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付笑嘻嘻的样子。

  明月心的神色却是低落了下来,叹了口气道:“可惜最后让他跑了,以后不知道这个人还会做出什么坏事来呢,想想我们真是没用,竟然没有调查清楚叶宇的身手那么好,没能防备得了他。”

  看着明月心那自责的表情,叶飞心中有些不忍,毕竟叶宇的身手连自己也没能在事先知道,更怪不得明月心他们了,于是柔声安慰道:“姐姐放心吧,那个叶宇以后再也做不了什么坏事了。”

  “为什么?”明月心惊,问道:“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叶飞点头道:“叶宇从叶氏会馆跑掉以后,就把原凌天帮主害死了,后来他死在了叶飞的手里。”

  这件事除了凌云会的内部人员,别人是点也不知道的,明月心自然也没有听说过,心里不禁有些惊讶,不过更让她惊讶的却是,叶飞竟然知道这个连她这个分局局长都不知道的事,不由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你到底是谁?”

  第138章意外的重逢

  到了现在,明月心才忽然想到,自己竟然还不知道这个男孩的点信息,甚至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心里对他不由更加好奇。

  “不是告诉过你吗,我叫小满。”叶飞嘿嘿干笑了下,并没有说出自己的真名,毕竟现在叶飞这个名字在望海太过响亮,他还是喜欢像以前那样,当个调皮的弟弟样和明月心相处。

  叶飞的小名只是他的家人才会叫,而且听过的人也没有刻意传播过,所以明月心根本不知道,不过见他只是说叫什么而没有提姓氏,有些不满的道:“那你姓什么呀?难道这个也不能告诉我?”

  “我姓柳。”叶飞直接用上了妈妈的姓氏:“全名就叫柳小满。”

  明月心暗暗嘀咕了几遍,确信自己没有听过这个名字后,又问道:“那你是怎么得到叶宇的犯罪证据的?”对此,她好奇了不是天两天了。

  叶飞见明月心不问明白就不打算放过自己了,心里有些无奈,只好继续编道:“那是别人给我的,他想要对付叶宇,自己又不好出面,就让我把这个给你送来了。”

  “那个人是叶飞对不对?”明月心也是个极为聪明的人,前后联想,立马得出了这个结论,双目放光得盯着叶飞:“你认识叶飞?”

  叶飞没想到她竟然会联想到这些,只好点头道:“是啊,我跟他很熟的。”

  “那你能不能介绍我跟他认识下?”明月心忽然拉住叶飞的手臂,双目露出有些灼热的光芒。

  “当然可以。”叶飞点头答应下来,可是心里却有些不舒服,虽然明知道这个美女崇拜的人正是自己,但他就是有些不爽。

  叶飞想的没错,明月心对传说中那个叶飞很是崇拜,毕竟才刚刚十六岁的年纪就能做出这么有魄力的事来,又怎么会不让年轻人佩服?不过明月心的崇拜也只是类似追星族对明星的那种狂热,相比之下,她却是更喜欢眼前这个让她感觉很是亲切的男孩,当然,这切却不是叶飞所能明白的了。

  明月心没有看出叶飞的神色有什么不对,继续说道:“你在这里坐会,等我忙完手里的事,带你到我家吃饭。”说到这里,突然想起了什么,吐了吐舌头道:“对了,你会没什么事吧?”

  叶飞这还是第次看到明月心露出调皮的表情,时看得都有些痴了,傻傻得点头道:“没事,没事,你先忙。”

  那傻乎乎的样子逗得明月心笑了起来,也不知道中为什么,心中竟然闪过丝羞喜,也不再跟他说什么,坐到自己的办公桌前忙了起来。

  直等到下午五点多,明月心才从桌上的堆卷宗里招起头来,站起身来对直等着她的叶飞道:“走吧。”

  叶飞早已从明月心给自己的惊艳感觉中回过神来,边跟着她往外走边问道:“这样冒昧得到你家去,是不是不太好啊?”

  听到叶飞的话,明月心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脸上忽然红了下,有些娇嗔的道:“那你还想怎么样?”心中却想,怎么感觉像是见家长似的?

  叶飞并没有注意到明月心的异样,嘿嘿笑道:“我是说,伯父伯母都不认识我,万不欢迎,把我赶出来怎么办啊?”

  明月心闻言不由“扑哧”笑,也忘记了心里的那丝异样的感觉,笑道:“放心吧,我爸爸妈妈都听说过你的,我把你给我证据的事告诉他们了,他们都说想见见你这个小英雄呢,再说了,我父母有你说得那么凶吗?”

