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57(1/2)

加入书签

  ☆、第042章亵渎玩

  “什麽?”林凤脑中猛的一震轰鸣,她隐约知道魏公公给她服用的罂粟散是一种毒,同龙昭风在一起时她就感受到罂粟散对她身体的影响了,不过在最後时刻她还是忍住了对情欲的渴望,并未屈服於它同龙昭风欢爱。她本以为自己是可以靠着自身意志克服这种毒的,却没想到那只不过是自己的一厢情愿罢了,其实是那毒还未真正起作用,若它被彻底激发了,她会变成什麽样呢?她不知道,但可以肯定的是她绝对不愿屈服在这毒之下成为魏公公的禁脔。为什麽,为什麽这个该死的太监要给她吃如此恶毒的东西,她恨,她好恨!可她却又不得不把自己伪装起来,对这可恶的太监做出虚以为蛇的讨好举动。

  魏公公此时已完全沈迷在林凤诱人的身子上了,完全没有留意到林凤情绪的变化。他荡的一遍又一遍的舔弄着林凤硕大诱人的雪白玉兔。这是皇帝女儿的玉兔,虽然她不过是个冒牌货,但从身份上来说已经是天之骄女了,而昭皇准备将她献给楚皇,现在连楚皇的女人他都可以压在身下肆意玩弄,难以言喻的征服感与满足感充斥在他的心头,令他的欲火燃烧得更旺盛了。

  “魏公公,不要!”魏公公的火热挑逗引得林凤不受控制的产生了体反应。下身花处传来阵阵瘙痒,她知道那是罂粟散的药在起作用。可是她不想同魏公公发生真正的体关系,因为她听出来了,今日她若与他欢爱,那麽罂粟散之毒很可能就会彻底被激发。所以无论她多麽饥渴都得要忍耐住自己的生理欲望,她不想因一次的放纵导致无法挽回沈迷欲被魏公公完全控制住的结果。

  “凤儿,怎麽又害羞了呢?刚才你用小嘴伺候公公的时候不是做得很好吗?公公现在不过是想看看你的身子,身子不要绷得那麽紧!”魏公公细声劝慰道,一边说着,一边将魔爪伸到了林凤的亵裤上,抽开她的裤带,随後往下轻轻一拉,林凤雪白诱人的下体完全展露在魏公公眼前。

  虽然这已不是第一次在男人面前展露裸身,但是魏公公对林凤的辱玩弄却是所有男人中最恶劣的。他用牛鞭狠狠入她下体那犹如撕裂般痛疼的可怕记忆还彷佛就在昨日,林凤有些畏惧的缩了缩身子。自从魏公公将她带到昭国後,对她亵渎玩多次,可是最多就是用手指进入她的身子,没有再用他残缺的分身套着牛鞭进入过她的下体了,她不知道那是什麽原因,而今日看着他兴致高昂的样子,似乎是想要来上一回?她该怎麽办,难道只能任他玩弄吗?

  “凤儿,你这里好美!”魏公公双手抓住林凤两膝,将它们左右拉开,美丽的芳草密林瞬间展露出全貌。看到中间盛开着的娇美花朵,他情不自禁地伸出食指与中指,将闭合的花瓣轻轻掰开,露出了里面色泽鲜润销魂入骨的桃源美洞,

  没有了亵裤的遮挡,美丽销魂之处的美景可以看得一览无余。原本粉色的花瓣由於外界的刺激颜色变得异常鲜红,娇艳欲滴似是到了熟透边缘,上面还沾有不少被吞吐而出的琼脂玉露。

