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75(1/2)

加入书签

  ☆、第070章杀光小倌

  “不,不会那麽快发作的!以前我是想你嫁给那楚皇,帮我完成大业才给你下的罂粟散之蛊,医书上说这种蛊毒只会每个月发作一次,你才刚发作过,剩下的两个月时间我会想出办法帮你解蛊!你先忍忍,不要让那群低贱的男人碰你,我无法忍受!实在受不了就用我前些日子送你的玉势!本来我将它送你也是为了缓解蛊毒给你带来的副作用!”

  “你的意思是我还该感谢你送我这样的礼物了?”林凤不肖的撇撇嘴,这个该死的太监,一方面把她像青楼妓女般送人糟蹋,另一方面也不知道发了什麽疯如今居然开始吃醋起来了,她将他的诡异行为全都归结为男人的占有欲在作祟。不过看样子他对罂粟散之蛊也并未研究透彻,不然她都已经发作过两次了,同他所知的完全就不一样,“你对这蛊毒的了解也只是从医书上看来的,若我告诉你,如今我早已发作过两次,你还能在我第三次蛊发前找出解蛊之法吗?”

  “怎麽可能!”魏公公大惊,他立刻走上前抓起林凤的手便把起脉来,“这不可能!怎麽会同医术上说的蛊发时间不一样,真得已经发作过两次了!倘若发作第三次时还是没同人交合,便会j血尽失而亡。”他有些垂头丧气的放下了手,不停得猛抓自己的头发懊恼无比。

  “事事难料啊,魏公公!我将他们找来也是为了在蛊毒发作时自己能有男人交合减轻蛊毒副作用的!”

  “不许,我不许别的男人碰你!”魏公公也不知道自己怎麽了,一听到林凤想要让其他男人碰她,他就觉得心里异常得不舒坦,一股难以言喻的醋意从心中迅速升起,啃噬着他的心。

  “是你给我喂食了罂粟散,也是你想要我为你迷惑楚皇,更是你在我的册封之夜将我的身体献给了别的男人,现在我被你下的罂粟散之蛊折磨得人不人鬼不鬼,生不如死,你这个始作俑者却竟然说不许别的男人碰我!魏公公,你不觉得自己说出这样的话十分的讽刺吗?难道除了同男人交合外你还有其它办法救我?亦或是你愿意自己做药引来同我交合?”

  “我……”魏公公浑身一僵,一缕苦涩感在心中回荡开来,他的脸色变得就如那霜打的茄子,是啊,当初他给她下蛊之时并没有发现自己的心意,现在这一切似乎都是他咎由自取。罂粟散之蛊是他师傅调配出来的,但是他现在已死解蛊之法也就失传了。原本他以为凭自己的本事这种情蛊只需再花些时间就可以做出解药,所以他才会无所顾忌的给林凤下了这种蛊毒。但现在林凤表现出来的症状反应完全和他所预想的不同,连他都有些无从入手了。但是有一点是肯定的,罂粟散之蛊需要男人的元阳喂养母蛊才能克制住它,他就像她所说的那般是不敢碰她的,他深知这种蛊毒对跟与她交合的男人会有什麽影响,他不敢!可他真得就能放任那些低贱的男人们碰她吗?一想着她身下的销魂花x和甜美的红唇将被其它男人所占有,他不由双拳紧握。理智告诉他只能放任她那麽做,可是那群小倌长得如此出众,如果林凤在他们身上尝到了真正的男女之欢,迷上他们该怎麽办呢?不,他不会让这一切发生!魏公公心中暗暗做了个决定,他只当那群小倌是她的解药,迟早他会将那群碰过她的男人全部杀光。

  amp;lt;%endif%;amp;gt;

  ☆、第071章身份曝光

  魏公公心里自是非常不甘的,林凤今日同他所说的话让他原本打算通过其它方式宣泄一下情欲的心思淡了下来。他很难得的没有再折腾林凤,而是带着满心的郁闷离开了。前脚刚走,後脚又进来一个男人──魏公公的神秘男宠。

  “你不愧是跟了他那麽多年的人,算得时间正正好好,他前脚刚走你後脚就跟来!”林凤淡淡瞥了他一眼,继续自顾着说道,“你还想着找我合作吗?那就只能让你失望了,你要我勾引龙昭玄失败了,我并没有你想像中那般能对龙昭玄产生影响,也许他曾经喜欢的人长得与我有几分相似,但是他g本就不需要一个替身。所以,你走吧!我帮不了你!”

  男人沈默zhaishuyuan不语,仿佛没听到林凤所说的话似的带着一股淡雅的清风走向林凤身旁。林凤抬头望住他,疑惑问道:“你还想怎样?”她不懂,之前她勾引龙昭玄失败他肯定是有所耳闻的,那麽他现在还纠缠着她究竟是为了什麽?她还有什麽对他来说是可以利用的?

  “我认为我们的合作才刚刚开始,上次的失败不代表永远的失败。”男人停住了脚步站在她面前。

  林凤眉头蹙起,她当然是听出了男人的话中重点,“我们的合作才刚刚开始?不!我不想再搅合在你们这群野心勃勃的男人们中间了!”

