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她心里的惊讶比谁都要多得多,在之前,她也隐隐听说叶飞是个不输于自己的神枪手,不过心里却有些不以为然,这样个轻浮的家伙,枪法再好恐怕也是在限的,拿他和自己相比简直就是对自己的侮辱,但现在她却是明白了,人家说枪法跟自己差不多,应该是让着自己了,时间只有在心里惊叹,望海柳家的人都是变态,个柳君怡已经厉害得过分了,没想到她的外甥比她还要变态得多。

  见到特战队员们的眼神,叶飞不由有些苦笑,看来自己的真实实力在特战队中已经不可能隐藏了,目前唯的办法就是让他们帮自己保守秘密,不让自己的实力被那个阴谋的幕后之人知道,不过想想这事倒也不算难办,他们都是军人,保密方面自然没有问题,到时自己再把那个大阴谋揭露出来,相信他们很乐意在帮自己保守秘密的同时拉上自己这个强大的盟友,而且经过今天的目睹,他已经了解了这些特战队员的素质有多高,心里早已产生了把他们收为己用的想法,至于那些恐怖分子,叶飞也没怎么担心,这里什么信号都不通,在限制了特战队的同时,也限制了那些恐怖分子,只要自己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把他们尽数消灭掉,那他们就根本没机会把这个消息传出去。

  想明白了这些,叶飞来到那个大队长身边,看着气息越来越微弱的李云,心里不禁有些悲痛,问道:“队长,李叔他怎么样了?”

  那大队长脸忧色得摇了摇头道:“情况很不乐观,李队伤到了颈椎,就算能保住性命,恐怕以后想站起来也是不可能了。”

  “不管怎么样,先保住命再说。”叶飞现在唯担心的就是李云会挺不住,至于能不能动,倒是没有太过关心,实在不行还有自己的那个仪器,到时让他也变成光头他们那样的强者就行了,这点伤自然点问题也没有。

  大队长神色肃然得点了点头,转问起过来的卫青道:“怎么样,有没有抓到活口?”至于叶飞,他根本就没想去问,因为大家都看到,在他的剑下,所有被他追上的人都是齐腰而断,那样的伤势根本不可能留下活口。

  “没有。”卫青摇了摇头:“有几个没有死的,但在被我们抓住后也都自杀了,而且这些人东方西方的都有,身上也没有什么标志,根本看不出到底是哪个组织。”

  那大队长似乎早已料到这样的结果,叹了口气道:“果然是这样,看来咱们这次对上的,真是群不容易对付的家伙啊。”

  叶飞心中却是想得更多,看他们这死士般的表现,恐怕就算真的捉到了活口,也很难问出什么有用的讯息,而且极有可能连他们自己也不知道到底是受了什么人的指使,不过也没有太过担心,只要能逼他们说出阴谋,无论能不能知道幕后那人是谁,都足以把特战队的这近千精英绑到自己的战车上了。

  “大队长,你有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叶飞想及今天的突然遇袭,知道自己这些人的行踪恐怕已经被恐怖分子们了如指掌了,于是开口提醒了句。

  那大队长皱起了眉头,说道:“我是觉得有些奇怪,咱们路走来,连点他们出现过的痕迹也没有发现,可是他们竟然突然出现在咱们后面,如果不是这里什么信号也不通,我都要怀疑咱们当中出了什么内鬼了。”

  内鬼?叶飞心中暗自苦笑,这个肯定是有的,但并不是出现在小组里,而是另有其人,问道:“那咱们下步应该怎么办?”

  那大队长时也没有了主意,想了想道:“我看最好还是先想办法和柳队长她们汇合,再起想想办法吧。”

  “那有没有什么办法联系上她?”叶飞忙问,自己这个小组受到了突然袭击,也不知道其他小组怎么样了,万张强有什么原因在碰上了强敌的情况下也没有发出信号,让小姨有了危险那就遭了。

  那大队长道:“我们几个大队长每个人手里都有个紧急招集的烟火讯号,为的就是发生了什么特殊的事后集合大家用的。”

  叶飞微微愣,没想到小姨他们这几个大队长想到的办法倒是和自己样,向大队长道:“那快点发信号吧,咱们最好出去商量下对策,不然这也不是个办法。”

  叶飞虽然只是个新兵,但他刚才的表现已经折服了所有的特战队员,对于他的提议大队长也很是赞同,点了点头,从随身的背包里拿出个礼花发射筒般的东西,刚想点燃,不料远处的林子里忽然亮了下,接着朵绚丽的烟花在天空爆开,丝丝垂下就如同颗由烟火形成的垂柳般。