  ps:免费文,走过路过投上一票。欢迎到这里给我留言和投票哦!页面书名和我想对你说

  感谢0602g送的礼物黑色小人头。

  endif

  ☆、第043章销魂蚀骨

  “都变得那麽湿了,凤儿是想要了吗……”魏公公发觉自己的呼吸都开始变得急促起来,甚至都能听到自己心脏跳动的声音。他将头部紧靠在林凤腰侧,火热的气息喷洒在她的腰身,

  伸手缓缓将食指轻沿着美丽的花缝处来回拖动着。

  “嗯……”身下的敏感之处被魏公公的手指触,令林凤浑身猛地一颤,本能的想要将双腿夹紧,最後却把魏公公的手掌夹在了两腿之间。

  “风儿,快把腿松开!公公我是要给你带来快乐的……”蛊惑般的声音在林凤耳边响起,林凤鬼使神差般将玉腿分了开来。

  看到林凤乖乖顺从的样子,魏公公邪恶一笑,只听得‘噗滋’一声,他便毫不犹豫的将食指进了她的桃源美洞。

  “啊……”手指与花径摩擦产生的莫名快感令林凤忍不住娇喝一声,只感觉到自己花径里有些莫名的蠢蠢欲动,像有着麽东西即将要跑出来似的。

  “凤儿叫的声音可真甜,公公我最喜欢你这张小嘴了。刚才你用小嘴给公公带来那麽多的快乐,那麽现在就让公公我也来满足下你的需求吧!”魏公公一边说着,一边兴奋的抽动起手指。好紧致的花径啊!从楚国回来以後,虽然他的下身叫嚣着想要闯入这销魂之所,但因对那罂粟散药抱有的深深顾虑,他没有再碰过这里,倒是被崔权尝到了销魂蚀骨的滋味。

  林凤的花径被魏公公肮脏的手指无情的冲出了一条血路,虽然她在思想上是极度排斥魏公公的,可她的身体却完全违背了自己的意志,起了难以言喻的羞人反应,大量的蜜汁不受控制的从她花径里宣泄而出,很快她的桃源美洞变得水漫金山开来,那里随着魏公公的手指动作,甚至还发出了阵阵荡的水流声。

  “凤儿,每次干你都会流那麽多的水,你是水做成的吗?”魏公公笑着,手指继续有节奏的抽动着。

  “啊……公公……求你……求你不要再那里了……要坏的……”身体被仇人辱玩弄的高潮迭起这一情形让林凤感到异常难堪,她明明早就提醒过自己不要沈迷欲,可是身体的快感却还是骗不了人。她感觉到花似乎变得完全不受自己控制了,极其享受着魏公公的手指服务,这令她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她的小嘴微弱吐露着哀求,可是那如同小猫般叫春的声音听在魏公公耳中却更像是春药刺激一般令他变得更加疯狂。

  魏公公听着她的哭求,不由自主的将视线转移到了桃源美洞。她那里看起来是那麽的娇弱,只不过才承受了一会他的食指探索,就已变得红肿不堪了,他过去是怎样狠下心肠让娇弱窄小的它吞下牛鞭的呢?

  看着林凤似是痛苦又是欢乐的表情,他欲望难耐地再次低下了头,张口吮住了林凤诱人浑圆的玉兔。她的娇喘呻吟早已令他的下身一片火热胀痛,虽然他想怜惜她,可现在连他都将抵达崩溃边缘了。所以他决定充耳不闻她的苦苦哀求,而是只想着从林凤的上身获取快感来转移自己的下身欲念。可是不管怎麽不去想它,桃源美洞里的诱人景象却还是深深的留存在了他的脑海之中挥之不去。

  ps:谋朝篡位这一章节主要讲述林凤的故事,而第二章太监秘史里楚春等人将会出场,有关二十年前龙昭玄、楚云、楚彻等人的恩怨都会一一给大家解开谜底。免费文,走过路过投上一票。欢迎到这里给我留言和投票哦!页面书名和我想对你说

  endif

  ☆、第044章情欲谜潭

  闻着桃源美洞里飘逸而出越来越浓烈的惑人香气,魏公公终还是忍耐不住地呐喊而出,“凤儿,快……快住这里,快住它!”

