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1/2)

加入书签

  分别

  离1754年的圣诞节还有不到半个月。

  这天蒙特卡姆侯爵回来得很晚。进门后,他将身上那件发旧的军大衣往沙发上一扔,神情严肃地意示我随他去书房。

  “欧叶妮,我的乖女儿,战争就要爆发了。”他把书房门关好,尚未转过身就开口对我道。

  我一怔。“战争?我们要和谁打?”在我的意识里,战争应该发生在遥远的欧洲大陆,还记得去年跟随科萨诺伯爵去维也纳,他说起过法奥结盟,马上就要开启新的战争的事情,没想到远在美洲的法国人也得参与这场战争。

  “英国人,他们就在我们脚下这片土地上准备正式宣战了。”侯爵走到桌边,在一个玻璃杯里注满酒,一饮而尽。

  “他们为什么要宣战?理由是什么?”我连忙追问道。

  “土地,除了土地还有什么?你知道,在英国十三个殖民州,西面的阿巴拉契亚山和伊利湖以南的俄亥俄流域有着大片大片尚未开垦的荒地,从上个世纪就属于我们法兰西王国。但那些贪婪的英国佬早就对这片土地觊觎多时,经常派部队侵扰,并用小恩小惠拉拢当地的印第安人加入他们的阵营。”侯爵边说边用手杖指向墙上一幅巨大的地图。“从今年起,他们加大了侵略的步伐。六月时,一个名叫乔治·华盛顿的军官带领数百人袭击了我们的一个前沿哨所,打死打伤数十人,直到不久前我们才派重兵击退他。”

  “乔治·华盛顿?”我脱口而出,这个有些耳熟的名字引起了我的注意。

  “对!乔治·华盛顿,一个二十出头的英属殖民地军官。怎么,你知道他?”侯爵问。

  “不、不,我不认识英国人,这只是一个很常见的名字罢了。”我忙解释,心想不会那样巧吧,但也不好说。

  “嗯,一个太普通不过的英国名字,但他可不是一个令人小瞧的普通角色,听被他击败的士兵说,他比狐狸还要狡猾,比美洲狮还要英勇……”侯爵放下酒杯,坐到一把笨重的扶手椅上,沉思了片刻:“他们的目标是凯迪斯纳堡,从这次袭击就可以断定,他们是想拿下凯迪斯斯纳堡。”说着,他又一下子站了起来。

  “侯爵?”

  “抱歉,我跑题了。什么事,我的乖女儿?”他面向我,看得出他在我面前尽量掩饰着自己的烦恼,不希望把工作上的不快传给我。

  “因为您击退了华盛顿,英国人难道会来报复我们吗?”我问。

  “不完全,但这却是发动战争最好的借口。”侯爵说:“今天总督阁下对我亲口说,有来自英国的情报,他们的首相已经批准,明年春天将向我们展开大规模攻势,目的是将我们彻底赶出俄亥俄流域,并切断加拿大和路易斯安那的南北通道。”

  听了他的话,我在心中叫苦不迭。自己千辛万苦逃到美洲,目的就是想安安全全躲起来,没想到这里可能没有谋,但战争的霾竟也随我飘洋过海来到美洲。

  “欧叶妮,圣诞节我不能在家陪你了。作为统帅,我要亲自下到各个军营哨所区视察、慰问。为了我们的法兰西,士兵们抛弃妻子来到美洲,不能和自己的家人欢聚在圣诞树下。而作为他们的长官,他们中的一员,我岂能独自享乐成立温暖的炉火和丰盛的晚餐,所以我决定以身作则,和他们同甘共苦。”

  侯爵的慷慨激昂让我很感动,当然也不愿做他的包袱,于是我点点头,支持他的决定。

  “只是……”侯爵欲言又止,他望着我,眼中流露出一丝歉意。“只是我不能再照顾你了。”

  “没关系,我会照顾好我自己的。”我笑着说道,希望他安心。

  “我很不放心将你一个人留在魁北克。现在战争一触即发,魁北克迟早也会变成战场,我可不敢辜负布里萨侯爵对我的信任和重托。因此,我倒有个主意。”

  “什么主意?”

  “将你托付给吕西安。”

  “我哥哥?”

  “对,他是你在这里唯一的亲人,我相信他一定会尽全力保护你,在保护亲人和朋友方面,布里萨家族的男人个个是好汉。”

  他话音刚落,突然一阵敲门声响起。侯爵忙起身去开门,家里的老仆探进头来。

  “大人,布里萨先生求见。”

  “真是巧,真是巧!快请他进来!”侯爵的表情很意外,他大声说道。

  我也颇感意外,没想到吕西安竟会在此时主动登门拜访,他可是个无事不登三宝殿的人。

  “尊敬的蒙特卡姆侯爵,您好。”吕西安一进屋便恭谦地行了个礼,“还有你,我的好妹妹,我这次是来辞行的。”

  “辞行?”侯爵和我都是一愣。

  吕西安将手放在嘴边轻轻咳了一声:“是这样的,我刚接到任命,教会让我去安大略湖边的一个休伦人部落,他们部落的传教士不久前去世了,任命我接替他的职务。”然后他又看向我,眼中满是遗憾之情。“抱歉,欧叶妮,我不能和你一起共进圣诞晚餐了。”

  “太不巧了,我正要去边境哨所巡视,不放心将你妹妹一人留在魁北克,正想把她托付给你,没想到你也……”侯爵悻悻地说。

  听罢侯爵的话,吕西安的眼中竟跃出感激的神采。看来他的内心其实是很愿意我陪在他身边的,虽然这可能令他那颗已彻底献给天主的心更加矛盾。

  这些天,我俩都怀着不同的观念和想法来逃避对方,他害怕自己战胜不了那不伦之恋的念头,而我则对他那种暗的狂热感到不安和恐惧。但是无论我们如何逃避,无法叵测命运却仍想将我俩牢牢绑在一起。

  我们三人好半天都没说一句话,直到蒙特卡姆侯爵率先打破了沉默:“欧叶妮,你不能一人留在魁北克。这样好了,你跟我去军队,或者……”

  说着,他扫了一眼吕西安。

  “……让欧叶妮跟我走吧,那都是些早已入教的印第安人,我相信在那里她会很安全。”吕西安看了看我,转头对侯爵说道。

  他俩同时看向我,似乎在等待我的选择。

  面对吕西安的邀请,我竟有些犹豫。可是有选择的余地吗?就算战火暂时烧不到这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