  看到这个东西,叶飞脸色大变,因为这正是他给张强的那个烟火所能发出的特有的光芒,急忙制止了大队长,让他们原地等待,然后身子闪,就消失在密林之中。

  第156章柔弱的君怡

  烟火放出的地方距离叶飞足有几十里远,而且还都是寸步难行的密林,平常人想赶到那里,恐怕得要天时间,就算是特战队员想要过去,只怕也需要几个小时,但这对叶飞来说根本就不是问题,在地上狂奔了段之后,有些不满自己速度的叶飞干脆飞身而起,踏着树枝树梢如凌空虚度般飞掠而去。

  叶飞的速度何等之快,再加上此时担心小姨的安慰,更是用出了自己最快的速度,只是三分钟不到,就已经赶到了烟火发出的地方。

  将自己的身上隐藏在棵大树上,叶飞向下面看去,不禁目龇欲裂,只见小姨他们近百人被人围困在个小小的山谷里,特战队里已经死伤了二十多人,反观躲藏在树后的那些恐怖分子,竟然连个中弹的都没有,而现在正在发生激烈枪战的双方也都没有击中过对方任何人,看来小姨他们肯定是和自己那个小组样,被人突然袭击的。

  叶飞很快就在棵树后看到了柳君怡的身影,此时的她脸的愤怒,手里端着把微冲,为断得向着周围枪声响起的地方点射着,但眼神却颇有些无奈,因为此时此刻,就算她的身手再好,也不可能冲出去找敌人近战,而敌人都都隐藏得很好,半天也没有打中个。

  看着有些憋屈的小姨,叶飞心中大怒,猛得长啸声,拿出那两把大剑,旋身杀入敌人的阵营之中,说来也怪,刚才叶飞用这两把大剑杀了足足不下百五十人,而且更是砍断了不少的树木巨石,可是这两把剑仍是锋利如昔,竟然连点磨损的痕迹都没有。

  突然的变故使得交战双方都愣住了,直到被叶飞斩杀了几十人后,那些恐怖分子才算反应过来,急忙掉转枪口向着叶飞射击而来,却又碰上了和他们的同伴样的结果,子弹大部分被叶飞避过,小部分打到身上的也被他无视掉了,时间不由心胆俱裂。

  反观特战队方面,看到来了这么厉害的援军,却是精神大震,特别是柳君怡,从那熟悉的身影上,她已经知道了这个天神般无敌的男人正是自己那才十六岁的小外甥,在惊讶之余不禁深感自豪,大声喝道:“给我冲上去,杀光你群混蛋!”

  特战队的人早已有些按捺不住,柳君怡这声令下,哪里还会再迟疑,他们也看出了,在那个快得连影子几乎都看不到人的手下,这帮恐怖分子只有挨打的份,所以也都很明智得选择了分散包抄,想将这帮让他们死伤了二十多个兄弟的恐怖分子全歼。

  短短的五分钟不到,本来很是喧嚣的树林里就安静了下来,叶飞感觉自从刚才杀了那百多个恐怖分子后,自己的实力很明显得提高了大截,而现在再杀这么多人,则又提升了不少,这让他不禁想起了游戏里的升级系统,难道自己杀了这些人后升级了?

  这个想法让他有些兴奋起来,既然可以像游戏样升级,那杀死敌人后会不会有什么好东西爆出来呢?可惜四下看了看后,他却是失望了,也不知道是因为这些恐怖分子等级太低,还是自己根本就没有游戏里的爆东西的能力,反正这些人死后,除了他们那身装备外什么也没有。

  直到叶飞停了下来,那些特战队员才看清楚了他是谁,原来除了望海特战队的人之外,别人虽然听说了叶飞的枪法极好,但却也直认为他是跟着柳君怡来渡金的,万万没有想到,他竟然会厉害到比全部的特战队员加起来还要恐怖的多。

  打消了自己那个不切实际的想法,叶飞转头向柳君怡看去,却发现她并没有像其他特战队员那样惊讶得看着自己,而是看向了那些倒在地上的特战队员,眼里有着抹化不开的自责与后悔。