  听着魏公公的渴望呼唤,林凤就像是中了邪般,伸出玉手就朝着他的身下抓去,一把就住了他短小如童却坚硬无比的分身,随後不自觉地套弄起来。

  被林凤柔若无骨的小手抚刺激,魏公公倒吸了好几口凉气,强烈的快感令他的分身迅速膨胀了几分。

  “舒服……好舒服……啊……啊……”魏公公被林凤的小手套弄得欲火焚身恨不得马上将她手中的物件冲入她的花内驰骋抽一番,分身头部开始冒出了点点白色的,伴随她小手套弄的节奏,将分身涂抹得是一片油光发亮。

  也不知道是不是罂粟散的药真得让人无法抗拒,林凤此时已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麽了。下体被魏公公手指侵犯所产生的快感令她舒服的就像是飘在天上飞行似的,可却还是无法彻底得到满足,她叫嚣着想要得到更大更深的充实,这麽小小的手指又怎麽可能达到她的要求呢?所以她只有不停地摆动起诱人的柳腰挺动着,只想要那手指可以入得更深些。

  “啊……啊……”林凤觉得自己就快被逼疯了,完全克制不住那疯狂滋长的欲望,“给我……还想要……”她失魂落魄地呐喊着,完全都不清楚自己究竟在喊着什麽了,只觉得下身的瘙痒愈来愈强烈,花里的空虚让她期待着一更更壮的东西来缓解,可是身前的男人却一直不肯送给她。

  迷惘中她似乎留意到手中套弄的物件变得越来越大,可以拿去尝试去止住花的瘙痒。於是她突然放下手中的分身,伸出两只小手用力将魏公公的手指用力从花中拔了出来。

  原本沈迷在欲之欢中的魏公公本就没有想到她会做出这麽一个动作,一个失神就被她得了手。不过也正是因为这一突然的动作,让沈迷欲的魏公公脑中瞬时清明了几分。

  而林凤却是完全另外一种样子,她彻底被罂粟散的药给蛊惑住了,满心想着的就是获得身体的完全释放。她的玉手一把抓住魏公公分身,坐起身子,就将花朝着那凸起之物坐了下去。可由於没有什麽经验,而她的花径又是异常娇小,最後居然没有对准口,就与魏公公的分身擦肩而过。

  魏公公半眯着迷蒙的双眸见到林凤再次吃力的抬起娇臀,似乎是还想要将她的桃源美洞套入到他的分身上去,这一发现令他猛地一个激灵,惶恐万分地一把推开了林凤,随後死死地咬住了自己的舌尖,并用尽力气在大腿上狠狠地掐了一把,剧烈的疼痛感觉总算将他从如火的欲望渴求中解放出来。

  林凤被魏公公这麽猛地一推,就摔倒在了一旁,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原本深陷情欲谜潭的林凤也从幻镜中惊醒。她看到自己跟魏公公的这副模样,脑海中浮现出之前两人模糊的火辣场面,顿时对自己的行为感到异常羞愧。

  免费文,走过路过投上一票。欢迎到这里给我留言和投票哦!页面书名和我想对你说

  感谢樱之殇送的礼物春雨织锦和黑色小人头。

  endif

  ☆、第045章夜夜奸

  她刚才究竟是怎麽了?为何会变得如此放荡?要不是魏公公这麽一推,她差点就沦为欲望的奴隶失身於魏公公了,而且还是自己主动献身的。该死,怎麽会这样!难道这都是罂粟散的可怕药吗?它不止能让人失去理智,甚至还会让人完全沈沦在欲望之中?林凤对此感到又惊又怕,一时陷入了沈默之中。

  看到林凤沈默无语,魏公公有些气喘嘘嘘的解释道,“凤儿,我……那个我……我不是故意的。”

  听到魏公公的声音,林凤抬头留意到了他嘴角的血迹,这才意识到有件事非常的奇怪,他原本可以趁着她沈迷欲时不费吹灰之力就得到她的体臣服,可是为何到了最後关头他却悬崖勒马宁可自残都不要她了呢?明明他就是一个荒无比的男人,昨日他还为发泄欲火跟一个男人上了床。而他在楚国之时也是对她夜夜奸折磨,简直恨不得就躺在她的床上再也不起来了,可这一切在他们回了楚国後就变了样,确切的说是在给她服用了罂粟散後他对她似乎冷淡了许多,即便是想要发泄欲望也再没有进入过她的身子,经过这次的事件对比,她的脑海中突然白光一闪,难道……难道服用了罂粟散後再同他交合,会给他带来什麽副作用不成?

