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回 高桥马鞍与马镫(1/2)

加入书签

  “晚稻有这样的产量,不下居功至伟,居功至伟x。”刘备毫不吝啬地赞美起来。

  肖七呵呵笑道:“主公太夸奖了,这全是主公鸿福所致。”谦让一下后,肖七话锋一转道:“其实今天我来是有更重要的事的。”

  听肖七这么说,刘备‘哦’的一声,道:“不下,什么重要的事?”

  肖七道:“元直先生,你看再过半个月,是否是我军夺取樊城的良机到拉?”

  “半个月?”望着肖七淡淡的微笑,徐庶脑筋急转,良久,徐庶道:“樊城守将于禁,持军严谨。曹**每次出征,不是用为先锋,就是作为后拒,可见倚见之重。如今探子回报,樊城守军一万,我军能战之士不足两万,还要留兵守汝南,那么最多只能出动一万人攻樊城。”

  抬头望眼肖七,徐庶道终于:“不下可是想从晚稻收割入手?”

  “**啪,……”肖七**啪掌,笑道:“徐先生果然知微见著,只要给半点提示,就能举一反三。”

  走到地图旁边,肖七向刘备、徐庶缓缓地将自己的xx说了出来。

  徐庶听毕,嘘了口气,对刘备道:“主公,不下此计,我看已是百无一失了。”

  心中细细一思量,刘备道:“既然如此,那离出征樊城就只有十天左右的时间了,不下你**再去各县田间,就留在汝南与元直一起,督办各种出征事宜。”

  第二天,肖七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拉着徐庶来到赵云的**军训练场。

  见到徐庶与肖七来到,赵云赶紧过来。校场上,**兵们正在进行障碍训练。

  每五名**兵**在马上,手持武器,跃马跨过一根根横在前方的栏木,三人看了约半个时辰,就有**兵由于控马劳累,跨栏时从马上跌了下来。

  徐庶叹了口气,道:“这些新兵离曹**的虎豹**还是有**差距x。他们现在也只能象孙膑所言‘用**有十利:一曰迎敌始至;二曰乘虚背敌;三曰追散击**;四曰迎敌击后;五曰遮其粮食,绝其军道;六曰败其关津,发其桥梁;七曰掩其不备,卒击其未振旅;八曰攻其懈怠,出其不意;九曰烧其积蓄,虚其市里;十曰掠其田野,系累其子弟。此十者,**战之利也。’这样的**兵在近战中,**手难随心所**地使用刀剑和**矛,劈砍或刺杀落空,只能起到辅助作用x。做做侦察、侧翼包抄、**扰遮断、偷袭和追击,还是可以的,但并不能**为作战主力x。更不用提xx承担整个战役了。

  赵云道:“军师放心,云会督促他们加紧练习的。现已有一百老兵能在飞奔的马上,控弦拉弓了。”

  “子龙还能让他们****?”徐庶不禁惊奇地问道。

  赵云道:“以前某在幽州公孙瓒处效力时,向乌恒人学习过****。只是普通士兵难以在飞奔的马上,控制**马匹,否则****还是比较好学的。”

  肖七神**一笑,道:“子龙,我送给你一个大礼物,包你的士兵能在数天内,将****掌握好。如果你的**兵多拉,真能起到左右战局的作用呢。”

  赵云半信半疑道:“真的?什么礼物?”旁边徐庶也不禁睁大双眼,看着肖七。

  肖七道:“军师,子龙,你们看,子龙现在坐的马鞍。”

  “马鞍?”徐庶、赵云疑**地向赵云座下马鞍看去。

  肖七道:“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