想到还是第次“合作”的妈妈与岳母竟然配合得那么好,让他得到的快乐甚至都不下于上周末的那两天了,所以此时的他更加期待起以后大被同眠的快乐来。

  在叶飞心头暗爽的同时,左右依偎在他身边的柳亦茹和肖含月也都从最快乐的颠峰平静了下来,在对视了眼之后,这对到今天算是做了真正意义上的好姐妹的她们同时想到了自己刚才的表现,时间俏脸之上都涌起了比刚才最兴奋时更加浓郁的红晕,没想到被她们从小疼爱的男孩现在却同时成了她们两个最为爱恋之人。

  不过,二女此时虽然羞涩不已,但是谁也没有因为今天发生的事而后悔,因为她们也都清楚,既然现在都已经是这个小坏蛋的女人了,那么这幕只是迟早的事,而且刚才的场面不只是刺激到了叶飞,同时也让她们两个激动不已,所得到的快乐绝对不是单独和他在起时所能比拟的,面对着多年的好姐妹,看着对方和自己样那发自内心的快乐,那绝对是种灵魂最深处的刺激。

  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凌乱不堪甚至弄上了不少水迹的衣服,想起这都是叶飞这个小坏蛋不让她们把衣服脱下造成的,二女极有默契得伸出小手在叶飞腰间用力扭了把。

  正在享受着这人间至乐的叶飞不料她们会有这手,不禁惊呼了声,笑问道:“怎么了?两位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