  不错,柳君怡此时真的在后悔,早在望海时,叶飞就已经看出了这是个大阴谋,还不止次得提醒她,可是她却直没怎么重视,直到被人突然偷袭,这才相信叶飞的话,看到那二十多个不知死活的队友,她很是后悔没让大家都在起,那样即使被人埋伏,也不至于点反击的能力都没有。

  叶飞走了过去,轻轻拍了拍柳君怡的肩膀,柔声道:“小姨,别想太多了,还是先回去想下对策吧,也正好把这二十多个兄弟送回去,不管他们是受伤还是牺牲了,总不能把他们扔在这里。”

  柳君怡点了点头,勉强自己冷静下来,开始命令队员们收拾战场,把那些倒地的兄弟们放在担架上,同时看看敌人那里有没有留下什么活口。

  和叶飞他们小组遇上的那些人样,这些人即使有当时没死的,在队员们找到他们的时候也都自杀了,好在仔细查看之下,发现那些倒下特战队的队员只有五人牺牲,其他的只是爱了重伤,这才让柳君怡的心里好过了些。

  把集合的烟花放上了天,柳君怡在地上坐了下来,抬起头看着天,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叶飞也坐在她的身边,知道她是为了那五个牺牲的队员而难过,可是时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开解她,只好陪着她言不发。

  “报告大队长!”这时东南特战队的个队员忽然跑到了柳君怡身边,大声报告道:“我认出了其中的个恐怕分子。”

  柳君怡精神震,忙问道:“那知道他是隶属于哪个组织吗?”

  “这个我也不清楚。”那个队员挠了挠头皮道:“年前我和他对阵过,那时他是属于个东南亚的佣兵组织的人,当时差点和他同归于尽,这才对他印象深刻的,可是不知道他现在属于什么组织。”

  柳君怡不禁皱了皱柳眉,这个信息可以说是毫无用处,既然那人是个佣兵,那么年的时间后进入什么组织也都不算意外,于是对那个队员摆了摆手道:“你先去休息吧,等回到基地再说。”

  等那个队员走开,柳君怡忽然叹了口气,有些柔软得把头枕在叶飞肩膀上,幽幽得说道:“真不知道我接手这个总指挥是对还是错。”

  “为什么这么说?”叶飞问道,心想正好趁这个机会开解下她。

  柳君怡又叹了口气道:“我怀疑自己根本没有这个能力,在家的时候你就已经提醒过我了,可是我却没有当成回事,而且这次的行动部署也很有问题,如果让大家都走在起,恐怕就不会出现这样的事了。”

  叶飞却是摇头道:“这点也不怪你的,这件事我不只和你个人说过,可是别人也都是选择不相信,而且就连我自己,也只不过是瞎猜而已,根本没什么根据,甚至连我自己也不太自信的。”他能想到这些,自然是有根据的,可是为了让小姨心里好过些,只得尽量贬低自己的分析能力。

  听他这么说,柳君怡心里果然好过了些,说道:“可是我真的想不明白,到底是谁要害我们这些特战队员,而害了我们之后,他又会得到什么好处。”

  叶飞叹道:“那就不好说了,可能是些别有用心的家伙,想把你们这些最顶尖的精英除去,更有可能是些有野心的人,想把你们这些原来的队长网打尽,好在各地的特战队里安插上他的人,甚至控制各地的特战队。”

  柳君怡不由惊,她现在心里有些乱,时并没有想到那么多,现在被叶飞提醒,越想越觉得他说得很有道理,不由有些柔弱得说道:“可惜这些恐怕分子个个都是死士样的家伙,不然在他们嘴里,可能能知道些信息。”

  叶飞问道:“不是已经认出了个吗?我们可以从那个人入手啊。”

  柳君怡摇头道:“这个恐怕很难,那是个佣兵,后来加入了哪个恐怖组织谁也不知道。”

  叶飞心中动,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说道:“我怀疑那些人根本就不是什么恐怕组织,而是那个幕后的人在各地找来的佣兵,冒充恐怖组织来骗我们上当。”

  柳君怡却并不是太同意他的看法,微微摇头道:“这个可能性很小,如果真的是各地的佣兵的话,应该做不出这种死士般的行为。”

  叶飞点头道:“说的也是,不过咱们也不用乱猜了,等以后找到这些人的巢|岤,相信可以得到些有用的东西的。”

  柳君怡也点了点头:“不错,我们集合后回去休整下,然后就所有人起行动,再也不能这样分散兵力让人各个击破了。”说着不禁又想起了自己这次的失误,本来已经有些恢复的情绪又低落下去。

  叶飞忙道:“这不是你的失误,本来分成十个小组是点错也没有的,只不过敌人可能知道了我们的行踪而已,就算我们都在起行动,恐怕也避免不了被人埋伏,而且埋伏的人恐怕会更多。”

  “为什么要这么说?”柳君怡有些不解得问道:“我们都在起的话,有上千人,就算中了埋伏,也不会怕人数比咱们少的敌人吧?”

