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云鹤拳第七层(1/2)

加入书签

  这大半个时辰对罗旗来说,可以算是自出生到现在为止最为难熬的一段时间。即便是还在小山村时,被牛大狗带人打断了几根肋骨躺在床上整整半个月的那次,罗旗都没有感觉如此的难熬。

  “砰!”罗旗身上的一个水泡实在承受不住沸腾灵液内的压力,爆裂开来,顿时一丝丝的血线不断从水泡之内流出。“砰!砰!”似乎第一个水泡的爆裂成为了导火线一般,罗旗身上的其他水泡也接二连三的爆裂开来,不一会,原本大木桶内乳白色的灵液,逐渐蒙上了一股殷红之色。

  “兹!”在灵液与裂开水泡之内的肌肉接触时,一股白烟忽然冒了出来,顿时触觉之中的疼痛之感,顿时被放大了无数倍。

  “啊!”罗旗忍不住低喝一声,等肌肉逐渐适应了那股烧灼痛感之后,罗旗才咬牙切齿地对着巫泽说道,“巫大爷,现在小爷总算是知道那头云猪上次被架在火堆上是怎么被小爷烤熟了的!”罗旗说完之后,又倒吸一口冷气,随着水泡的裂开,滚烫的灵液逐渐跟罗旗的肉身直接接触了起来,那种痛苦比起之前何止提升了十倍。

  “小子,现在才算是刚刚开始。虽然很痛苦,可是你运转一下周身元力,是不是比之前强盛了很多?肉身的强度是不是也随着精华微粒的融入提升了不少?没有艰辛的付出,那里会有好的收获。

  尤其对你小子来说,此时的条件比起朱明肯定是差了很多倍。朱明在精英门内要什么有什么,自然是不用像你一样如此辛苦了。但吃得苦中苦,方位人上人,死都不怕,你小子还怕什么?”巫泽的声音犹如当头棒喝一般,在罗旗的耳边猛然炸响。

  罗旗听到巫泽的话之后,猛然清醒了过来。是的,如果连死都不怕的人,还会有什么东西会让那个人感觉到恐惧呢?如果将来连朱明都打不败的话,那么罗旗还用什么自信来获得足够强大的力量去寻找自己的目前和攀登武道的高峰呢?

  霎那之间,罗旗的心灵进入一种空灵状态,周身的所有痛感也全部消失了,仿佛罗旗整个人都离开了大木桶一般,再也感受不到其中翻滚着的一**热浪。

  当肉身上所感知的一切都消失了之后,罗旗的脑海当中不知怎么的,先前修炼云鹤拳之时,所凝聚在脑海之内的那只云鹤虚影却变得越发清晰了起来。

  一股股精神丝线不断从罗旗脑海的泥丸宫之内喷射而出,注入到了白鹤虚影之内,白鹤的身姿渐渐地变得饱满起来,仿佛一只真的云鹤一般,在罗旗的脑海当中肆意飞舞,身姿灵巧地转来转去,仿佛在跳舞一般。

  整个世界在这一刻就只剩下了罗旗脑海当中的这一只展翅飞舞的云鹤,云鹤拳的修炼之法也随着云鹤的舞动,在罗旗的脑海当中不停流过,一遍又一遍。

  不知过了多久,一连七声鹤鸣犹如大地初开,万物复苏,寒冰解冻一般,突如其来地从罗旗体内不断传出。随着鹤鸣清亮的声音响起,罗旗的意识也再次回到了身体之内。

  在意识回复的一瞬间,罗旗忽然感觉周围的灵液没有之前那么烫了,罗旗连忙放出精神力朝灵液中望去,只见七道透明波纹宛如游鱼一般在水中不停地游来游去,阻挡了一些灵液当中的热量向罗旗的身边靠近。

  “哈哈!果真是这样。人族虽然没有天生神力,没有强悍肉身,没有天赋神通,但人族的潜力却是无限的,没到关键时刻,都会爆发出让其他种族惊叹的力量。”巫泽感知到罗旗体内的变化,很是开心地说道。

  罗旗感受这体内的变化,不禁也有着一丝的惊叹,果真在关键时刻,罗旗再次冲破了关口,将云鹤拳从五层境界修炼到七层境界。

  此时罗旗在云鹤拳上的成就已经和朱明站在了同一水平线上,只不过,此时罗旗还没有朱明那种惊人的操纵力,可以将劲气凝气成型,爆发出惊人的破坏力。

  “巫大爷,小爷还是要多谢你了!如果不是巫大爷的狠心逼迫,想来小爷还不至于这么快就冲破到云鹤拳第七层的境界,现在即便是再遇到朱明,小爷也可以从容逃走,不再会像之前那么狼狈了!

  不过,小爷刚才听巫大爷的意思,似乎巫大爷不是我们人族的?巫大爷又会幻化鬼头,难道巫大爷是鬼族?”相处这么久,罗旗还是不知道巫泽的来历,于是趁着今天的这个机会仔细问了起来。

  “你小子问题可真多!跟你修炼无关的问题,大爷是不会回答的。赶紧修炼,这都大半夜了,大爷要睡觉了。哎,忙乎了这么一天还真是挺累的!

  嘿嘿!你小子现在是不是还觉得不够热?要不要大爷再帮你加一把火?哈哈!”巫泽似乎还不想罗旗知道自己的来历,于是连忙转移了话题,逼得罗旗也不敢再问。

  “算了,算了!还是不要了,巫大爷你辛苦了就早点安息吧!小爷慢慢吸收就是,一定在天亮之前吸干这一桶水火金源液!

  不过巫大爷,你在睡觉之前能不能弄点草木精气给小爷啊。现在现在全身上下皮开肉绽的,多影响美观!”罗旗看着身上烂开的那些地方,还时不时流出一丝血线。

  “行吧!这些草木精气就当大爷送给你小子的辛苦费了!嘿嘿,其实你也不用那么担心,大爷的实力现在刚刚恢复了那么千分之一,只能汲取那么一丝的地火,再多,大爷也没辙了!哈哈!”巫泽大笑一声之后,就忽的沉寂了下去,似乎真的睡觉去了。

  不过罗旗还是感觉一股熟悉的气流从咒法印记之内传了出来,顿时一股舒畅之感,再次从罗旗体内弥漫开来。

  “哎!这大半夜的,终于能舒服一会了!哈哈!”罗旗一边继续运转夺灵功吸收灵液,一边默默地说道。

  第二天清晨,罗旗还是那样老老实实地盘膝坐在大木桶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