  她为了证实自己的猜测,忍住了心中的作呕之感,风情万种的坐起身,朝着魏公公的前靠了过去,却不想被他一闪而避。

  “魏公公,你怎麽了,刚才不都是好好的吗?为什麽不要凤儿了,凤儿觉得这里好难受,好想要你的进来啊!”她一边说着,一边将中指入自己的花之中慢慢抽动着,食指则沿着花瓣外围轻轻抚画圈,魏公公甚至可以清晰的看到伴随着她的每一次抽动,漂亮的花径之中都会吞吐出一股渴望的蜜汁,将她的指尖与花瓣沾染得一片狼藉。

  林凤这是第一次在自己面前展露此种风情,魏公公只感到喉结涌动,呼吸越来越急促,真想直扑到她的身上狠狠的要她上几回。可是最後理智还是占据了上凤,他并未有所行动。

  林凤看到他居然宁可苦苦忍受着欲望都按兵不动,更是应证了心中的猜测,他是在害怕与她交合,那麽如此一来她就要改变策略了,虽然她不知道为什麽他会怕成这样,但是他越怕什麽她就越得要去做,因为那很可能是她彻底摆脱魏公公的唯一契机,即便那麽做需要她作出牺牲为代价。

  於是林凤狠下决心,她抬起空着的手掌,拖住自己的玉兔,低头就朝着上面的樱桃咬了下去,嘴里再次不停地发出诱人呼唤,“魏公公,快过来,凤儿想要……要……啊……”做出如此火辣的挑逗动作自然是让林凤自己都有种欲火焚身之感,可是为了达到那个目的,她不得不下了这剂猛药。

  魏公公几曾看到过如此香艳喷火的场面,他的欲火顿时大发,终於像失去了理智般疯狂的扑倒林凤,将她那曲线玲珑的浑圆翘臀搂住,胯下的分身则狠狠地顶住她的小腹,而後轻轻将林凤的身子往上一推,分身自然而然地抵达在林凤美丽的芳草密林间,最後顶到销魂的桃源美洞口蓄势待发着。

  欢迎到这里给我留言和投票哦!页面书名和我想对你说

  endif

  ☆、第046章欲发渴望

  看到身下的桃源洞口不断的吐露出琼脂玉露,里面似乎还传来一阵隐隐的吸附之力,让魏公公恨不得马上就直冲进去,将那销魂之处完全的占有,可是那灵台里的最後一丝清明却死命地拉住了他的理智。理智与欲望在他脑海之中博弈着,他的额头之上丝丝的薄汗溢了出来,最後汇集成汗珠,滴落在了林凤的肚脐之上,留下了斑斑湿痕。

  洞口处被炙热之物顶着,林凤觉到花里的瘙痒感变得越发难耐起来了,渴望着一样壮的东西可以缓解它的不适。她迷迷糊糊的意识到洞口处那炙热之物似乎是能够解救她渴求的苦口良药,於是她努力地抬起了娇臀,让洞口与那炙热之物轻轻摩擦,仿佛在呼唤着那物件可以到深入到自己的花中来。

  魏公公被林凤的挑逗动作弄得又是一阵颤抖,下面的分身都克制不住在她的桃源洞口跳动了好几下,他实在忍无可忍了,正准备一冲而入时,“砰砰砰”急促的敲门声突然响起,让沈迷在欲中的他瞬时又清明了过来。

  於是他果断点了自己的麻让欲望勃发的下体彻底隔断了情欲需求,并在林凤开口前又点住了她的道让她不能动弹,随後拿起衣衫披在了她的身上,遮住了那一片迷人心神的春光外泄。

  “是谁在门外大声敲门?公公我不是说了吗?今晚要睡个好觉,不许任何人打扰!”魏公公不快的问道。

  “公公,是秉儿。皇上急召你去他寝,说是有着紧要之事同你相商,邀你现在即刻觐见!”陆秉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魏公公眉头一皱,龙昭玄那麽晚还要接见他,难道有什麽大事发生吗?“你先去回禀皇上,就说公公我马上就来!”

