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云罗泉(1/2)

加入书签

  罗旗点了点头,想起了王宗平和朱明曾经提起过的宗内比试,但是罗旗忽然想起了一件奇怪的事情,“琳姨,你刚才说,每三年有半天的时间,这绿色藤蔓不会攻击进入云罗泉之内的云罗宗之人,这是为什么?难道这绿色藤蔓还会分辨不同宗派的门人。”

  “嗯,因为云罗宗的门人大部分事件一直都是在云罗宗之内修炼武道的,所以身上多多少少的也会沾染一些藤蔓所吞吐出来的雾气,想来应该也是因为这个原因绿色藤蔓才会在这个特定的时间之内不会攻击云罗宗门人。

  也可能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我们云罗宗门人修炼轻身步法之类的武学都会进展迅速,而且威力更加强悍!”说到这里,琳姨一直平淡的语气中也显露出了一丝的得意。

  罗旗低头想了一会,然后继续问道,“琳姨,不知道为什么,旗儿听到琳姨所说的关于云罗泉的典故,反而想起了爹爹当初所用的正白旗。旗儿还记的当初父亲施展正白旗的时候,正白旗一经施展开来,风从虎动,难道也跟这云罗泉有关?”

  “呵呵!其实师兄的正白旗,就是当年云罗宗的一位前辈高人在试图进入云罗泉,遭到绿色藤蔓疯狂进攻时,施展我们云罗宗的绝学切割下来一小段,后来这位前辈加入了各种珍稀材料炼制许久,这才诞生了这件高级灵宝正白旗。

  后来,师兄在云罗宗的年轻一代当中脱颖而出,宗主这才将正白旗传给了师兄,师兄也就顺理成章地成为了我们云罗宗的正白旗使。哎,可惜…”叶琳本来神采飞扬地说起了正白旗的典故,但是后来提到罗成天的时候,脸上再次浮现出了一丝伤感。

  “哦。照这么说,琳姨的幻黑旗就应该是从蔓藤罗的分支上面采摘而下制成的了?”罗旗看着眼神变得暗淡的叶琳,连忙转移了话题。

  “对,琳姨的幻黑旗乃是后来一位云罗宗的前辈,从云罗山中一根散发着淡淡黑雾的蔓藤罗分支上面截取下来制成的。

  所以琳姨的幻黑旗虽然和师兄的正白旗各有妙用,但是却没有正白旗的等级高。对了,旗儿,宗主已将师兄的正白旗收了回去,琳姨也算是完成师兄对宗主的一个交代了。旗儿,时间不早了。我们还是早点过去吧,免得宗主还有五位护法久等!”叶琳说完之后就加快了脚步,罗旗扭头看了看远处云雾翻滚的云罗泉,也快步向着大殿的方向走去。

  很快,罗旗就和叶琳一起来到了议事厅的大殿之外,看着恢弘巨大的大殿,罗旗不禁升起了一丝渺小之感。

  “旗儿,进去吧!等下说话要小心一点,如果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就说不知道。反正你现在年纪尚幼,那样倒也可以蒙混过关。今天朱明你也见过了,所以等下要格外小心大护法朱越。”叶琳说完之后,就当先走了进去,罗旗低着头跟在叶琳的身后。

  “宗主,叶琳已经将罗师兄的儿子罗旗带到!”叶琳走进大殿之后,对着坐在大殿正中央的那名男子施礼说道,然后就站在了一旁,对着罗旗眨了眨眼。

  罗旗听到叶琳的声音响起之后,抬头看了看叶琳,然后又看向了正前方,只见正前方的那名男子看起来比罗旗预想之中的要年轻了很多,此人虽然坐在那里,但是却给人一种犹如山岳一般的厚重之感,脸庞之上菱角分明,只是神情看起来有些严肃,这人就是云罗宗的宗主武月山。

  坐在武月山旁边的还有五位中年男子,其中坐在距离武月山最近的一名中年男子也在细细打量着罗旗,只是眼神之中隐隐射出一道寒光。

  “罗旗见过宗主大人还有五位护法!”罗旗走进来之后就感觉好几道目光注视着自己的一举一动,于是连忙低下头说道。

  “呵呵!你就是天儿的孩子罗旗?来,上前一些。嗯,不错。虽然你跟你的母亲长得更像一些,但还是有天儿小时候的影子!”武月山总算是在罗旗开口地瞬间这才显露出了慈祥的一面。

  “哼!这孩子见到我们这些长辈理应行跪拜之礼,也不知道罗成天是怎么教孩子的!”正在罗旗抬起头略略感觉心安了一些的时候,旁边忽然传出而来一道不和谐的声音。

  罗旗循着声音看过去,果然还是刚才那个男子,看其坐在大殿之上的位置,应该就是叶琳刚才在殿外之上提起的大护法朱越。

  “朱师兄,罗旗只是从小就呆在偏僻的小山村之内,很少与外界接触,这才失了礼数!还请朱师兄见谅!”叶琳听到朱越说话,就知道朱越还在为当年的事情而耿耿于怀,这才故意弄得罗旗下不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