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姐妹(12)幸福的通关密语(1/2)

加入书签

  在某种程度上,晓岚和小枫有许多类似的地方。

  两个人都属于文静而纤细的类型。

  话不太多,大部分时间总是安静地听周遭的人讲话。

  偶尔开口说,言词虽然中肯,却似乎也不太表露出自己内心的真正想法。

  也许是不善于透过言语表达自己的感情吧作为一个倾吐的对象倒是蛮合适的。

  她们总是耐心地倾听,并适时地表现出理解和同情的表情。

  两人同样地都蓄着又直又亮的长发。

  胸部不大,身材纤瘦,但是比例十分匀称。

  如果再高个十公分左右,或许便能成为del吧

  从背后看的话,两个人有着极为神似的背影。

  当然,我的记忆或许已经有点不太可靠了。

  毕竟如今要我回想起十年前的小枫的身影,是一件既吃力又有点令人难过的事情。

  话说回来,和晓岚变得比较熟而能仔细端详她的背影,也不过是最近的事情。

  她是个药剂师,之前在台中的x总上班,一个人独自在台中租屋生活。

  丰原的家很少回去。

  -挪威的森林。

  怀着不安的心情刚转到新的小学校的我,第一次在全然陌生的班上遇见了小枫。

  同班两年后,再次见到小枫时,两人都已经是私立大学的学生了。

  简直像奇迹似的,在校园的小径中不经意迎面走过的我们居然认出了彼此。

  没有多久,我们变成了一对恋人。

  然后过了甜蜜的一年,直到小枫的新室友晓曦也就是我现在的老婆出现在我们面前。

  就像三流的小说情节一般,我同时又忍不住被晓曦那活泼随和的个性和火辣的身材所吸引。

  不到两个月的时间,便背地里偷偷地和她上了床。

  当时还稚嫩的我,干这种脚踏两条船的勾当,没多久便被小枫发现了。

  她经不起这种打击,在宿舍房间里割腕,幸好适时被晓曦发现,才没有酿成无可挽回的悲剧。

  对不起,都是我不好。

  我只是一时冲昏了头,犯下了全天下男人都会犯的错误。

  我还是只爱你一个人,请你原谅我吧lt;br>嫦业笔笨梢哉饷辞崴傻亟渤稣庑┗袄础lt;br>

  不过我办不到。

  我无法否认我是真的也喜欢晓曦。

  我在晓曦的身上看到仿佛夏夜的晴空下熊熊的营火般,不断燃烧的热情和不悔的感情付出。

  那令我感动得有点不知如何是好,只能随着感觉一次又一次地沉陷下去。

  另一方面,我对小枫也绝对没有任何不满。

  她就像是爱情小说。

  出现在社会适应不良的主角面前,那灵气逼人的仙女般的人物,无论是在11岁那时,还是在20岁时,都同样温暖地抚慰着我的心灵。

  感情的世界里容不下一粒砂。

  我想起码对小枫来说。

  这样的。

  从医院回家后她便同时休了学。

  隔了没多久,便被家人送到在美国定居的姊姊家去了。

  起码,那是她家人的说法。

  这件事情在校园中自然引起了一阵不小的骚动。

  我觉得十分厌烦,便也休了学,提早当大头兵去。

  我不曾再见过小枫。

  应该说。

  即使想见她,也没有办法。

  在吃过了几次接近羞辱的闭门羹后,我便心灰意懒地逐渐放弃了尝试见她的念头。

  随便要怎么样吧

  我已经不在乎了。

  今生即使没能再见她一面便突然死去,说不定那也是我应得的报应。

  在事隔将近10年以后,第一次用自己的嘴重新叙述那段往事──向一个不相干的人。

  奇怪的是,我并没有觉得太悲伤。

  情绪的起伏微小到连自己都难以察觉。

  也许因为对象是晓岚吧

  比起晓岚的遭遇,我的故事可以说一点也不悲伤。

  里头没有人死掉。

  三个当事人当中,起码还有两个人现在似乎还过着蛮幸福快乐的日子。

  晓蓝身边一直不缺追求者。

  至于她是否有和他们发展出稳定的关系,我无从得知。

  不过她现在应该没有男朋友吧我猜。

  不然她搬家到台北x总来上班时,应该不会打电话来要我们帮忙。

  晓曦到欧洲的总公司受训一个月,所以只有我一个人来。

  幸好东西并不太多。

  比较大型的家具在台中都处理掉了。

  需要用的话,在台北随便买就行了,她说。

  台北x总这里刚好缺人,她听到消息后,便申请转调过来。

  因为以往考绩不错的关系,没有受到上面什么刁难便获准了。

  她新租的小公寓在天母忠诚路巷内,距天母公园只有几步路。

  附近有士东市场。

  距上班的医院也很近。

  两个搬家工人走后,我们便随便坐在堆了箱子的客厅地板上,边吃着外叫的披萨,一边喝着附近便利超商买来的海尼根。

  晓岚穿着简单的米色套头棉杉和牛仔裤,衣袖卷至手肘上,头发用头巾简单地扎起。

  丝毫没有修饰的外表,看起来像刚踏出学校的社会新鲜人。

  我们边听着从纸箱内挖出来的小型床头音响中播放出的史坦盖兹的爵士cd,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着。

  在聊起以往的学校生活时,小枫的话题不自觉地便自然而然地从我的口中脱口而出。

  有许多细节,淫荡小说 我已经记得不太清楚了,不时得停下来想一下,才有办法接续下去。

  总之,这个尘封已久的话题一开,我不知怎么地便旁若无人似的一路不停地说。

  下去。

  在我说起那段故事之前,她一句话也没插嘴,默默地小口小口啜着已经温掉了的啤酒。

  音响上头摆着一张镶了框的全家福照片。

  似乎是很久以前照的。

  晓岚、晓曦、

  暴君的甜心最新章节

  晓华、晓慧、和穿着国中生制服的晓虹,一律幸福地对着镜头微笑着。

  背景是她们老家的后院。

  “老实说,如果没有必要的话,我尽量不去想以前的事情。

  否则便会无法继续往前跨出半步。

  这样对谁都不公平。

  尤其是对晓曦。

  ”我顿了顿,将手中已经熄掉的烟头丢进喝完的啤酒空罐中。

  “如果有什么必须承担的,那也是往后我自己必须独自去面对的。

  不是吗”

  我说。

  “不公平吗”她低头思索了一会儿说。

  “这些话,你曾经跟二姐谈过吗”

  “没有。

  我们都不知道如何开口吧”我说。

  “或许我应该找个时间跟她”我望着地上的啤酒罐沉默半晌。

  “有些话如果藏在心里不说。

  也许就永远太迟了。

  ”她说。

  “你永远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事。

  不是吗”

  “对你来说。

  是吗”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