  “是……”陆秉听从了魏公公的吩咐便急急离开了。

  魏公公随後将视线转至林凤身上,若不是陆秉敲门将他从情欲中唤醒,刚才他险些就失去理智与林凤交合了,看起来罂粟散的药比他想象中还要厉害许多,连他这个明知道它危险早有防范之人最後都差点着了它的道,又何况是其他人呢?不过话又说回来,既然它有着如此惊人的效果,那麽又何怕大事不成?只是都等了那麽久了,楚国那边怎麽还没过来消息?会不会那边有什麽变数?还是说今日龙昭玄突然如此急切的深夜召他进是楚国那边来了消息?

  魏公公思量着这种可能就更想要赶快进一探究竟了,於是他俯首对着林凤说道,“凤儿,皇上急着宣我前去觐见,现在不能留下陪着你了。公公我知道你现在身上非常难受,你也只得暂时先忍耐下了,我点了你身上的几处道可以帮你熬过罂粟散的药,一炷香时辰过後你的道便会自动解开,到时你再行离去。”说完这段话後,魏公公留恋的再次望了眼林凤,随後便转身开门离去了。

  林凤此时虽然已经脑子清醒了许多,但身体内对情欲的渴求欲望却变得更加清晰了,她觉得浑身都在被欲火焚烧着,若不是被魏公公点了道或许她早就克制不住冲出去与人交合了。她终於见识到了罂粟散的可怕药,所以更加让她下定了决心不能再任由它挟持,一定要想办法尽快从魏公公身上获得解药!

  ps:明日早晚会有两更,有读者提到楚春,我先预告下她会在即将开写的楚第二章太监秘史里出场,前文我必须得要做好整个故事背景交代!楚之双生欲孽的主角是楚春和林凤两人,前文林凤的剧情占多数,後面将以楚春的故事内容为主。欢迎到这里给我留言和投票!页面书名和我想对你说

  感谢diqiu5202009送的祝福卡片200礼物金和爱的花束300礼物金。

  endif

  ☆、第047章暴力男宠

  而在林凤极力的同体内火热的欲望做搏斗之时,没有注意到大门被人推开有一个男人走了进来,直到黑色的马靴出现在她脚下,她才意识到有人闯入,慌乱的抬起头。是他!那个昨日放她离去的魏公公男宠!

  男人看到林凤满身都是香汗,并没有帮她解开道,而是站在一旁冷冷的望着她,就像是一尊雕像般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林凤对他的行为极其不满,他明明是会武功的,但他看起来没有想要解救她的意思,不过人也没有离开,他想做什麽?林凤被欲火焚身足足折磨了一炷香时间,直到她感觉到自己的欲火慢慢平定下来,而後身上一松,道终於自行解除了。

  “你……你这男人明明看到我被点了道不能动弹,却为何不肯帮我解开!”林凤有些气呼呼地质问道。

  “救你?怎麽救你?看你的样子像是中了毒,难道是希望我与你交合相救吗?即便你愿意我也是不会愿意的!”男人淡淡的扫了她一眼,没有留下半丝情绪波动。

  “你……你……”林凤觉得自己快要被这个男人气死了,他凭什麽对着她就这麽一副寡淡的面孔,仿佛有多麽不削她似的。虽然她也不想随便找个男人交合,但是这个男人对她的这种态度让她觉得自己的魅力严重受挫,从小打大,哪个男人见到她不是如同蜜蜂见了花朵似的想要采摘她,只有他和龙昭玄两人除外。

  “不帮你解开道就是在救你,现在你不是熬过来了吗?”男人不以为意的撇撇嘴,“而且你是他的人,我怕脏了自己的手!”

