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屋冥山三狂刀(1/2)

加入书签

  “乌鸣,你说这话明显就是看不起我们屋冥山三狂刀,的确我们三兄弟的境界是不如你,但是这几年我们兄弟也是有奇遇的。我们兄弟这几年在高人的指点之下练就了一套合击阵法,即便乌鸣你乃是衍生境的高手也不一定能够抵挡!”这时王焚有些不悦地说道。

  “嘿嘿!乌鸣,你看你还是老了,这么多年来也没有什么进展,还是卡在衍生境第一星上面。难怪你这个老家伙也会出来抢碎星丹呢!”鬼攸撇了下嘴然后说道。

  “嘿嘿!今天可真是热闹啊!”乌鸣正要开口反驳鬼攸的话,谁知道门外再次传来了一声喧哗然后一群人走了进来。

  为首的是一名年轻人,头戴一闪耀着金芒的尊冠,身穿金色长袍,手拿两颗玉胆,总之这个人身上整个就是金光闪闪的,就如同世俗之中的暴发户一般。

  “呦,怎么来了一个大财主?”王烈憋了好久,终于看到一个比自己还要搞笑的人走了进来,于是就开口调侃道。

  “金冠公子,冷庆木!”鬼攸忽然叫了一声,声音之中此时已经没有了刚才的轻松之色,隐隐地透露出一股严肃之感。

  “嘿嘿!冷公子大驾光临老夫这乌石城,真是可喜可贺,不知道冷公子过来所谓何事?”乌鸣笑了笑说道,显然对这金冠公子也是有几分的忌惮。

  “哈哈!乌城主,别来无恙,本公子这次出来的时候,父亲大人对我说道,如果碰到了当年父亲的那些老熟人的话,应该多多亲近亲近,没想到本公子这刚来到乌石城就遇到了乌城主,真是幸会!”金冠公子走了进来之后随意坐下,两颗圆润光滑的玉胆在金冠公子的手中来回转到,隐隐地也透出一股金光。

  金冠公子坐了下来之后,看到王烈还一直看着自己,心中不禁一乐,然后对着王烈眨了眨眼睛。

  “呸,小白脸,还勾引老子呢!”王烈看到金冠公子挤眉弄眼的样子,心中不禁一阵恶寒,但是这次王烈学乖了,并没有说出来,只是在心里瞎嘀咕。

  “大哥,现在的形势对我们是越来越不利了,这金冠公子可是可是在我们东大陆都是年轻一代鼎鼎有名的高手,其父亲冷古风更是一代绝顶高手。我看,不如…”就在金冠公子和乌鸣寒暄的时候,屋冥山三狂刀之中的老二王夕对着王焚小声地说道。

  “无妨,本来碎星丹那样的宝物就是可遇不可求的,现在他们还在那里攀亲戚,等会开始抢东西的时候就没有那么好说话了。我们静观其变,等会趁乱的时候谁能抢到东西就先走。做完这一票,我们兄弟三人就可以找一个好地方慢慢地冲击衍生境了!”王焚轻声地说道,但是眼神却还一直在鬼攸的身上打转。

  话说,罗旗还有叶琳回到了房间之后,叶琳就让罗旗躺在床上睡觉,然后自己坐在窗前打坐。

  夜风徐徐,轻轻地拂过罗旗的小脸,罗旗原本闭着的双眼却不断地浮现出那个小山村的景象,想了一会之后,罗旗再次想到了兰儿,想起小时候罗旗和兰儿一起笑过闹过的场景,“兰儿!”罗旗在心中轻轻地念了一句,然后怎么都睡不着了。

  想到这里,罗旗从枕头下面摸出了一个小布袋,这个小布袋是罗旗离开小山村的时候唯一带着的东西。罗旗捏了捏小布袋然后忽然觉得今晚的小布袋似乎有些不对劲,于是罗旗赶忙打开小布袋,然后将里面的东西倒在了床头上。

  “旗儿,你不好好睡觉,又在捣鼓什么东西?”这时候,叶琳似乎也察觉到了身后罗旗的动作,然后轻轻地说道。

  “没事,琳姨,我就是看看我从小山村里面带出来的东西。”罗旗笑着说道,然后双手捧起那些乱七八糟的小东西,然后凑到油灯下面仔细看着。

  “旗儿,是不是想家了?到了云罗宗之后,旗儿你就要将云罗宗当做自己的家,当年琳姨还有师兄都是宗主收养的孤儿,我们也一直都将云罗宗当成自己的家!”叶琳似乎想到了什么,然后接着说道。

  “咦,这是什么东西,琳姨你快过来看一下!”罗旗走到油灯下面忽然看到手里面多了一颗小珠子,在灯光的照耀下,罗旗看到隐隐有银色的光芒从小珠子的里面渗透出来。

  “这是?不对,旗儿,这东西是从哪里得到的?”叶琳看到小珠子的时候似乎有些疑惑,但是很快就显露出了一丝激动。

  “琳姨,旗儿也不知道。旗儿也是今晚才发现多了这么一个东西的,嗯,肯定是今晚才多的,这个小布袋旗儿从小山村出来之后一直带在身上,今晚感觉重量似乎有些不对,于是就拿出来查看一下,没想到却是多了这么一个小东西。”罗旗看着叶琳有些不解地说道。

  “旗儿,你今晚上来换洗的时候,中间有没有离开这个房间?”叶琳显然比罗旗的经验丰富了很多,一针见血就问到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