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26(1/2)

加入书签

  ☆、第014章西皇真迹

  林凤的一席话,就像是惊天巨雷般响彻在那些质疑她的群臣耳际,大殿之上顿时变得鸦雀无声。

  言公公与安臣相眼神相交,显然对於她这番坦然的言语都感到十分诧异,“既然你愿意交给老奴看,那麽老奴也就不客气了!”

  言公公接过诏书,留意到林凤的脸上并无任何心虚神色,反而嘴角处还微微挑起一道弧度,让他着实有些m不住头脑。这名女子,能在众臣们的群起逼问质疑下,保持着这般气定神闲,倒是真得令他不得不佩服万分。

  可一旁的安臣相却直接变了脸色,尤其当他接触到林凤那似笑非笑,极有把握全身而退的目光时,心中更是隐隐升起一股不安。

  只见林凤继续开口说道,“言公公,你可要好好看清楚了,这份诏书究竟是不是西皇亲笔所写!”

  “不用你说,老奴也自会看得仔仔细细!”言公公毫不客气地回道。

  拥护林凤登基的一派人和质疑林凤的一派人分居於大殿两旁,他们都静静地观望着事态发展。

  终於,一炷香时间过後,言公公额冒冷汗双手有些颤抖着放下诏书,随後朝着林凤一下子双膝跪地道,“皇上,老奴真是该死!请饶恕老奴刚才对您的大不敬之罪!”显然他的话语直接证实了林凤手持的诏书的确为西皇所写。

  听到他的话後,安臣相的脸色变得一阵灰白。他没有想到自己之前的猜测竟然全是错误的,林凤手上拿着的居然是真的诏书。这场突如其来的打击令他失去了惯有的冷静,朝服下的双手紧握,指尖更是狠狠地刺进了掌心之中,却还是心存不甘咄咄逼人的问道,“言公公,你可要看清楚啊,西皇过去对这妖後极其宠爱,甚至为了她废了前皇後并将之打入冷g。妖後为了谋朝篡位,极有可能找人模仿西皇字迹写下诏书想要以假乱真!”这样的推断合情合理,让那些跟随安臣相的大臣不由纷纷点头附和。

  林凤却只是从容一笑,她继续冷静的驳斥道,“安臣相,这言公公可是你找进g来鉴别诏书真伪的,朕从未见过他,可你在他看了诏书得了结论後却又质疑他的眼光,这是不是太过儿戏了!”

  安臣相眼眸渐冷,但还是死鸭子嘴硬,直对这言公公高声说道,“言公公,你一定要再仔细看清楚,它是不是伪造的!”

  “这份诏书绝对是真的!老奴可以用x命担保!”言公公谨声回答道,“西皇陛下从小写字就有个坏习惯,西域这个词经常会被他写错成酉域,而这诏书,除了字迹一模一样外,连错别字都是一样的,所以老奴认定这份诏书是真迹。

  林凤嘴角的笑纹越扩越大,迅速接口道,“众位大臣可是听清楚言公公的话了吧?朕的皇位是名正言顺由西皇传位得来的,如果还有谁对朕不服尽可以站出来!朕自当让他心服口服。”

  没有投票就没啥动力日更了,免费文,走过路过的都投上一票吧!投票方法:点这地址页面书名和我想对你说

  感谢shu0602g送的礼物两枚俺的小受;感谢12345qq、ctcsnoopy送的礼物俺的小受。

  amp;lt;%endif%;amp;gt;

  ☆、第015章g变倒戈

  “我不服,你只是一名女子,而且又非西域皇室血统,岂能继承西域皇位!”安臣相声音高亢,负手身後继续滔滔不绝道,“泓王爷人在西域德高望重,若由他继承皇位相信大殿之中自是无人反对,由你登基g本无法让人信服,皇上必是鬼迷心窍才会传你皇位,我们若是再见到皇上自会劝服他收回成命!”

  林凤沈着脸正想驳斥他,一道尖细的嗓音从殿外响起,“皇上,大事不好了!”