  “我只是乱说下嘛。”叶飞又是嘿嘿笑,跟着明月心下了楼,坐上了局里给她配的专车上。

  明月心开着车,七弯八绕得走了会,便进了个看起来很是普通的小区,在了幢七层高的住宅楼前停了下来,看得出来,她的家境只是般。

  上了三楼,明月心按了下门铃,对叶飞道:“我父母般都不太出门,所以我出去很少带钥匙的。”

  叶飞点了点头,这时门被人从里面打开了,个看起来五十多岁的男人走了出来,他的头发已经花白,而且也有些谢顶,鼻子上架着付黑框的眼睛,看起来付老好人的样子,见到外面的是明月心,呵呵笑道:“心儿是你啊,今天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在自己父亲面前,明月心放下了在外面的严肃,像个小女孩般挽住他的手臂,笑道:“今天有个朋友要来作客,所以就早回来了。”

  明父这才注意到跟在明月心后面的叶飞,问道:“这位是?”

  “这就是我跟你们说的那个给我罪证的人了,他叫柳小满。”明月心把叶飞给她父亲介绍了下,又对叶飞道:“这是我爸爸,别人都叫他明教授的,你也这么叫好了。”

  “伯父好!”叶飞微笑着给明父打了个招呼,却没有听明月心的叫他教授。

  “你好,快请进!”明父微笑着把叶飞让了进去,心里却有些疑惑,这几天女儿老是提这个男孩,他和妻子还以为女儿是交了男朋友呢,但现在看,竟然是个只有十多岁的孩子,怎么看都不像啊。

  跟着明父进了房子,叶飞打量了下,这是个三室两厅的房子,虽然不大,但布置得却很是高雅,看得出,这里的主人是那种很有品味的人。

  在客厅里坐了下来,明月心问道:“爸爸,我妈呢?”

  “她在做饭呢,会就出来了。”明父边张罗着给叶飞倒水,边回答着。

  正说着,只见位身着居家服的美貌妇人从厨房里走了出来,手里端着盘水果,边走边笑道:“是有客人来了吗?”

  叶飞心中动,这声音怎么有些耳熟?不由招头向她看去,而此时美妇也看清了叶飞,不由惊呼了声,手里的水果盘下掉到了地上,而叶飞也不禁瞪大了双目,原来这美妇不是别人,正是当初在皇朝俱乐部里和他有夕之欢的美人,现在她的项链还在叶飞的手里呢。

  第139章重温旧时缘

  叶飞现在什么都明白了,怪不得当初看到明月心脸上有些失落时会感觉很熟悉呢,原来这美妇竟然是她的妈妈,本来这是很容易就能看出来的,毕竟她们两个长得也有些相像,只是她们的性格差距太大,叶飞根本没往这方面想。

  果盘掉到地上发出的清脆的声响惊醒了因为看到叶飞有些发呆的美妇,她急忙蹲了下去,收拾着地上的东西,本来宽松的居家服因为她的动作而紧紧得裹在她的身上,使得她那火爆无比的身材立马凸显出来。

  叶飞看着美妇那因为弯下腰去捡水果而更显硕大的臀部,不由想起了那天的旖旎风光,心中片火热,小叶飞也有些不听话得站了起来。

  “妈,你怎么了?”明月心长这么大还是第次看到自己的妈妈如此失态,不由很是奇怪,明教授也是把奇怪的目光投向了妻子。

  被女儿和丈夫这样看着,美妇心中更是慌乱,说道:“没,没什么,只是没想到会是他。”心慌意乱之下,她自己根本不知道自己说的什么。

  “你们认识?”明月心更加奇怪了,自己的妈妈很少出门,而叶飞明显又不是住在这片的,他们应该没有什么交集才对啊。

  叶飞见美妇这样,知道如果让她再说下去,恐怕就会出事了,于是接口道:“是啊,我也很惊讶呢,没想到是阿姨你。”

  “你们是怎么认识的啊?”明月心见叶飞也承认了,那说明他们是真的认识,不由有些好奇起来,最重要的是,自己的妈妈好像有些不对。

  “说起来还要谢谢阿姨呢,以前我在这附近玩的时候,由于粗心,不小心掉进了下水道里,还是阿姨把我拉上来的。”叶飞看着明月心的妈妈很是紧张,不由有些坏坏得笑了笑:“那天阿姨正好穿着裙子,所以我的眼睛不小心冒犯了阿姨下。”说完,叶飞还做出付脸红的样子。

