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九章 要么顺从,要么死亡(求订阅!)(1/2)

加入书签

  台湾海峡最窄处从福建平潭岛到新竹,直线距离大约是一百三十公里。

  这段看似不远的距离,中间相隔的海道却是很难跨过的天险,被人称之为黑水沟。

  黑水沟,是澎湖水道的俗称。

  澎湖水道流速最急,深不见底,海水颜色如墨染般,故称黑水。

  若从厦门到台湾,必经大洋;

  若选在澎湖中转,由澎湖到台南鹿耳门,则必经小洋。

  大洋和小洋,导致东西两向横跨海峡十分艰难,更因水深无法下锚固定,风帆船必须顺风急行,若来不及通过,便会被海流卷走,迷失方向。

  故有:十去,六死,三留,一回头,大约是平均十人中,就有六个会死在海上,只有三个能平安到达,最后一个转头放弃渡海。

  当然,这种情况是不会发生在梁山军身上,出现这种情况的船大多都是那些小舢板人力木船,而梁山军的船都是大船,过黑水沟时,一口气就冲过来了。

  梁山军碰到的最大的麻烦是疾病。

  亚热带热带的温暖湿润气候,使得区域性的传染病和风土病较北方更为严重。

  梁山军登陆台湾不久,就陆陆续续有三分之一病倒了。

  幸亏李衍走到哪都带着安道全,梁山的所有军队又都有随军医师,要不然,麻烦可就大了,搞不好一下子就会折损过半,关键是还拿不下台湾这块地盘。

  一出现大规模病倒的现象,李衍立即让李俊回去再取孔厚和五百名医师来,同时取来了大量药材。

  安道全和孔厚联手,很快就将病情控制住了,并研制出了特效药。

  与此同时,李衍一发狠,在西部广袤的大平原上放了一把大火。

  这把大火烧了整整二十二日,在岛上烧出上千平方公里的白地。

  也不知是不是因为李衍放的这把大火,白地上的瘴气竟然没那么厉害了。

  再后来,李衍发现当地土著爱咬槟郎,这东西好像对防御瘴毒有一定的作用,便强令所有人都嚼槟榔。

  另外,李衍又强令人人都喝烧开了的水,亲自根据后世的知识规划建立卫生系统,等等

  总而言之,尽管坚难,但梁山军最终还是在台湾这片土地上站住了脚。

  台湾郡未来的郡城。

  李衍一边看着陶宗旺和金大坚指挥着梁山军最大的两个两军规建台湾城一边道:济州岛刚建得差不多了,就将你调到这里开荒,这里的条件还这么艰苦辛苦你了,兄弟。

  王伦笑道:我还怕哥哥让我在济州岛上待一辈呐。

  李衍将脸一板,道:这是什么话,此前济州岛上存放了咱们从高丽弄到的大部分钱粮,自然得找一个稳妥的人管理那里,如非如此,我就叫你去汉城代替我坐镇了。

  王伦笑说:小弟只是说笑而已在济州岛上待了几年,小弟的心态比以前好多了,哥哥乃是天命所归之人,只要小弟尽力辅佐,将来必有光宗耀祖封妻荫子的一天。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