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回 箭矢不足奈若何(1/2)

加入书签

  刘琦的话,听得肖七心中直乐,三十多岁的人了,也许是被蔡氏一族压抑得太久,今ri见可能将敌手的一员大将拉拢过来,心态就已失常。一时只顾着拉拢蒯越,却不知这素未谋面,但智谋惊人的凤雏先生也有可能**为他的一种借力的。

  庞统这人,早就习惯了别人的一贯冷眼。刘琦这种损人而讨他人**的把戏,他哪里又看不出来?只是今ri见到肖七,又见肖七的表现如此出人意外。高傲的他,也只是淡漠地瞅了刘琦一眼,遂不再理会,而那双怪眼,直直地盯住肖七。。

  倒是尴尬了蒯越,自庞统去年**遂自荐,协助自己防守江夏以来,这位以前名声不**的庞统庞士元,见招扯招,已不知击退过多少次江东大军的明攻暗攻x?

  如此人才,就算是自己大哥蒯良复生,也是难望项背。那就更别提当今荆州境内,其余的庸庸诸子了。

  按蒯越设想,自去年起,蔡氏一族就已对自己怀恨在心,多处刁难。那么既然二公子一方的阵营对自己不仁,也就莫怪自己不义投向大公子了。

  天遂人愿,主公刘表让大公子来镇守江夏,又不假思索毫无顾忌地招揽自己,正是求仁得仁,各取其需。这种好机会,为得锦上添**,蒯越已在心中,将庞统推荐给大公子了。

  哪知大公子太过看重自己,不识自己好心,反而刻意将庞统得罪。

  自认为熟知庞统脾**的蒯越,就已知道,这位相貌稀奇的才子,恐怕再难被大公子所笼络了。

  好在蒯越坚韧,不**声**中说道:“大公子、肖将军、士元,今ri难得周瑜没有攻城,就让我等四人,**醉一番,连榻夜话,如何?”说完,蒯越一手搂住庞统,一手搂住肖七,向着刘琦,恳切望着。

  刘琦本来想多多**出时间,与蒯越加强感情。但既然蒯越如此请求,怎么也的卖他一个面子了。

  酒席上,刘琦尴尬地让肖七将半路上遇见韩当大军,并与之**战的情况向众人一一述说。

  襄阳**ng兵不敌江东**ng锐,这其实在蒯越的意料之中。只是刘磐兄弟的罹难,太让蒯越反应不来,端在嘴边的酒杯,也不知不觉,就停在半空。眼神之中,满是悲愤。以前自己与刘磐兄弟,虽是劲敌,但兄弟阋于墙外御其侮,兔死狐悲下,蒯越**说道:“不杀徐盛,誓不为人”

  江夏城的暂时安全,蒯越的誓言,席间的气氛,也终于**起刘琦心中的****,重重一拍案几,刘琦朗声说道:“异度、不下、士元,你们助我,打退周瑜,生擒徐盛,**活剐了他,为子牢兄报此大仇。”

  对于刘琦这种书生,肖七一路过来,已是完全**清了他的脾**。莫看他现在慷慨**昂、义愤填膺,但如果一旦战事实力,江东军攻破城楼,跑的第一个应该又是他了。所谓书生的****,其实仅仅是一时之间的义愤,做给他人看的而已。

  蒯越却霍地站了起来,紧握拳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