  “什麽!”林凤这回可真得被他气得全身都发着颤了,她的一双美眸瞪得大大的,愤怒的盯着男人大声怒道,“对,我是魏公公的玩物,我很脏!可你呢?你又比我干净到哪去,你也不过是他豢养的一名男宠罢了!”

  男人没想到她会那麽说,眉峰一凛,眉宇间突然充满了难以抑制的愤怒与暴戾,他一把捉起了林凤的一只手腕怒言道,“你说什麽?再说一遍!”

  动怒了?总算是在这个男人脸上看到另外一种表情了,不过既然他看不起她,那她也没必要对他客气,“昨日你同魏公公的对话我全听到了,甚至包括你们的房事。我知道了你的真实身份,怎麽,这样就恼羞成怒了吗?”

  “你……”男人将林凤的手腕越抓越紧,疼得林凤感觉到似乎手腕都不属於自己了。

  “放手!快把手……放开!你是想谋杀公主吗?不要命了!”林凤被抓得手腕疼痛至极,可口中却还是不肯相让半分。

  不过她说的这句威胁之语似乎起到了效果,男人突然猛一松手,令她整个人都跌倒在了地上。林凤轻抚着疼痛不已的手腕,心中满是委屈。魏公公带她来到昭国,唯一办得一件好事就是让她成为了鸾凤公主,令她有了尊贵的身份护身。

  “公主?”男人因为她的话情绪似乎平复了许多,“是了,我差点忘了你是鸾凤公主,今日之事我便不与你计较。”

  ps:今日两更,晚上还有一更!欢迎到这里给我留言和投票!页面书名和我想对你说

  endif

  ☆、第048章清除蛊

  “你想怎样?”林凤眉头深锁,他似乎是有话想要对自己说。

  “我知道你想彻底摆脱魏公公的控制,既然我们有着相同目的,为何不尝试一块合作呢?”男人口中提出了诱人的建议。

  “合作?我现在身中罂粟散,你能帮我清除它吗?”林凤现在满心念着的就是可以找到清除罂粟散毒的法子,不管付出什麽代价,“若你可以办到,那麽我便不再计较你对我的冒犯,答应同你一起合作!”

  “什麽!他居然给你下了致蛊物罂粟散?怪不得你的身上会散发出那样乱人心神的奇异香气!”男人蹙起眉头,脸上浮现出一抹凝重。

  “你知道罂粟散?”林凤听到他似乎对罂粟散颇有了解,继续抱着一线希望问道,“你可知有什麽办法能将这种毒清除?

  “我曾在魏公公收藏的医书上见到过关於它的描述,不过并没有亲眼见证过它,罂粟散事实上算不得毒,而是一种控制人情欲的蛊,它以女子之身作为宿体存活。中了罂粟散之蛊的女子,体内的母蛊活动越频繁就会在情欲上越发有所渴求。当宿主的情欲被催发时,在她身上便会散发出一股奇异的罂粟香气,香味浓度将伴随情欲需求的深浅而变化,这种香气足以引起男人意乱情迷只想与之欢好。罂粟散之蛊发作周期一般为四十九天,母蛊活动最频繁之时就是它的爆发之日。发作之日只要有人稍作挑逗,宿体便会情欲难忍迷失本只想与人交合泄欲。而在男女交合过程中,母蛊吸食男人的元阳滋养存活,在吸食到充足的元阳过後母蛊才会进入到一段休眠期,宿体的情欲慢慢回落到正常水平!”

