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比武较艺8(1/2)

加入书签

  可惜啊!如果不是当年出了你母亲的那档子事,你父亲早就突破到衍生境。哎,事情虽然过了这么久,可还仿佛就发生在昨天一样,历历在目!”

  “嗯。宗主,其实您不用想太多了。父亲这些年虽然生活得很苦,但在临走的那一刻,旗儿可以看得出来,父亲是很开心的,不过父亲似乎觉得很对不起宗主的多年教诲,所以才让琳姨将旗儿带回云罗宗。也许就是为了让旗儿代替父亲,好好地孝敬宗主。”罗旗想起了父亲罗成天,所以语气中也带着淡淡的伤感。

  好了,不想那么多了!”武月山忽然拿出了一个紫金色的乾坤袋,然后塞给罗旗,“这个高级乾坤袋里面装的都是一些本宗早年留下的小玩意,现在都送给你了。想来应该对你有些用处!”

  “好吧!”罗旗有些意外地接了过来,然后将侯七配发的那个最垃圾的乾坤袋递给武月山,有些吞吞吐吐地说道,“这里面其实还有一个东西,是旗儿在后山猎杀妖兽所得,也送给宗主吧。也许宗主用得到。”

  武月山有些好奇地接了过来,下一刻,武月山的脸色忽然变得精彩万分…

  “嘶!”王宗平忽然倒吸一口冷气,有些委屈地对着身后的武雨寰说道,“你干嘛啊?无缘无故又捏人家的耳朵!哼!”

  “没事啊?”武雨寰忽闪忽闪大眼睛,面露无辜地说道,“其实我只是有点手痒而已。”

  “我…”王宗平显然被武雨寰的这句话给气到了,有些语无伦次地说着一些恶毒无比的话。

  “得了!得了!”武雨寰有些不耐烦地摆了摆手,“我们还是说说比赛的事吧。刚才我是觉得无聊,你觉得今天其他宗派的对手实力如何?虽然经过这段时间的刻苦修炼,我们双双突破到了地元境初期的顶峰,但怎么都感觉有些信心不足呢?”

  “说的也是。”王宗平的脸上也浮现出了一丝慎重,“今天是不是因为朱明不在的原因,是有点感觉乾阳门和木槐宗的选手强悍了不少。哎,朱明那个家伙虽然让人讨厌,可实力还是不错的。”

  “哼!”听到王宗平说起朱明,武雨寰脸上顿时浮现出一丝厌恶之色,“提那个让人恶心的家伙做什么?本姑娘看见那个家伙就感觉恶心,如果朱明那个家伙今年还参赛的话,本姑娘就直接弃权!”

  “得!得!”王宗平马上举起双手做投降状,“是我错了,是我多嘴。咱不提那个让人恶心的家伙了,活该他在冰雾洞里面冻死他,变成冰雕,变成冰棍!哈哈!”

  “这还差不多!”武雨寰瞥了王宗平一眼,做出一副算你识相的表情,然后就继续看向了台上。

  “砰!”擂台上,一个身材高大身穿淡黄衣衫的木槐宗选手,一拳将对手打落台上,整个过程显得行云流水一般顺畅,显然这名乾阳门少年的实力要远远高于对手。

  这名少年看着场下倒地不起的对手,接着轻轻地说了一句,“承让!”,但其神态孤傲,话语中没有一丝的谦虚成分。

  “又是一个让人讨厌的家伙,本姑娘去!”武雨寰忽然一跺脚,身形一闪,落在了擂台之上。

  那名没想到忽然上来了一个女孩子,明显有些惊讶地说道,“在下魏立,敢问姑娘芳名?因为在下从来都不跟女人动手,还请姑娘自行下去吧。免得动手之间伤了姑娘分毫,可就太过失礼了!”

  “等你能打赢本姑娘再说吧!”武雨寰却没有跟对方废话,直接身形一动,一拳轰了过去。

  此时,看到武雨寰直接冲了上去,王宗平站在擂台下可是有些焦急万分,其实精英门内还是有许多高手的,本来因为朱明被关在冰雾洞思过的原因,除了一直跟着朱明狐假虎威狗仗人势的李正和周华此时比较安分之外。

  其他的那些精英门高手原本一个个都是跃跃欲试,不过此时武雨寰已经上台,碍于武雨寰的身份,那些人也不敢出言相阻,于是也就只能由得武雨寰代表精英门出赛了。

  而王宗平所担心的,则是武雨寰的脾气。从下一起长大,王宗平可以说是对武雨寰知根知底,这个人一向死要面子活受罪,一定会死撑到底。

  能进入精英门修炼,一般都是在各自的宗门内有些地位背景,所修功法武学一般都是上上之选,而且享受着宗门内最好的修炼资源,可以说,个个都是深藏不露之辈。

  而如今,武雨寰就那么兴冲冲地跑了上去,王宗平此时真的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