  叶飞摇头道:“可是敌人的数量远远不止这些,这次伏击你们的我数了下,有三百多人,而我们那个小组在刚才也受到了二百多人的伏击,光是这些,就已经五百多人了,我想这也不过是他们的小股部队而已。”

  “你们也遭到伏击了?”柳君怡不禁吃了惊,她还以为叶飞是直暗中跟着保护自己呢,没想到他却是从另个战场过来的,急忙问道:“那伤亡大不大?”

  叶飞摇了摇头道:“不大,只有李叔因为我而爱了伤,其他人没事。”

  柳君怡这才松了口气,又问道:“那你怎么知道我们的方位,又这么快赶过来的?”

  叶飞笑道:“你没看到刚才的那束烟花吗?”

  柳君怡这才明白张强无缘无故放了个和集合烟花不同的信号的原因,知道这肯定是叶飞叫他做的,时间心里不由感觉暖暖的,心中某根往日只有在和玉无瑕在起时才会被拨动的弦竟然在此时动了下,而且那感觉竟然比跟玉无瑕在起时更加的让人感到安心和甜蜜。

  “小满,谢谢你!”柳君怡不禁把身子往叶飞怀里挤了挤,双手抱紧他的腰,把头埋在他的胸前,由衷得说了句。

  虽然小时候经常让柳君怡抱着,但如此反过来抱她却还是叶飞生平第次,心中不由阵狂跳,也用双臂抱住她纤细的腰肢,在她耳边轻声笑道:“我这生都会这么保护你的,要是说谢谢,岂不了说起来没完了?”

  “嗯。”柳君怡也不知道有没有听清楚他的话,轻轻嗯了声,再次抛却身体和他靠得更紧,心里第次生出种感觉,原来被个男人这么呵护的感觉真的很不错,虽然眼前这个还只是个男孩。

  第157章静室的相处

  直到别人小组到来之前,叶飞和柳君怡就这么相互抱着,谁也没有再说句话,而那些特战队的队员们看到他们这样,也都没有说什么,这些人大多数都已经知道了二人的关系,柳君怡在受了打击后找家人安慰也是件很正常的事。

  等到十个小组全部集合完毕,天已经有些黑了,柳君怡问了下,除了叶飞那个小组外,别的小组竟然连个敌人的影子都没有看到,甚至也和叶飞那小组样,连敌人出现过的痕迹也没有发现。

  大部队回到基地时,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回去后第件事便是安排包括李云在内的十多个伤员入院治疗,经过那位大队长的悉心照料,李云的伤势已经基本稳定下来,不会再有什么生命危险,这让叶飞不由大大的松了口气,如果李云真的有了什么意外,他生都不会安心的。

  在叶飞的提议,柳君怡的首肯下,李云被连夜送回了望海接受最好的治疗,而柳君怡则是招集了所有的中队长以上的人员到了会议室。

  大大的会议室里,坐了几十个人,每个都是中校以上的级别,小兵只有叶飞个,不过因为他今天的表现,所有的特战队员已经把他看成个英雄了,参加这样的高层会议自然是点问题都没有。

  等大家都坐好了,柳君怡问道:“各位对今天发生的事都有什么看法?”

  叶飞那个小组的大队长首先发言道:“我觉得今天的事情很是蹊跷,我们路走过,搜查得极为仔细,连点痕迹都没有发现,可是偏偏敌人就绕到了我们的身后,这个也太不合常理了。”

  和柳君怡组的张强也道:“我们这组也是这样,根本点预兆都没有,我们已经被包围了。”

  其它几组虽然没有遇上袭击,但也都听说了,此时也是议论纷纷,可是半天也没商量出个所以然来,柳君怡只好总结道:“所以我怀疑咱们的行踪早就已经被敌人得知了,所以他们才会在我们的必经之路上设下埋伏。”

  和柳君怡第次听到叶飞的分析时样,特战队众军官也都是惊讶不已,纷纷摇头说不可能,甚至有几个脾气不太好的已经因为柳君怡不信任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