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3章终究离别泪满襟(1/2)

加入书签

  罗旗说完之后,双腿猛然一弹,整个人对着冲天而起,朝着远方飞射而去。但在这之前,罗旗额头黑芒忽然一阵疯狂蠕动,紧接着黑芒一闪,摆成大大人字形的何其艺就从其中徐徐飘落下来。

  罗旗与何苗妙在临分开之前,终于还是闹得不欢而散。将何其艺交还给何苗妙的同时,罗旗甩头就走,再也没有回头看一眼,走得是那么的毅然决然。

  只是在罗旗转身离开之后,何苗妙原本坚硬的面庞,忽然变得柔和下来,一丝丝的伤感缓缓爬满脸颊,为其又增添了几分忧伤的神色。

  一颗颗晶莹的泪珠不断在何苗妙的眼角酝酿成型,然后缓缓滴落下来,很快,何苗妙就变得梨花带泪,玉手掩面而泣,柔滑的香肩也在不停抖动着。

  正在这时,原本昏迷不醒的何其艺缓缓醒转过来,看着身前泣不成声的何苗妙,忽然大声喊道,“何老祖,怎么是你在哪里?那个猥琐混球的臭小子呢?你为什么哭啊?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你告诉艺儿,艺儿一定帮你讨回公道!”

  何其艺即便是在昏迷遭禁锢的时候,也从来没有害怕过。因为何其艺知道,何苗妙一定会来救他的。以何苗妙的实力虽然不敢说大杀四方,但救他肯定还是没问题的。

  只是让何其艺没有想到的是,这才刚刚醒来,竟然看到一向冷厉刚强的何老祖在哭。这何苗妙乃是何其艺父亲一辈的长辈,真实的年龄虽然相差不是很多,但由于体内所含玉魔血脉的缘故,何苗妙的身份,在为数不多的何姓族人当中,那简直就是神一般的存在。

  直到何其艺的出现,这才惹来了何苗妙的灌注,这不但是因为何其艺聪明伶俐,天资聪明,更多的还是因为其体内所存在的玉魔血脉达到了一个更加惊人的浓度。

  这一次,何苗妙出行的目的,原本就是为了救出何其艺,以免这玉魔血脉断送在他人手中。如今虽然目的达到,实力也是再进一步,但不知为何,何苗妙总是觉得自己输了很多很多,失去了很多很多东西。

  那个人走了,走得如此坚持,走得如此决然,走得没再回头。这是不是预示着二人之间,一定再也没有弯转的余地了呢?

  何苗妙此时的心情很乱,但何其艺已然在一旁醒转过来,何苗妙只得收敛起自身情绪,故作威严的接着说道,“没事。本座刚刚突破到衍生境四星,刚才与天地交感之感,忽然心有感触,这才掩面而泣。艺儿,你自己看到也就算了。等我们回到魔谷之后,千万不要乱说知道吗?”

  何苗妙不慌不忙的找了个借口堵住了何其艺的嘴,然后二人又说了一些事情细节之后,何苗妙就带着何其艺翩然而逝,朝着魔谷的方向远去。

  而罗旗自从转身离开之后,就一直发足狂奔,也不管是什么方向,也不管是什么目的地,总之,今天就想要放纵一回,体验一番,这种狂野而又毫无拘束的感觉。

  这一次,罗旗的心真的很痛很痛,也许预料中的这一天终究残酷到来,还是带给自己除了失望心痛之外,还有一种奔溃的错觉。罗旗很不喜欢这种感觉,平时在对敌之时,不管如何艰辛,罗旗都表现得临危不乱,很是老成。

  但面对爱情之时,尤其是这种处于朦胧当中,不知真假的爱情,更加使得罗旗有些意乱情迷。

  “这一次,我错了吗?”罗旗一边狂奔,一边这样问着自己,“我不应该坚持再问苗妙的,简直是自讨没趣。

  不知道为什么,原来心痛是分很多种的。父亲离开的时候,我很心痛!被迫离开云罗宗,见不到那个对我无微不至的琳姨之时,我也很心痛,到了现在,面对那个朝夕相处一段时间,或者说是我罗旗这辈子的第一个女人之时,我更加心痛了。”

  狂奔一阵之后,随着身上的力量快速消散,罗旗逐渐冷静下来,开始思考着应该如何去做。罗旗原本就是一个冷静之人,只不过那一刻,突然放纵了自己一回。这一会,思潮开始慢慢回涌,理智逐渐回归。再次变回那个原先的罗旗。

  罗旗沉吟良久之后,忽然开口问道,“巫大爷,晁二爷,你们两个觉得,以目前的情况而言,我应该如何快速提升实力?”

  听到罗旗开口,巫泽终于长长出了口气,“小子,你终于清醒过来了。这一次为情所伤,不过也不算什么,只要你多多经历一些,自然会有足够的经验来处理这方面的事情。好了,你先冷静一下,实力我们可以慢慢想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