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4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到为止,随后就和她们起聊起了女孩喜欢的话题,让气氛重新活跃了起来。

  中午的时候,叶飞带着四个女孩,又叫来了两位美女老师,和她们起吃了顿午饭,然后就带着肖菲离开了。

  原本对于出来后先找谁,叶飞是没什么计划的,既然宋慈和肖菲在身边,那自然是她们优先,只不过,宋慈今天有些不方便,所以就便宜了张琳心和肖菲这对本是叶飞的奴的母女花。

  对此,宋慈可是非常郁闷的,上次在京城,为了先让妈妈来,她谎称自己和莉丽雅都来了那个,结果叶飞因为有事,第二天就离开了,而现在回到望海,好不容易有机会让师父对自己行使下他「炮友」的义务了,可是也不知道是不是上天惩罚她说谎,正好赶上了她和莉丽雅真的来了那个。

  接下来的几天,叶飞可以说是享尽了风流,白天以上学为理由,满城市乱跑,和自己那些分布在城市各处的女人们尽情欢好,而到了晚上,则是和家里的女人们玩偷情的游戏,总之是没个消停的时候。

  第千零二十七章亲妻亲岳母

  就这样直过了近个星期,终于有了些变化。

  这天早上,把小妹送到学校后,趁着这几天的时间把所有跟自己已经成了夫妻的众女挨个安慰了个遍的叶飞正在考虑到哪里去,身上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老公,你的亲老婆和亲丈母娘回来啦,想我们没有?」电话刚接通,里面就响起了林灵的声音,随着叶飞身边的女人越来越多,林灵虽然并没有表现出什么不满来,但多多少少还是会有些失落的,所以总是在没有别人的时候自称是他的亲老婆。

  而对此叶飞也没意见,毕竟她才是自己真正的未婚妻,自己这样风流,是有些对不起她的,而且林灵很有分寸,当着别人的面从不会用这个称呼,与其说是争风,倒不如说是趁着独处的时候跟叶飞撒娇而已。

  「想啊,实在是太想了!」叶飞嘿嘿笑道:「没有你们在身边,老公的鸡笆都快要憋得炸开了。」

  随着和叶飞越来越亲密,现在的林灵也变得彪悍了许多,听到他的话后非但没有害羞,反而嗤之以鼻道:「你身边每天都有那么多好1b1等着,还能憋着你?」

  「你不样嘛,你可是我的亲老婆。」叶飞笑道:「我现在就想我的亲老婆!」

  「我看你是想亲丈母娘吧!」林灵哼哼道,对于自己的老公,她可是很了解的,知道相比起自己这样的小丫头,他对妈妈这样的成熟美妇更有「性趣」

  「都有,都有,乖老婆,你们快把1b1准备好,老公这就去用大鸡笆安慰你们!」叶飞哈哈大笑道,说完就挂断了电话,驱车向林灵家的方向而去。

  林灵打电话的时候,肖含月就在她身边,不过由于手机没开免提,肖含月并没有听清楚叶飞说了什么,所以见女儿挂了电话,就忙问道:「灵儿,小满他怎么说?」

  「他说啊,让你这个亲丈母娘准备好,掰开1b1,等着他的大鸡笆降临。」林灵笑嘻嘻的说道,和叶飞这下分开了十几天,她可是想的厉害了,虽然只是说了几句荤话,她的胯下竟然就已经有些湿了。

  相比起女儿,虎狼之年的肖含月更加不堪,只是听女儿这么说,她竟然就双腿软,坐在了沙发上。

  「妈,你不是吧?」林灵见状,立马幅大惊小怪的样子:「要来的是我老公诶,怎么你这个做妈的听到我老公的大鸡笆,腿都软啦?那1b1得痒成什么样了呀?」

  「死丫头,告诉你,老娘的1b1就是痒了,就是喜欢让女婿的大鸡笆,怎么了?」肖含月现在在外人面前仍是那幅高贵大方的样子,但是私底下却越来越彪悍,因为她知道,自己心爱的女婿就喜欢这个调调,因此毫不犹豫得和女儿斗起了嘴:「别跟我说,你的小浪1b1就没痒。」

  「痒了又有什么用?」林灵叹息了声,故作幽怨的说道:「那坏蛋更喜欢自己的丈母娘,人家这个做老婆的,1b1痒不痒他才不管呢。」

  肖含月自然清楚自己的女婿是个什么德性,更猜得出他来了之后,第个的九成会是自己,不过此时她正和女儿斗嘴,自然不会顺着她说:「那可不定,你是他的亲老婆,他自然第个你了。」