  只见一个小太监神色慌张地跑进大殿,双膝一跪就朝着林凤急声说道,“八百里加急,泓王爷在从楚国回西域的途中遇刺,偕同前往楚国的家眷全部身亡无一活口!”语毕,大殿里的原本反对林凤登基的官员们心思顿时混乱起来。西皇并无子嗣,若是从正常的皇位继承顺序来说,若他亡故皇位将由泓王爷继承,可现在泓王爷死了,连他的家眷也没有留下一个活口。那麽林凤继承皇位也就变得顺理成章,无人可以找到理由反对了。

  听到这一消息後的安臣相也是脸色突变,眸中闪现出无法置信的表情,最後化作一道比哭还要难看几分的笑容,指着林凤的鼻梁恶狠狠的说道,“y谋,这必定是你这奸後的y谋,这一切的事件岂会发生的如此巧合!”

  林凤美眸微眯,神情之中透露出一股嗜血的味道,她冷然驳斥道,“安臣相,朕忍你够久了,你一而再再而三的将脏水泼到朕身上,之前给朕扣上谋朝篡位的帽子,现在又说泓王爷的死是朕造成的,真得以为朕就是那麽软弱可欺的吗?”

  “你……我们g本就不会承认你是皇上!”安臣相挺了挺腰,他就不信,朝中半数官员不认可她这个皇上,她能拿自己怎麽样!”

  “你说我们?”林凤失笑,漂亮的凤眼里流出一股冷冽之意,“你确定他们都会跟你一样想法?”

  安臣相听得心口微微一紧,嘴唇紧紧地抿成一条线,他原本当然是很自信的,可是泓王爷遇害後,他最大的仰仗已经没有了,那些官员还会跟他一起反对林凤登基吗?对於这点他一点把握都没有。

  林凤将眼神横扫过站在安臣相一旁的官员们身上,嘴角蔓延出一丝莫名深意,“你们可要好好的考虑清楚自己究竟该怎麽站位,现在朕可以再给你们最後的一次机会,若是再选择错了路,结果就会是万劫不复了!”她威胁的话语令安臣相心头一阵慌乱,调转过头就去看那些支持自己的官员们,今日的较量,他已经是回不了头了,现在的他们只有团结在一起才有可能给林凤施加压力,若是他们不再同他站在一起,那麽结局必是林凤登基为帝,而他也会命丧於此。

  “皇上,当初安臣相口口声声同臣说皇上的传位诏书是伪造的,臣也是受了他的蒙蔽才会做出错误选择,现在既然一切真相大白,皇上继承皇位此乃天命所归,臣自当全力辅佐皇上绝无二心。”原本站在安臣相最近的一名官员迅速站离他的身边,在看到他的举动後,大部分官员也纷纷同他一起站到了另外一旁。

  由於鲜经常挂,这本书目前在银星读书等站一起同步连载,如果鲜看不了这里也可以看到。请继续支持投我一票!投票方法:点这地址页面书名和我想对你说目前鲜只有电脑版可以投票,手机不能投票。

  amp;lt;%endif%;amp;gt;

  ☆、第016章黄泉相伴

  “你们……”看到一直都视自己马首是瞻的官员们在紧要关头抛弃自己,最後只留下了寥寥数人,文臣相恨得是眼眶欲裂,额上的青筋条条暴起。

  “文臣相!”林凤望着他失控的样子,眸中涌起一抹残忍的快意,“朕继承皇位乃是天命所归,岂是你所能逆天而行的!”

  “妖妇,休得猖狂!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敢向上天发誓泓王爷的死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吗?”虽然都到了如此境地,文臣相却还是对着她厉声指控道。

  “泓王爷?他出使楚国那也是过去西皇的决定,又怎会同朕扯上关系?倒是你,一直将泓王爷挂在嘴边,对他真是够忠心义胆的啊!不过现今他人已亡故,你的忠心又该怎样令他知晓呢?”林凤冷冽一笑,继续言道,“朕倒有个主意,未免泓王爷在黄泉路上孤单,朕决定赐你同他结伴而行!”

  在她的眼色示意下,几名侍卫立刻风驰雷霆般迅速将文臣相等人团团围住,在他们伸手即将触及到文臣相身上时,文臣相不羁的声音再次响起,“我看今日谁敢杀我!”说完这句话,他猛地将腰带解开,x前的黄马褂立刻暴露在众人眼前,“这是西皇御赐的黄马褂,如西皇亲临刑罚不加身!”