  “你的意思是说,罂粟散之蛊不是随时发作,而是有着一定的时间规律?若我想要控制住它,就要在发作之日找到男人交合才可以?依魏公公所言,今日就是我的蛊发之日,可我并未与人交合,不也熬过去了吗?”林凤神色复杂的望了男人一眼,疑惑不解的问道,

  “错了,你并没有熬过去。接下来几天你的蛊毒必定还会发作,若罂粟散之蛊在第三次发作後还得不到男人的元阳滋养,它便会在宿体内四处游走并大量繁殖子蛊,最後让宿体血尽失而亡!不过,若你能找到男人长期用元阳喂养你体内的母蛊,那麽罂粟散之蛊便不会按照七七四十九天的周期规律发作,而是会被压制住。”

  “什麽!”林凤面露惊恐之色,难道要救自己一命,她就必须得为自己找个男人欢好吗?“这种蛊毒如此可怕,那它对……同我交合的男人会有什麽影响?”

  “宿体同男人的每一次交合,都会通过元将母蛊繁衍诞生的子蛊转嫁到男人身上,子蛊对男人的身体倒是不会产生太大伤害,只不过会让男人沈迷在同宿主的欲之欢中无法自拔,就像是上了毒瘾一般渴求宿主与他交合,最後对宿主言听计从。说到底,罂粟散之蛊是靠着男人的元阳滋养生存的,虽然从坏的一面来说它会令宿主沈迷欲,但是另一方面也能让宿主拥有控制男人的能力!”

  林凤在听到这里时,才终是恍然大悟,原来魏公公如此害怕与她交合,并非是他不想要她,而是害怕自己中了罂粟散的子蛊被她迷惑住,从而对她言听计从。

  “你现在告诉了我它的效用,若我与魏公公交合,不是就可以完全控制住他了吗?既然如此我又何必答应与你合作?”

  ps:欢迎到这里给我留言和投票!页面书名和我想对你说

  endif

  ☆、第049章诱惑太监

  “话虽如此,但那罂粟散母蛊产出的子蛊寿命非常短暂,只能在普通男人体内存活一个月而已,也就是说,若想要控制住他,你就得必须同他长期交合,你愿意长期委身於魏公公吗?”男人残酷的指出了这个事实。

  “这个……我……我……”对於这个问题,林凤倒真得是回答不出来了,她本是想找到解蛊办法就彻底离开魏公公,不想让他糟蹋自己,现在虽然知道自己身上的蛊毒可以帮她控制住这个太监了,但是她真得愿意以长期牺牲自己的体为代价吗?不!她不愿意!本来为达目的勾引他一次已经是她最大的心理承受限度了,如果要长期委身与他,她简直无法想象自己抱着魏公公欢爱会是怎样一番作呕心情。

  “还有,即便你愿意牺牲,那魏公公呢?你以为他这次差点被你诱惑住就不会心生警惕?以後你还能有多少机会让他情欲难忍?最重要的是,你有没有想过他为何要给你下罂粟散这种蛊,若是他想控制住你,以他的本事还有着许多其它法子。”

  林凤伸出玉手拍了下额头,是啊!这点怎麽没想到呢!魏公公若只是纯粹想要得到她的体,何必给她下这种让自己都碰不得的罂粟散之蛊呢?就像上次他给她下了迷药将她的身体献给了崔权。很明显,他给自己下这种蛊是想让她牺牲体帮他控制男人以达到他不可告人的目的。

  “你有办法替我解蛊吗?”林凤满怀期待的问道。

  “罂粟散之蛊的主人是药王,他早已仙逝,过世前并没有将解蛊之法流传於世,故罂粟散早已失传。魏公公不知道是怎麽得到的它,不过可以肯定的是,他应该还没有研究出解蛊之法,否则他就不会如此害怕与你交合。”

  “难道就没有其它办法可以延缓它发作了吗?”林凤眸色黯淡,男人的话瞬间就让她的心情如同跌落到了地狱之中,眼里满是深深的纠结。

  “没有,在此之前,你必须先为自己找到至少一个男人来滋养母蛊!”男人看到林凤眼中的失落之意,把他所有的想法都告诉了她。

  “你为什麽要找我合作?我又能帮你什麽?”林凤最奇怪的就是这点了,虽然她现在是鸾凤公主,可那也不过是个名号而已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