  「那敢不敢跟我打个赌呀?」林灵步步紧逼的说道。

  「好呀,你说赌什么吧。」肖含月寸步不让的问道,虽然明知道自己有九成可能输,但是就当跟女儿女婿玩了,这么多天没见,见面就成不变的1b1,似乎没什么意思,倒不如趁机弄个花样来玩。

  其实林灵也只是随口说,并没有打算真的要和妈妈赌什么,因此时间也不知道用什么做赌注的好,想了想才道:「这样吧,如果老公来了先你,就是我赢了,那样的话,他和古姐姐的事咱们就不参与,任他们自己发展,如果他先我,就是你赢,那就依你的。」

  这次回老家,她们母女之所以迟迟不回来,确实是那家那边有点事,而且还通过这件事认识了位很美气质很独特的女人。

  在和这个女人熟悉了之后,林灵觉得对方很不错,就想制造机会让自己的老公把她也收了,而肖含月对此虽然也不反对,但是她却要谨慎些,认为还需要再考查下,等绝对没问题了,再进行撮合。

  不得不说,叶飞的运气实在是太好了,他身边所有的女人都是这么善解人意且通情达理,虽然内心深处偶而也不免有些小小的醋意,但行动上却没有个让他为难的,甚至像林灵母女这样主动帮他找女人。

  肖含月没想到女儿竟会拿这件事来和自己打赌,时间不禁有些迟疑起来。

  「怎么样,不敢了吧?」见妈妈不说话,林灵有些得意的说道,末了又装出幅可怜兮兮的样子:「唉,我怎么会有这样的妈妈,这样的老公呀,总是喜欢把我这个做为关系纽带的中间人扔到边,自己去1b1。」

  被女儿这么激,肖含月也顾不上想其它的了,哼了声道:「赌就赌,怕你呀?」

  「这下你输定了。」林灵嘻嘻笑道:「不行,我得先帮老公检查下,他岳母的1b1是不是已经准备好了,要是不够湿,会起来可就不好玩了。」

  说着,林灵就扑到了妈妈的身上,小手直接伸进她的裙子里,隔着早已湿透的小内裤在她1b1上摸了下。

  由于家里的暖气开的很足,母女二人今天早上回来后就直接换上了很单薄的衣服,肖含月是套居家长裙,下面只穿着双保暖的长丝袜和条小内裤,而林灵也差不多。

  肖含月本就欲火焚身,被女儿这么摸,就痒得更厉害了,忍不住咯咯浪笑着反击了起来:「你这个小马蚤1b1肯定已经准备好了,快让妈妈看看,你的1b1湿成什么样子了。」

  第千零二十八章母女撕1b1战

  就这样,这对在外人眼里个高贵个清纯的母女边等待着她们共同爱着的男人,边说着让人听了都脸红的话并相互打闹着,很快就变得衣衫不整起来。

  结束了和林灵的通话后,叶飞就驱车直奔她们家中,不过由于是上班高峰期,路上的车辆很多,速度怎么也快不起来,所以当叶飞终于到了地方的时候,已经是半个多小时以后了。

  林灵家的钥匙叶飞是有的,所以他并没有让自己的未婚妻和准岳母来给自己开门,把车停在了她们家楼下,然后直接上楼,用钥匙打开了家门走了进去。

  刚进门,叶飞就被里面的情景给惊呆了,只见这对诱人的母女花相互纠缠着,在客厅的沙发上滚来滚去,而且已经不能用单纯的「衣衫不整」来形容了,母女二人的裙摆都卷了起来,肖含月的下身只剩下了条丝袜,另只和她的内裤都已经不在身上,随着翻滚,她那被乌黑的1b1毛覆盖着的诱人马蚤1b1时隐时现;而林灵则是更加彻底,下半身直接就是光着的。

  这是什么情况?看到这诱人的幕,叶飞在心中火热的同时也不禁有些疑惑,难道是她们母女等不及自己来了,像以前的玉无瑕和小姨样,玩起了百合?这让他不禁更加的热血。

  其实也不怪叶飞会这么想,母女二人闹了阵子之后,都有些累了,此时正上下的相拥着在沙发上娇喘,如此情形被叶飞这个邪恶的家伙看到,不误会才怪。

  由于已经开始修练玄阴诀,而且也都被叶飞用炫阳诀洗礼过,虽然没有跟着去山谷,与叶飞之间的心灵感应远远比不上柳亦茹她们,但是在叶飞进来的瞬间,母女二人还是第时间发现了他。