  殿中的众位大臣在看到那件黄马褂後都忍不住交头私语起来,“真得是西皇御赐的黄马褂啊!当年西皇去西山祭祖遇刺,文臣相替西皇挡了一刀,後来西皇念及他的救命之恩,就将这件黄马褂赐给了他。有了它,文臣相便可以刑罚不加身,等於拿了一块免死金牌!”

  在听到群臣的议论之声後,林凤脸色一冷,她没想到会出现这样的意外,本来一切都尽在她的掌控之中。

  而文臣相听到众臣说出了这件黄马褂功用之後,原本有些慌乱的心稍稍安定下来。虽然他现在已无力阻止林凤登基,但是即便是她坐上皇位,也不可能视前任西皇的黄马褂於不顾。不过这些也只是他自己的看法,他又岂能意料得到林凤g本就不是个墨守陈规之人呢!

  “绿芜,给朕上一壶美酒!”在沈寂片刻後,平静的声音从林凤嘴中泻出,说完了这句话,林凤调转过身朝着皇位方向再次走了上去。

  看到她的奇怪举动,大殿中原本小声议论着的众臣们一下子安静下来,他们都对林凤的行为疑惑不解。文臣相选择在她登基之日率领众臣逼g,最後虽然失败了,但绝对挑衅了她的权威。他们全都看得出来,两人之间的斗争林凤是吃了大亏的。可是她现在却如此平静,甚至还有心情喝酒?

  绿芜不愧是林凤最为亲近之人,在林凤下了命令後不久便将美酒带到林凤身前。

  林凤接过美酒,小酌了一口,便眉头深锁感叹道,“这酒可惜,真是可惜了……”

  “可惜?皇上为什麽那麽说?难道是不喜欢西域的葡萄美酒吗?”

  “非也非也,朕只是觉得空有如此美酒,却没同它匹配的下酒好菜,就好似美人长袖起舞,却无琴瑟相和,可惜,真是太可惜了!”

  预告:接下来的剧情超级重口,饭前勿看!这本书目前在银星读书等站一起同步连载,如果鲜看不了这里也可以看到页面书名和我想对你说

  amp;lt;%endif%;amp;gt;

  ☆、第017章人r羹汤

  “皇上想要下酒小菜,这又有何难?g中的御厨手艺j湛,奴婢现在就叫他们做去!”绿芜朝着林凤盈盈一笑,正准备转身离开时,却被林凤叫住了。

  “御厨做的膳食朕早就吃腻了,今日朕不想再吃御厨做的,朕想要亲自在众臣面前一展厨艺,不知众位爱卿可否赏脸?咦?怎麽都不说话了?陈侍郎,你觉得朕的提议如何?”林凤微笑着说道,可是大臣们却在林凤身上感到了一股诡异的危险气息。

  “臣惶恐!皇上乃天之骄女,我们又岂敢让皇上下厨!”被林凤点名的户部侍郎只得硬着头皮开口说道。

  “你们不必惶恐,朕觉得独乐乐不如众乐乐,今日朕决定钦赐殿中所有大臣人人一口世间顶级美味!”林凤傲然俯视着群臣,看到他们一脸的不可置信,堂堂帝王之尊,却愿亲自下厨只为一展厨艺,这实在太不可思议了吧!不过林凤并没有多说什麽,而是示意绿芜上前,“绿芜,你依朕的旨意,吩咐御膳房装备一口大锅,在里面放上最好的汤料搬上殿来!”

  “那麽除了汤料外,皇上还要哪些食材?”

  “食材?”林凤柳眉一挑,“朕曾听闻有一种东西乃世间第一美味,只是朕还从未尝过,想必在座的众位也无人有幸食得,今日是朕的登基继位大喜,倒真得有兴趣想来品尝下这人世间的第一美味!绿芜,你再让御膳房准备些牛羊r和柴火一起送上殿!”

  牛羊r?殿下有些大臣听到後,嘴角不自觉抿了抿,这算是什麽人间美味啊!他们这些官员哪个人没吃过牛羊r这种平常的食材,本来还以为皇帝会招待他们吃鹿茸熊胆之类的珍稀食材。

  绿芜接下旨意便下去办了。林凤当然没有错过殿下群臣的表情,她微微侧首转向安臣相的方向,唇角轻轻掀起,眸带深意地看着他,“安臣相,朕亲自下厨做这道菜,怎麽够能少了你这个主角呢?”