  明月心父女这才释然,心说怪不得明母看到叶飞会有些慌乱呢,原来是那天被他看到了不该看的地方,不过二人也都没往心里去,毕竟在他们看来,叶飞还是个孩子,明母做他的妈妈都绰绰有余了,看下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明母见叶飞不但没有说出自己的他的事,反而编出了这样套说词,虽然编得还让她有些羞涩,但比起让丈夫和女儿知道那件事来,就要好得太多了,不由感激得向叶飞看了眼,却正好对上叶飞那有些炽热的眼神,心中不禁阵狂跳,脸上也更红了,急忙把刚刚收拾好的果盘放在桌子上,说道:“你们先吃点水果,我去做饭!”说着也没等别人反应过来,快步走进了厨房。

  明母进去后,明教授就和叶飞随意得聊了起来,他身为位资深教授,对于这方面本就看得比较开,特别是这几年自己根本就不行了,所以对叶飞和妻子间的那点小暧昧更是毫不在意。

  叶飞自从开发了脑域之后,各方面的知识虽然没有刻意学习过,但在无意之间就已经极为丰富了,此时和明教授聊起天来,不管对方说到哪方面,他都能应付二,特别是现在他的思维能力极强,在哪方面都有颇为独到的见解,这让明教授不禁觉得与他相见恨晚,聊得大为兴奋。

  倒是明月心听他们聊了会之后,有些无聊起来,随手打开了电视,不再听那些自己根本不懂的东西。

  二人这聊就是个多小时,直到吃饭的时候,明教授还有些意犹未尽,不过叶飞毕竟是第次来,他也不好意思拉着聊个没完,见妻子已经做好了饭,便暂时停了下来。

  此时的明母已经收拾好了心情,虽然面对叶飞时还忍不住有些羞涩,但也能不那么慌乱了。

  快要吃完饭的时候,明教授问叶飞道:“小满,你晚上有什么事吗?如果没有的话,能不能留下来,咱们再聊会。”

  叶飞此时心中也正打着留下来的主意,闻言立马道:“没什么事,我回家打个电话告诉她们我不回去就行了,我也正想和伯父好好聊聊呢,这样也能长不少见识。”

  明教授见叶飞答应了,极为高兴,立马就想继续刚才的话题,不过此时却已经到了新闻时间,这可是他每天必看的,所以也只能先看新闻了,而明月心和她父亲样,对时事非常关心,也把眼睛放在了电视上。

  叶飞见此,心中大喜,说道:“伯父,心姐姐,你们看电视吧,我帮阿姨收拾下。”

  明教授虽然知识极为渊博,但却是个很传统的男人,在家里是什么家务也不会做的,而明月心虽然平时也会帮忙做,但现在却是不可能,所以在客气了下后,也就由得叶飞了。

  帮着明母收拾好桌子,叶飞端着盘子碗筷跟她进了厨房,随手将门虚掩上,把手里的东西放下后便把抱住了她,在她耳边道:“好姐姐,这几天不见,都快想死我了!”

  美妇被他这么抱,立马像是虚脱了般,身子软倒在他的怀里,对于那天的销魂,她也是经常回味的,现在直恨不得立马能和叶飞重温下,不过却也知道现在并不是时候,于是小声说道:“不要,不要这样好吗?他们就在外面。”

  “我不管,我怕放开,以后又找不到你了!”叶飞说着,抱在她腰上的双手已经向上移去,攀上了她高耸的部位。

  敏感的地方被叶飞那双温暖的大手包裹住,美妇的身体更软,低声哀求道:“好弟弟,姐姐求你了,不要在这里好吗?”

  “那好吧。”叶飞不再勉强她,问道:“不过这次姐姐总应该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了吧?”

  “姐姐叫苏玉娴。”事到如今,她知道自己这辈子恐怕都躲不开叶飞了,而且她心里也不想再躲了,所以不介意告诉他自己的名字,可是说完后,发现叶飞还是没有放开自己,不由问道:“我已经说了,你怎么还不放开呀?”

  叶飞拉过她的只小手,放到自己身上的某个地方,苦着脸道:“我是想放开你,可是它却不想,怎么办啊?”

  苏玉娴感觉自己的小手碰到了个硬硬的东西,心里明白那是什么,脸上微微红,不过却没有躲开,而是了隔着衣服握住它,轻轻捏了下,笑道:“你想怎么办就怎么办,我才不管呢。”

  苏玉娴的表现让叶飞知道,她已经接受了自己,不由大为高兴,更加用力得抱着她,哀求道:“好姐姐,你就帮帮我吧。”

  “那你要我怎么帮?”苏玉娴不忍看到他这付样子,心中软,就想答应他。

  叶飞露出丝坏笑,在她耳边轻轻说了句,苏玉娴脸上红,啐道:“我才不帮你呢!”

