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皎花娇之婆媳合欢(1/2)

加入书签

  婆媳合欢

  一夕轻雷落万丝,

  霁光浮瓦碧参差。( )

  有情芍药含春泪,

  无力蔷薇卧晓枝。

  秦观

  四月十八日周一。

  上午,我逃课来到姐夫家。

  昨晚姐夫为了感谢我陪他妈回乡,邀我吃了顿晚饭。

  干妈偷偷告诉我,说姐姐明天不在家。

  “骏”一进屋,干妈火一般热的身子就扑进我怀里,红扑扑像娇艳玫瑰的脸压在我胸前不停磨蹭着,充满爱恋的眼神直勾勾盯着我,像恨不得把我吃了。

  “宝贝,我的小宝贝,我的心肝”她双手勾住我脖子,狠狠咬住我嘴唇,舌头在唇上滑动,接着塞到我嘴里,用力吮吸,一条腿绞住我的腿,私处往我的大腿根用力磨蹭,热情的几乎要使我窒息。

  在客厅里我们就迫不及待的解卸衣服,裸裎相对了。

  “乖宝贝,想不想干妈啊lt;br>俊br >

  “小兰儿,馋坏了吧”兰儿、香儿是妈妈和干妈打小就有的爱称,现在被我借过来了。

  “什么小兰儿不小兰儿的,小坏蛋,没大没小”

  干妈娇羞地瞪了我一眼,手轻轻捶打我的脊背。

  “嗯骏不知道为什么我现在每天都想要你会不会觉得我很淫荡”

  “兰儿,怎么会呢。

  我就喜欢你这样。”

  “真的吗”她拉着我的手到她胸前饱满的上。

  我便握着肉团,拇指和食指捏住,捻动揉捏着。

  淫荡小说

  “舒服吗”

  “嗯”

  “兰儿,你的宝贝好像变得更大了,是不是我的功劳啊lt;br>俊br >

  干妈舔着我脖子,在我的耳朵里急促呵着热气,低声嚷着:“老公,想死人了。

  我受不了啦,快快来吧”

  “兰儿,你真是个浪货常常吧”

  “哎唷你你好坏啊不要说那种事”她撒起娇来,淫荡地扭动屁股,葱白小手伸下来用力抚摸。

  “我还想看你呢。”

  “不不要你好过分哦”干妈脸更红了,低着头沙哑的说。

  “兰儿,你不听我命令吗”我将干妈推倒在沙发上,用在她脸上敲打了两下。

  “啊别欺负我骏坏东西你说甚么就是甚么了喔我听你的我不管了”

  干妈脸上写满了,开始一手握住一只,揉捏起来,时而将坚挺的双峰互相挤压。

  “奶头硬起来了真下流啊”她打圈揉着,断断续续颤声说着。

  我则捡起干妈的黑色衬裤,卷住,也起来。

  干妈睁着如喝醉酒的朦胧眼睛,眨也不眨地凝视着,象要滴出水来,一只手慢慢伸到股间,食指与中指压迫膨胀突出的阴蒂。

  她痛苦般地皱起眉头,扭动屁股,流出了。

  “兰儿,你现在想什么”

  “我我在想你你的想你这根的”

  我把分泌的粘液滴在了干妈嘴上。

  白色液体衬着红唇,更增性感。

  她可爱的起来。

  我又用在干妈上按摩起来。

  她更加亢奋,浑圆的双腿对着我大大张开,又白又细的手指拨开,进,发出了的声音,臀部不停摇着配合,挤出的从会阴流向股缝,散发出强烈的女人味。

  “看吧骏看吧我照你的话做了唔”

  她突然把我也拉到沙发上,劈开大腿,分拨,直往上套。

  “哦进去了哎哟好美喔”

  干妈长长呼了口气,双眸微闭,搂住我脖子,挺起用力在我身上摩擦。

  “骏你动一动”

  “宝贝,你动不也一样”我逗弄着她说。

  “你真坏,专捡人便宜。”干妈开始用力耸动,胸腹一收一缩。

  臀部和大腿撞击我下身发出“啪啪”的声音。

  很有节奏和技巧地收缩着,挤压。

  渐渐频率越来越快。

  流着汗水的两个不停晃动的在阳光下白得耀眼,挺起的红嫩,随着急促的喘息上下起伏。

  小腹因兴奋而不规则地抽搐着。

  浑身白肉像凉粉一样颤巍巍地抖动。

  “来,快点呀,不要折磨我了,里面好痒。”

  她趴在我耳边低声哀求,吐气如兰。

  柔媚的话语撩旺了我的欲火。

  我伸出双臂抱紧干妈的腰背,挺起胯骨,向上:“你自己又有多干净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什么东西。”

  姐姐楞住了,泪水在眼眶里打着转,然后死死盯了我一会,奔回了自己的卧室。

  “怎么办”我望着干妈。

  “什么怎么办你还不进去”她两眼闪着光,披上衣服,把我推进了姐姐卧室。

  姐姐正趴在床上哭泣,看见我进来叫道:“出去我再也不想看见你了。”

  我跑过去搂住她,疯狂热吻,耳语说:“别生气了,姐,你听我解释,干妈都守了这么长时间了,再说,你以前不特恨她欺负你,现在,我让她变成你弟媳了,还不解气”

  姐姐羞极,冲我“呸”了一声,连耳根子通红。

  我解开她上衣和胸罩,含住挺起的,轻轻噬咬着。

  姐姐粉红色的乳晕比干妈几乎大了一倍。

  “哦别碰我”

  姐姐很快就被挑了起来。

  她喘息着,发出了我熟悉的呻叫。

  我拉下了姐姐的裙子和蕾丝衬裤,凑到她腿间。

  大腿根部已完全湿了。

  我揪着阴毛上下扯动,连带着两片也随着不停收缩。

  “小鬼别碰我喔”这时,她分开的大腿也战栗起来。

  我又伸出舌头分开阴毛,轻轻舔着口。

  “喔小鬼你要我死啊”

  姐姐来摸我的腹股沟了,但刚一触到就“啊”的一声缩手了,直叫“什么脏东西”。

  原来上粘满了干妈的。

  姐姐拿过纸巾使劲擦着手,对我说:“你去洗一下。”

  我故意不动。

  姐姐恨的银牙紧咬,只好用纸巾替我抹干净。

  我抬起她的腿,放到肩上,正要望里。

  姐姐却突然推开我,急急的喊:“她在看呢”

  我回头一看,干妈披着件睡衣,竟像个幽灵似的站在门口。

  她跑了进来,说:“我就是想看看看看你们小云,你也别不好意思了反正咱俩都和他弄过”

  趁姐姐和干妈正争论的时候,我把在姐姐阴蒂上用力磨起来。

  “啊”姐姐张大了嘴,长长地哼叫,身体直扭,乱流,再也顾不上她婆婆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