  安臣相眸中凝起一抹y霾,林凤这麽说是什麽意思?难道她是想请自己一起用膳不成,“哼,你这妖妇,别以为对我施点小恩小惠,就能让我承认你是西皇,做梦!我是不会陪你用膳的!”

  “用膳?你以为朕是想请你一道用膳!呵呵!”林凤突然张狂的大笑起来,可是眸中流泻出的却是浓浓戾气,“你是这道菜的主要食材,朕又怎能少了你这个主角呢!”

  安臣相难以置信地睁大双眼看着林凤,全身如堕冰窖,那种寒冷是从心底穿行而入,在他全身肆虐着各处感官。她究竟在说什麽?她要吃了自己?这个女人她是恶魔吗?不,她比恶魔更加可怕!

  大殿中的群臣在听闻她的话後,个个都被吓得不知所措,这个女人是疯了吗?她居然想吃人r!

  林凤全身泛着冰冷的气息,她的脸色在众臣眼前就如那狰狞的厉鬼,语声更是犹如幽灵般在众臣耳边回荡着,“朕听闻世间最美味的莫过於人r,今日朕非常期待着同众位爱卿一道品尝人r羹汤!”

  接下来林凤的後g还有本书的女主角之一楚春也会再次出现,请大家敬请期待吧!免费文,有投票才有继续写作的动力!走过路过的都投上一票吧!投票方法:点这地址页面书名和我想对你说

  amp;lt;%endif%;amp;gt;

  作家的话:

  ☆、第018章烹煮人r

  很快,御膳房的大厨们就将调制好汤料的大锅搬上了大殿。

  “你们,去把安臣相放进锅里!”林凤指着那几名围绕在安臣相身前的侍卫高声命令道。

  虽然那几名侍卫觉得林凤所作所为实在太过y狠毒辣,但她是一国之主,他们也不敢公然违抗她的命令。

  “我看你们谁敢动我!我身上穿着的可是西皇御赐的黄马褂,刑罚不加身知不知道!”安臣相恶狠狠的再次提醒他们道。

  “西皇御赐的黄马褂是吗?你以为有了它朕就不敢动你了?”林凤美眸微眯,冷冷哼了一声,“朕不过是想将你放入锅中烹煮,并未动及你的黄马褂,更未加刑於你,g本就谈不上违背西皇旨意。你们,还站在那里做什麽,立刻将他拿下!”

  几名侍卫在听完林凤的话後,少了几分顾及,立即就将安臣相抓住。安臣相双拳难敌四手被他们牢牢捉住後无法动弹。

  “妖妇,你敢!”

  “朕为何不敢!”林凤冷冷的看着他,唇角勾勒的冷笑带着无比邪恶,“将他扔进锅子加火烹煮!”

  “不……”安臣相大声抗议,但还是被扔进了大锅,几名侍卫迅速将柴火点上。

  “妖妇,我安征名发下毒咒,即便做鬼,也要与你纠缠不休!”安臣相的眸中喷s出浓浓的怨毒之色,不过他的怒shubaojie吼声没有持续太久,锅子里不断升起的热度让他再也无法思及对林凤的怨恨,巨烫的温度令使得他痛苦的在水中不断挣扎着想要爬出锅炉,但每每他伸出手来抓住锅壁时,都会被侍卫们用剑鞘打落下去,就这样他不停得爬上锅壁又不断地摔落锅中,直到他的挣扎越来越微弱,

  庄严的西域大殿中,男人的惨叫回音不绝於耳,听得殿中的众位大臣心惊r跳,而那几名原本站在安臣相身边的大臣都不知道林凤接下来是否也会这样对待自己,吓得最後都晕死过去。终於,那犹如人间炼狱般的一幕告下段落,锅中的男人浮起在了汤料之中。

  林凤从皇位上缓缓站起,走到大锅旁,一把夺过身旁站着的侍卫佩剑,用力挥舞了几下,将锅下的明火扑灭了。

  “这人r羹汤朕今日也是第一次做,不知今後谁还能有幸让朕再次破例亲手下厨呢?”林凤一边淡淡的说着一边将视线在殿中群臣的脸上一一略过,看得那群大臣们的额际都瞬时因为紧张浮起了密密麻麻的冷汗,生怕她一个不称心,就把自己给烹煮了。

  “怎麽现在一个个都不说话了,朕之前说了,今日要宴请群臣品尝这人世间的第一美味,现在既然汤已做好,那麽接下来就该给请众位爱卿一同品尝了。来人,上碗筷,将这锅里的美食分给各位大臣一同品尝吧!”