  男人对於她的回答倒是脸色没有任何变化,不甚在意地说道:“你已经被魏公公带进了g,又被昭皇选中为他去楚国和亲,你以为自己还可能置身事外吗?”

  “不能置身事外又如何,魏公公无法短期内给我配制出罂粟散的解蛊之方,连他都不知道罂粟散在什麽时候会第三次发作,我从g外找了一群小倌以防不时之需。他解不了这蛊,你又能有多大能耐帮我立刻解蛊?”

  “我的确现在也不能帮你解蛊!”男人如实回答道。

  “你看你自己都那麽说了,那麽我又为何还要再听你的?本来我答应和你合作,大部分原因是因为你是他身边的亲信,可以有机会从他的身边偷到解蛊之方,现在我知道了他g本就没有解蛊之方!你虽口口声声说自己医术高明,但我对你g本无从了解,为什麽要轻易相信你有能力帮助我?你即便给我做出的保证,我又如何能确保它将来会被实现?”林凤振振有辞的分析道。

  “你比我想象中有几分头脑!”男人眸子眯了眯,目光深沈的说道,“你是因为不知道我的真正身份才会如此顾虑,那麽我就不妨告诉你我的真实身份为你安下心来!”说完这句话後,男人伸入怀中拿出了一块墨黑的玉牌将它递给了林凤。

  林凤在看到那块玉牌时,一股熟悉的感觉迎面扑来。对了,上次她在太子龙昭风身上看到过同样的玉牌,不过当时她忙着勾引龙昭风也没有特别留意它,难道他是太子龙昭风身边的人?她狐疑的接过玉牌,往它上面看去,在看到上面的图案花纹时,林凤不敢相信得瞪大双眼,“那是……你……”她未曾想到,他居然是这种身份。

  amp;lt;%endif%;amp;gt;

  ☆、第072章娈宠皇子

  手上的整块玉牌都雕有五爪金龙,腾云驾雾游走之上,正中间刻有一个字──炎。这分明是一块代表皇室成员身份的玉牌!难道他是昭皇第三个皇子龙昭炎的人?

  “我是你的皇兄龙昭炎。”龙昭炎给了林凤一个瞠目结舌的回答。

  林凤在看到玉牌的时候就已震惊万分,在听到他确认自己的身份後,她简直无法置信。他是龙昭炎?昭皇的亲生儿子?他怎麽可能沦落为魏公公的男宠?昭皇难道就不知道他深陷囹圄吗?

  龙昭炎似乎看出了林凤的疑问,“你也是无法相信像我这麽一个堂堂皇子会沦落成一个太监的男宠吧!不要说是你,连我自己一开始都无法相信会发生这种事,你知道那时候我几岁?”他美丽绝伦的脸隐隐透发出一股极其y森的煞气,“十岁!十岁就成了魏公公娈宠,不知道经历了多少让我生不如死的事。我曾经自杀过,但是每一次都被魏公公又给救回来,所以我要告诉你的是,不要以为死就可以逃离他了。魏公公绝对不是个简单的男人,绝对有着让你求死不得的本事!”

  “可他即便有着再通天的本事,你是昭皇的儿子啊!他又怎麽能眼看着你沦落至斯,而你又为什麽不去求助於他呢?”林凤对此疑念顿生,她进g後也曾听人议论过g中之事,知道龙昭玄生有三子,其中太子和二皇子都是皇後所生,期间也曾有其它三个嫔妃怀过龙种,但唯一活着生下来的却只有龙昭炎,听说他的母妃出身不好,只是个青楼女子,难道他同自己一样不是昭皇血脉?可是她又想不出像龙昭玄这样的男人,又怎麽可能容忍自己戴着绿帽二十多年?一个生母是妓女又没有後台背景的孩子,能在後g如此复杂之地生存了二十多年,实在是非常不简单。

  “我多麽希望自己不是他的皇儿,是个野种,跟他没有半点血缘关系!”龙昭炎的声音满是凉意,“我永远忘不了那天,我被魏公公侮辱後,衣衫不整的跑去找龙昭玄。你知道他在哪里吗?就在我让你去勾引他的屋子里。我不顾侍卫阻拦,以命威胁让他们放我进去。他当时就坐在屋子里床上,眼里只有一块手帕,g本连看都不看我一眼。我实在忍不住心中的委屈和凄凉,刚想开口告诉他魏公公的事。他发现了我,却满是怒shubaojie意的叫我滚!”

  听到这里,林凤不由心底升起一抹同情之意,她本来以为自己已经够悲惨了,想不到他竟比自己还要可怜。

  “我当时真的以为自己是个野种,否则他为什麽会这般对我呢!从小他对我冷冷淡淡,也从不正眼看我,更未去过母妃g里。我只是偷偷看到他对两个皇兄微笑过,那时候的我多麽得羡慕他们啊!可是他对我却完全没有半点父子之情,我悲痛欲绝刚想转身离开,他喊住了我,你知道他说了什麽吗?”龙昭炎深邃的眼眸幽幽得望着林凤,唇角勾起一抹若有若无的苦涩戾笑,“他叫我以後不许靠近这个房间,他说他恨我为什麽是他的骨r,他多麽希望自己从来就没有过我这个皇儿!”

  ps:龙昭炎的过往在前传《父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