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比武较艺5(1/2)

加入书签

  罗旗想了想,也是这么一个道理,于是就听从了巫泽的建议,稍稍放松了一丝攻击,果然槐儡得到一丝喘息,就马上提剑对着罗旗一阵猛砍,似乎想要将罗旗切成碎片,没想到还是被罗旗抓住机会,一举zhì fú。

  “好吧!”巫泽轻叹一声,“既然你小子都那么说了,大爷就干脆做一个彻头彻尾的坏人吧。这青阳看起来还算是一个可交之人,就留给你小子对付了。大爷来对付这个楚石,嘿嘿!”

  听到巫泽阴测测地笑声,罗旗顿时感觉一股寒意从心底悄然冒出,以巫泽那身诡异手段,等下这个楚石肯定会万分后悔当初没有听从罗旗的建议。

  果然,巫泽话音刚落,罗旗就感觉咒法印记内的那股吸力猛然加大许多,而一旁挣扎力度越来越弱的槐儡,也随着那股吸力的疯狂吞噬,而一圈圈缩小。说起漫长,实则事情紧紧发生在几个瞬间。

  “不!”一旁的楚石似乎感应到了什么,忽然大吼一声,然后身形一闪,冲了过来。

  罗旗此时也是毫无办法,巫泽既然说要亲自出手解决楚石,想必另有缘由。以二人的交情来说,即便是罗旗也不能对巫泽太过干涉,而且罗旗相信,巫泽既然这么做,就一定有要这么做的道理。

  “咔嚓!”还没等楚石靠近,槐儡体内忽然传出一道清脆的碎裂声音,紧接着整个槐儡忽然寸寸碎裂,掉落在地,重新化作一只木雕与树根,只不过木雕上满布裂痕,树根也仿佛丧失了最后一丝生机。

  “啪嗒!啪嗒!”当木雕和树根掉落在地之时,“噗!”楚石猛然一口鲜血喷出,整个人直接朝后倒去,而后重重摔倒在擂台上。

  罗旗有些不忍地说道,“巫大爷,你这个解决方式还真是有些震撼人心?咱能不能换个温柔点的方法?”

  “小子,你就是太温柔了。还是你觉得你一个很温柔的人可以从生机中凝练出一丝死气?”巫泽有些不屑地说道。

  “额!好吧!”罗旗叹了一口气,“可是巫大爷,这楚石为什么就这样直接倒地不起了?被打坏了槐儡也不至于这个样子吧?”

  “嘿嘿!你说呢?”巫泽阴森一笑,“何止是损伤那么简单?刚才楚石正准备引爆利剑中的那一丝死气呢,一旦成功,猝不及防之下,你小子可能也就少个胳膊腿之类的吧。所以刚才大爷也不客气,直接把槐儡体内,楚石的那道精神印记给吞了。嘿嘿!”

  听到巫泽的话,一滴冷汗从罗旗脑门瞬间滴落下来,此时罗旗才明白,为什么楚石很早就知道罗旗是在抽取槐儡体内的生机,但却没有并立即阻止罗旗了。原来楚石早就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解决了楚石之后,罗旗心情忽然有些沉重,一场比赛而已,却不知耗费多人有心人的心思。

  “吼!”

  罗旗忽然大吼一声,想要将胸中这一丝不平之气给吼出体外。而一旁正和淡金利刃斗个不停的巨大云鹤,似乎也收到了罗旗的指令。

  “唳!”

  巨大云鹤低鸣一声,而后几乎瞬间再次变成一道云鹤虚影,“轰!”云鹤双翅一阵,登时一道道宛如实质的波纹对着淡金利刃席卷而去。

  “轰…”剧烈的爆炸声一直在半空中持续了大约五个呼吸左右,这才停了下来。而此时,青阳早已被狂猛的劲风给吹到了擂台之下,幸好被乾阳门的其他外门弟子接住身体。饶是如此,青阳此时也已经昏迷了过去,不过好在受伤并不严重,只是力量透支,有些脱力而已,回去修养几天,也应该没什么大碍了。

  看着一场战斗终于结束,罗旗伸手一招,那道云鹤虚影清鸣一声,而后猛然倒飞而回,钻入了罗旗体内。

  “巫大爷,你对这样的结果满不满意?”等裁判宣布罗旗为获胜者之后,罗旗有些得意地问道。

  巫泽不咸不淡地声音,紧接着响起,“马马虎虎了!如果不是刚好今早迈入地元境,以夺灵功的功法特性,可以勉强支撑你的元力消耗,你小子现在肯定摊在地上,比那个青阳还要不如!嘿嘿!”

  “呼!云鹤拳这门拳法果然神奇,九九归一,阴极阳生之后,竟然可以转化出如此刚猛的拳风,如果下次再遇到朱明,小爷一定要用云鹤拳给朱明一个狠狠地教训!”罗旗拳头紧握,脸上闪过一丝狠戾之色。

  那一次王宗平被朱明打伤的情景,罗旗这一辈子都是不会忘记的。如果是仅仅欺负罗旗的话,在实力不足的时候,罗旗还可以忍,但想要欺负罗旗身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