  几名御膳房的厨子看到锅中浮起的煮熟尸体害怕的要命,但是在这种时候也只能硬着头皮上去将一只只的汤碗中倒满汤水,然後将汤碗一一送入众位大臣手中。一位年纪较轻的大臣显然没见过如此恐怖的场面,吓得全身发抖,手一滑汤碗就掉在地上摔碎了,吓得他赶紧扑倒在地不停求饶,“皇……皇上,臣不是有心的,只是不小心才将这汤碗摔碎了!”

  “爱卿只是不小心,朕又岂会怪罪与你!来人,给他再送上一碗人r羹汤!”林凤的心情似乎非常不错,并没有怪罪这位胆小的大臣。

  很快又一碗人r羹汤就被人送至那位大臣手中,林凤嘴角轻扬,“今日朕钦赐各位爱卿人r羹汤,希望众爱卿能够牢牢紧记朕是个赏罚分明之人,若忠心为朕办事者,朕必不会亏待。可若是谁心存二心,那麽他就是你们的下场!”

  更加刺激的剧情还在後面,这些天怎麽都没人送作者礼物呢?免费文,有投票才有继续写作的动力!走过路过的都投上一票吧!投票方法:点这地址页面书名和我想对你说

  amp;lt;%endif%;amp;gt;

  ☆、第019章r欲之欢

  旖旎之色蔓延在皇帝寝g之内,床上的女人一身曼妙的身体曲线完全裸露在外,浑身散发出一股暧昧之光。她的身上是一片被疼爱过後的粉红之色,明显是刚刚经历过一番肆意的欢情。

  男人撑起半个身子,静静望着身下的女人微微有些出神。她终於成功了,他看着她一步步地登上皇位,诛杀忠良,最後攀上了权利的巅峰。可是她对自己究竟有没有一丝情意呢?还是对他纯粹只是r欲需求?他不知道,也从来不敢问她。眼前的身体看起来是如此诱人,可是她现在所散发的气势,却已非当年的样子了。

  女人发出一阵娇吟後微微动了动,健壮的手臂强势地揽过她的柳腰,令他温热的身躯更加靠近温暖她。他的一条大腿挤入她的双腿之间,chu壮的男x象征则继续深深埋在她的花x之中。

  随着她的微微一动,那埋没在花x深处的巨大又迅速膨胀起来,女人眉头微微一皱,似是感觉到了那团火热,意识模糊地将小手往着身下方向探了过去,m住了它。

  男人猛的周身一紧,立马翻身压在了她的身上,花x内不断膨胀的巨大反应终於令女人不住惊喘出声,张开了她迷蒙的美眸。

  “啊……你难道还想再来一次?”她感觉到下身酸热无比,似乎每一次与他欢爱的结果都是要几次都不够,欲仙欲死的味道就像是吸食鸦片上瘾般怎麽也戒不掉,为何她会如此沈迷在这种男女之欢中呢!

  烛火下英俊的面容上忽然浮现出一抹邪魅笑容,男人伸出他宽大的手掌,m住了她身前的一只雪白玉兔,双指熟练地轻捻着那早已熟透的樱桃道,“不是我想要,而是你还没被喂饱,你看,它现在又硬了!”在说完这句话後,他俯下身带着惩罚意味般得在玉兔的外围一路轻吮慢舔,随後猛得张口咬住玉兔顶端那颗鲜红欲滴的樱桃,将她的玉兔上满满都遗留着他的唾y与男x气息。

