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比武较艺7(1/2)

加入书签

  “哈哈!”柳木忽然大笑起来,不过这笑声中并没有一丝的欢喜成分,“如此,想必这罗旗一定得到了宗主的尽力栽培吧?能在短短时间内成长到如此地步,想来宗主一定很是宽慰了。

  武宗主的云罗宗后继有人,我们这些老友也都为武宗主感到高兴。可惜啊,我们这些老家人都已经是行就将木之人了,不然我们几人也上场比试一番,那该是多么的快意人生啊!哈哈!”

  听到柳木不阴不阳的话语,武月山脸上也只能挤出了一丝难看的笑容。这柳木分明是明褒实贬,表面上是夸奖武月山培养后辈得力,但实际上却是将武月山不甘寂寞的野心告诉给在场的众人知道。

  果然,柳木的话音刚落,毕阳明的脸色马上就阴沉一片,在座的这么多人,如果要说最有野心的就是毕阳明了,不然毕阳明也不会假借联姻之名,来打云罗宗的主意了。

  “呵呵!”看着气氛有些紧张,武月山只能勉强挤出几分笑容,接过柳木的话说道,“柳宗主严重了。我云罗宗一向都和木槐宗还有乾阳门交好,这种交情、这种同气连枝的深厚友谊已经保持了不知多少代了。”

  但当武月山说完之后,柳木和毕阳明皆是冷哼一声,显然并不相信武月山的这一番说辞,场面一时显得尴尬无比。

  “咳!”卜余子忽然轻咳一声,“启禀宗主,叶琳师妹带着罗旗过来了,而且罗旗的手中还抱着一只礼盒,想必是哪位送给宗主的寿礼吧!如果余子没有记错的话,这罗旗乃是罗师兄的孩子,应该也算是宗主的徒孙一辈吧。呵呵,倒是遗传了罗师兄惊人的修炼天赋。”

  卜余子的这番话倒是说得恰到好处,毕竟不管是哪个宗派,尽心尽力地培养血脉至亲或者是关系不浅的后辈都是情有可原的。而且卜余子还点出了罗旗的修炼天赋是遗传,是天生的,这就使得武月山脱离了那个尴尬的场面。

  卜余子话一出口,柳木与毕阳明的脸色顿时缓和了一些,想来罗成天的天才之名,他们也都是听说过一些的。不过卜余子的这番话,这得罪了以朱越为首的三人,这三人一直都对当年的事情耿耿于怀,此时更被卜余子当众说出罗旗子承父业,修炼天赋惊人,这三人顿时怒火中烧,只不过是碍于外人在场,不好发作而已。

  还没等武月山开口,走到近前的叶琳已经开口说道,“宗主,今日乃是您老人家的大寿之日,我们云罗宗上下同庆。刚才旗儿说,他也有件寿礼想要送给宗主作为寿礼,还希望宗主不要嫌弃!”叶琳说完之后,就站到了一旁,然后对罗旗炸了眨眼,示意罗旗不用那么紧张,照实说就行了。

  “宗主!”罗旗深吸一口气,平复下有些紧张的情绪,“之前弟子曾经听琳姨说过,当年弟子的父亲乃是宗主最得意的弟子,不过过了这么多年了,子弟的父亲已经去世。今日趁着宗主大寿,弟子就代替父亲为宗主献上一份寿礼,其实这么多年以来,弟子知道,父亲一直都很想回来的。”

  罗旗说完之后,啪地一声打开了木盒,露出了里面那一对仍然寒气四溢的眼珠,正是先前罗旗从冰霜冷丝蛛身上取下来的那一对。

  “哈哈!好,很好!”罗旗话音刚落,武月山很高兴地亲自起身走到罗旗面前,一只手接过木盒,一只手拉起了半跪在地的罗旗,“看这对眼珠所散发的森森寒气,想必应该是四阶妖兽冰霜冷丝蛛的一堆眼珠吧。不错,四阶妖兽,相当于人族地元境初级的境界,不过战斗力却要远远超过同阶的人族。”

  罗旗看着满面笑容,开心一场的武月山,心中也不禁升起一丝欣慰,然后仰着头,对天空轻轻说道,“爹爹,你看到了么?旗儿很乖,很用心的修炼,今日总算为爹爹了解了一件心事。”

  “哼!”正在罗旗缅怀父亲之际,忽然耳边传来了一道冰冷的声音,“罗旗,没想到你的确是有些本事,难怪之前敢在本公子面前那么嚣张,有机会的话,咱们二人也应该多多交流一番,切磋一下,是嘛!”

  罗旗转过身望去,原来是鬼泣!看着鬼泣有些不爽的面色,罗旗轻笑一声,“鬼公子既然有如此兴趣,罗旗自当奉陪。不过今天乃是宗主的大寿之日,所以恐怕不能让鬼公子如愿了。下次,下次!”

  “朱护法。”武月山爽朗的声音忽然再次响起,“今天当着众人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