  “那好吧!”叶飞竟然就这么放开了她,作势就要出去,苏玉娴吓了跳,急忙拉住他,指着他那个大大的帐蓬道:“你就这么出去?”

  “不这么出去又怎么出去?谁叫你不帮我的?”叶飞脸的无赖相。

  苏玉娴脸上更红,咬了咬嘴唇,似乎下定了什么决心,轻轻把门反锁上,然后走到叶飞对面,慢慢蹲了下去。

  伸出有些颤抖的双手,苏玉娴有些笨拙得解开叶飞的腰带,然后把他的裤子连同内裤起抓住,轻轻往下拉去,可是在拉到半的时候,却被什么东西挡住了,不由用力拉了下。

  “啪”!随着衣服拉下,叶飞那根早已硬得发疼的大鸡芭猛得弹了出来,由于姿势的原因,正好打在苏玉娴圆润的下巴上,发出声脆响,然后从她的俏脸上滑过,直直得竖在她的眼前。

  苏玉娴紧紧盯着这根让她这几天都睡不好的大鸡芭,眼神有些迷离,虽然上次被它在b里狂了近两个小时,但这还是第次这么近距离得看它,那狰狞的样子不但不让她反感,心里反而极为喜欢。

  叶飞弯下腰来,拉过她的双手,都放在自己鸡芭上,嘴里问道:“好姐姐,它这几天都好想你啊,你想它了吗?”

  “想,好想!”苏玉娴如梦呓般回答着,双手很是自然得握住它,轻轻套弄起来,双目紧紧盯着那紫红色的大头,眼神有些痴迷。

  叶飞的鸡芭极大,苏玉娴双手握住后还能露出个头来,看着她那张近在咫尺的小嘴,叶飞很想让她给自己含住,可是也知道这事不能急在时,只是夸赞着她:“好姐姐,你弄得我好舒服,再快些。”

  得到了叶飞的夸奖,苏玉娴似乎很是高兴,握着他鸡芭的双手更用力了些,套弄的速度也有所加快。

  但是这样的刺激对于叶飞来说还是太小了点,苏玉娴直套弄了近十分钟,手臂都有些酸了,可是叶飞却点发射的迹象都没有,不由抬起头问道:“弟弟,你怎么还不出来呀?”

  看着美妇在自己胯下抬头的样子,叶飞心中极为兴奋,特别是她那张性感的小嘴随着说话张合,更是让他心中火热,趁着这个机会说道:“可能是刺激不够吧,如果只是这样,恐怕个小时也出不来。”

  “啊?那怎么办呀?”苏玉娴有禁有些着急,现在已经过了十来分钟了,而新闻也只有半个小时,哪里有个小时的时间给他们?

  叶飞把她拉了起来,伸手到她的居家长裙里,隔着内裤摸了摸她那早已湿透的小马蚤b,故意说道:“它是想进这里了,如果没有个洞给它钻的话,它是不会满意的。”

  苏玉娴此时b也是痒得不行了,也很想叶飞能把鸡芭插进来给自己解解痒,但是心里却明白,如果让他自己,那自己肯定会忍不住叫出来的,而旦叫出来,恐怕就会被女儿和丈夫发现了,于是只有强忍着欲火,摇头道:“不行,不能在这里做,还有别的办法吗?”

  “这个”叶飞双目盯着她的小嘴,帮作迟疑。

  苏玉娴立马明白了他的意思,知道他是想让自己帮他交,这种事她在书上和小电影上也是看到过的,那时候感觉很是恶心,自己更是从来没有做过,可是现在面对叶飞,她心里竟然没有点排斥,甚至很想尝尝叶飞的鸡芭是什么味道,于是不再等叶飞说什么,又慢慢蹲了下去,双手握住鸡芭,盯着头看了会,然后慢慢得张嘴含了上去。

  “嘶!”叶飞不由爽得吸了口凉气,虽然苏玉娴并没有什么技术可言,可是想到她的丈夫和女儿就在外面,而她却含着自己的鸡芭,心里的那种刺激却是巨大的。

  也许是对交有些天赋,苏玉娴虽然是第次做,但很快就掌握了些技巧,虽然还不能像些老手那样玩些深喉什么的,但也让叶飞极为舒服了。

  “好姐姐,你做得很好,弄得弟弟的鸡芭好舒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