  “嗯……啊……”x前微疼的刺激感觉令她猛地倒抽一口气,全身猛烈得战栗起来,身下敏感的花x之处再次一片春潮泛滥。

  看着她的反应,他的嘴角不自觉地划起一道深深弧度,只有在这个时候,他才能感觉到她是爱自己的,虽然他不确定她究竟是不是只爱他所带来的r欲之欢。

  “想不想我再狠狠地爱你一遍fanwai?”男人的语气异常轻柔,小心翼翼地问道。

  身下强烈的空虚渴望令女人脑子一片混沌,她无法思考太多,只想获得完全的生理满足,“要……给我……快给我……”女人伸出雪白的玉腿勾住他的腰身,滑嫩的大腿内侧不断的在他健壮的腰身上磨蹭着,就像是在发出强烈的欢爱邀请。

  “你既然那麽想要它,我现在满足你!”男人低吼一声,抬起她的两条雪白玉腿便狠狠地冲了进去,顿时,紧致的花x被chu壮之物完全填满。在女人发出满足的惊呼一声後,男人便开始在她腿间疯狂抽送起来。

  这个男人是谁呢?大家可以猜猜看,他在前传《父皇哥哥们,爱我》中出场过。免费文,有投票才有继续写作的动力!走过路过的都投上一票吧!投票方法:点这地址页面书名和我想对你说

  amp;lt;%endif%;amp;gt;

  作家的话:

  ☆、第020章狂野男欲

  女人感受着他热切的需求,疯狂地追随着他的抽动节奏摆动着腰身。

  男人因为她的热情变得更加x致高昂,他埋没在她x前吸吮慢舔着,不断撩拨着她的情欲。

  女人被他逗弄得简直快要无力招架了,但是她并不想就此败下阵来。於是她将双臂猛地搂住男人背部,抬起头就朝着他的x口方位凑了上去,温热的香舌瞬时落在了男人健硕的x上

  “啊……凤儿,你真得越来越会迎合男人了。”男人的眼里燃烧着旺盛的欲火,那炙热的温度足以令一切焚烧。他的身下躺着的是他深深爱恋的女人,此时的她正奋力的取悦自己,也许他们关系的开始纯粹只是为了满足各自的r欲需求,但是现在他已经对她情g深种无法自拔了。虽然他不是她的第一个男人,但却是他开启了她的情欲之门。可现时的她已非当年那般青涩隐忍,尤其在她当上皇帝之後,更是改变甚多。就像现在即便是在欢爱之中,她也不再愿意屈於人下。她乘着他深陷情欲突然一个用力终於翻身坐在了他的身上,低下身伏在他的x口学着他的样子舔吮他x口的小小红豆。可是男人又岂会让她骑在身上,男人又是一个翻身,再次将她压在身下。两人互相撕扯的对方x口,引得双方都一起全身微颤着。

  “凤儿,你是女人,就该乖乖躺在身下等着被我疼爱!”男人chu喘着用双手轻揉着林凤x前那对硕大玉兔,而他的下身却还是不停得在她的花x中挺动着,

  “啊……不……让我在上面……”林凤红唇轻启,对他的强势作风微微有些不满,但是被他强力冲撞还是刺激着她所有的感观神经都叫嚣着愉悦。她的花x快乐地发出阵阵收缩,紧紧绞住他的火热,差点就让男人一泻千里。

  “你在上面能让自己这般舒服吗?”男人暧昧的声音在她耳边呢喃着,撩动着她的神经,他的挑逗令她浑身全身火热,理智荡然无存。只觉得自己全身都燃烧着熊熊欲火,只想不断挺动着雪臀,让男人的硕大可以更加深入抵达自己的花x最深处。

  “只要是你……怎麽做都是舒服的……啊……还要……我还想要……给我……再深点……”

  她一边说着诱人的邀请,一边抚m着他x前健硕的肌r,令男人更加得悸动起来,就连动作也变得越发狂野。林凤被他折腾得气喘吁吁,满脸尽是情欲之色。

  这个男人在给予自己欢爱时总是那麽的热情,她无比迷恋两人交合时的感觉。曾经她以为自己会沈迷与他的r欲之欢那只是因为中了罂粟散之蛊的影响,可是现在她已经完全解除蛊毒了,却还是无法成功戒了身前的男色。就像是现在这样,她感觉到自己花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