  相比之下,还是林灵的反应更快些,再加上她本来就在上面,于是猛的个翻身,面对着刚刚进门的叶飞骑在妈妈的肚子上,双手扳住妈妈那双条光着条穿着丝袜,却同样诱人无比的性感玉腿,用力向两边分开,露出她双腿间正在汩汩溢出滛水的大马蚤1b1,对叶飞说道:「报告老公,你丈母娘的马蚤1b1已经准备好了,快用你的大鸡笆她吧!啊」

  说到后来,林灵突然发出声惊呼,却是肖含月趁着她得意的时候猛的反击,下将她掀翻在沙发上。

  将女儿按在沙发让,给她摆出个翘臀待的姿势,肖含月又用双手分开了女儿那两瓣娇俏的小屁股,同样让女儿的小嫩1b1暴露在叶飞的眼前,然后用充满成熟妇人特有的诱惑声音说道:「乖女婿,阿姨已经老了,1b1也老了,起来不舒服的,你看灵儿的1b1多水嫩呀,还不快把你的大鸡笆插进去!」

  母女二人都是玄阴诀刚刚入门的功力,因此力量也差不多,林灵自然不可能被她妈妈长期制服,还没等叶飞有所反应,她便下挣脱了妈妈的控制,返身扑在她的身上,刹那间,这对个成熟性感个娇俏可人的母女花就这么近乎全裸的当着叶飞的面又开始了滚来滚去的动作。

  看着这等情形,叶飞倒是不急了,上前几步,在另外张沙发上坐下,开始近距离的欣赏起这场难得的母女撕逼战来这可是真正意义上的撕1b1,母女二人相互攻击,目的只有个,那就是把对方的1b1掰开,诱惑叶飞把他的大鸡笆插进去。

  由于场面太过香艳,叶飞看了会之后,就再也无法压制自己的欲火了,于是趁着林灵再次占了上风,将她妈妈压在下面,并对着自己迫使她把1b1露出来后,叶飞也有了行动。

  猛的从沙发上跳起来,叶飞在秒都不到的时间里脱下了自己的裤子,然后对准位置,将自己那根早已被她们母女诱惑得坚硬如铁的大鸡笆狠狠的捅进了岳母的大马蚤1b1里。

  「啊好爽!」空虚无比的马蚤1b1瞬间被女婿的大鸡笆填满,肖含月不禁爽得大叫了声,原本准备反击的力气也彻底被女婿的大鸡笆下捅散,只能乖乖的躺在那里,任由女婿滛了。

  见叶飞最终还是第个把鸡笆插进了妈妈的1b1里,林灵非但没有任何的失落,反而十分的高兴,笑道:「妈,怎么样,我老公还是比较喜欢你吧,还不认输?」

  然而,林灵还没来得及高兴多久,她的身子就被叶飞下抱了住,然后用双手托着她的细腰,让她面朝下的虚浮在她妈妈身体上方。

  抱起未婚妻后,叶飞边开始在岳母的马蚤1b1里抽锸自己的大鸡笆,边把头埋进未婚妻的胯下,在她的小嫩1b1上又吸又舔起来。

  这下,轮到肖含月高兴了,她边享受着女婿的大鸡笆在她的1b1里抽锸带给她的快乐,边呻吟着断断续续的说道:「到底是谁输了乖女婿只是用他的鸡笆妈妈的1b1而已对你的小马蚤1b1却是用舌头去舔你说他更喜欢哪个?」

  「那我不管,咱们比的是老公先谁的1b1,只有把鸡笆插进去才算呀,所以还是你输了。」林灵却是笑道,她的1b1虽然也被叶飞舔得很爽,但快感终究还是比直接被大鸡笆小的多,因此说起话来也比较顺畅。

  「好啦输就输嘛输了就能第个被好女婿妈妈赚到了哈乖女婿加快些速度使劲儿的我呀」肖含月此时被女婿的大鸡笆得马蚤1b1爆爽,哪里还顾得上和女儿斗嘴,而且,就算她输了也没什么,以叶飞的强大与聪明,自己为他担心似乎根本就是多余的。

  第千零二十九章母女的赌约

  肖含月不说话了,叶飞却是被她们母女的话引发了好奇心,于是从林灵的胯下抬起头来,边依着岳母的话,更加用力得干着她的马蚤1b1,边问道:「你们赌的什么啊?」

  「老公你现在别问了,还是专心的我妈吧,倒时候你就知道了,总之对你来说是件大好事儿。」林灵欣赏着妈妈被自己的老公得满脸舒爽的表情,笑嘻嘻的说道。

  叶飞顿时明白,林灵所说的应该就是之前她那神神秘秘的所谓惊喜了,于是也不再问,只是大喝声道:「好啊,竟敢对老公隐瞒,看我不家法伺候!」

  说着,叶飞把林灵的身体放了下去,让她趴在她妈妈的身上,然后猛的从岳母的马蚤1b1里拔出鸡笆,又瞬间将这根带着岳母的体温和滛水的大鸡笆用力得贯入了未婚妻的小嫩1b1,并快速抽锸起来。

  这下,轮到林灵说话不利索了:「坏老公你耍赖还没有把妈妈爽呢就来人家了」

  「放心,你们娘儿俩都有的!」叶飞哈哈大笑着,在未婚妻的小嫩1b1里抽锸了几十下,又拔出大鸡笆,重新捅进岳母的大马蚤1b1里。

  就这样,叶飞挺动着大鸡笆,在这对母女花的大小马蚤1b1里来回的干,直把她们得浪叫连连,而母女二人由于面对面的叠在起,随着叶飞的干,她们那两大两小四只奶子也在隔着衣服相互摩擦,更给她们多增了份快感。

  时间,房间里再也没有了对话声,只有肉体撞击的「啪啪」声和母女二人被得高嘲连连的娇喘和浪叫。

  半个多小时后,母女二人已经各来了三次,算是稍解了这十几天的相思之苦,而这个时候,叶飞也到了极限,大吼了声,把又浓又热的液喷进了未婚妻的小嫩1b1里。

  高嘲过后,三人暂时分了开来,肖含月看着女儿那正在往外溢出滴滴液的小嫩1b1,忍不住笑道:「怎么样,我说他还是最疼你吧,你看他全都射到你1b1里了。」

  「那当然,他是我老公嘛,你个当丈母娘的,能让女婿的大鸡笆就已经很过分了,还想要女婿的液,真是太贪心了。」林灵得意的笑道,当着叶飞的面跟妈妈这样开玩笑,不但让叶飞兴奋,她自己也很有感觉。

  肖含月立马很配合的露出了幅可怜兮兮的样子,看着叶飞问道:「好女婿,难道岳母的1b1着不舒服吗?你怎么都射给灵儿了?」

  「没关系,咱们接着来,我定把岳母大人你的马蚤1b1射得满满的!」叶飞笑道。

  听到女婿的话,肖含月不由十分的心动,在自己高嘲的同时能让女婿的大鸡笆顶紧自己的马蚤1b1,并在里面喷射,那才是最爽的,她已经好久没有享受过了。

  不过,最终肖含月还是摇了摇头:「先不要了,咱们还是收拾下吧,会有客人要来呢。」

  「客人?」叶飞不解的重复了遍。

  「就是我和灵儿在老家认识的,已经约好了今天会来拜访,会应该就到了。」肖含月解释道,本来她是打算让女婿来满足下自己和女儿,然后就让他离开的,不过既然打赌已经输给了女儿,那也就改变了主意。

  「就是位很美的大姐姐啦,你见到定会动心的。」林灵终于还是没等到人来,就说出了她所谓的惊喜。

  「既然是这样,那好吧,先放过你们,等客人走了再好好你们的马蚤1b1!」叶飞说道,同时将自己光着的下身对这对娇艳的母女花挺了挺。

  母女二人自然明白叶飞的意思,当下双双凑了过来,起在叶飞的鸡笆上又吮又舔,直到把他的大鸡笆舔得干干净净。

  然后母女二人又相互把对方的1b1也舔了遍,肖含月更是把女儿1b1里那些叶飞刚刚射进去的液吸了出来,吃了下去,其实要想清理,她们最好是洗个澡,但是由于她们心爱的男人喜欢看这些,她们倒也很乐意做。

  看着未婚妻和岳母相互舔1b1的场景,特别是岳母从她女儿的1b1里把自己的液吸出来,叶飞忍不住想起了自己的女儿在自己妈妈1b1里往外吸液的情景,心头顿时又是阵火热,只恨不得什么也不管了,继续狠狠的干这对母女,不过最终还是忍住了,毕竟她们所说的客人随时都有可能会来。

  相互把对方的1b1舔干净后,母女二人并没有再去洗澡,只是回房间换了衣服,又出来帮着叶飞把有些狼籍的客厅收拾了下,最后又打开窗子,让客厅里那股滛靡的气息散了出去。

  刚做完这些,林灵的手机就响了起来,她拿出看了眼,笑道:「是古姐姐,她来的还真是时候呢。」

  接通电话,林灵和她的古姐姐说了两句,然后就出去接人了。

  「这个什么古姐姐,是什么人?」林灵出去后,叶飞问肖含月道,他现在虽然雄居东南,绝对算是方霸主,但暗中的敌人却还是有的,因此对于每个要接近的人,都是要提防下的,特别是这种借着自己身边的女人拉近自己的人。

  肖含月的心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