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1/2)

加入书签

  ☆、第001章 y辱太监

  在一座气势雄伟的g殿里此时正上演着一片歌舞升平的热闹景象,然而极其诡异的是,就在这座g殿偏角的地上却昏迷着一个全身赤裸不着寸缕的男人,他仿佛被人遗忘在了那个角落。若是仔细看可以发现他面容俊秀,甚至能称得上是个美男子。他的琵琶骨被人完全穿透,这样的酷刑若是落在身怀武艺之人身上那也会是一身功力尽废。

  “朕有些乏了,他还没醒过来吗?绿芜,将这个药丸给他服下,朕要所有人看一场好戏!”

  一名女子接过药丸後缓缓走到男人身前,蹲下身抓住他的下颚就朝他嘴里塞了那粒药丸。接着站起身视线便落在了他的胯中央,带着浓浓的研究望着他的私密部位,脸上毫无女子该有的羞涩。只见男人胯下的阳具短小如童,竟是个并未被阉割完全的太监。她用鞋尖踢了踢他的阳具,在看到它接受到外界刺激隐隐有着勃起之势後,嘴角微微弯起似是非常满意眼前所见。

  许是那药丸的作用,昏迷的男人很快就睁开眼睛清醒过来,他第一眼看到的就是这名女子。“你……你是谁?”男人疑惑的声音带着些许女气,这名女子是他前所未见的,而她的穿着也实在太有伤风化了吧!她的容貌上乘足以媲美後g嫔妃,却全身几近赤裸只着一件透明薄沙,妖娆的身体若隐若现足以令所有的男人都血脉贲张。她是谁?自己现在身在何处?即便是青楼妓女他也没瞧见过穿成这样就出来见人的。

  男人挣扎着想要坐起身,才轻轻一动就感受到x口琵琶骨处的蚀骨痛意,脑海立刻回想起之前所遭的酷刑,忍不住叫了句,“痛……”随着的他痛叫,原本响彻g殿的乐声瞬间消失殆尽。

  “皇上,他终於醒了!”身前女子并没有回答他,而是朝着远处皇位上的人回禀道,淡淡的声音在寂静一片的g殿中回荡着。

  “皇上?”男人听闻後浑身一颤,难道自己还是没能逃脱他的追捕?一想到过去他给自己施与的酷刑,男人有些惊惧的抬起头,却发现远处的一切并非他所料。

  大殿中央站着十多名有如同身前女子一般穿着的美貌女子,看得出她们之前都在闻乐起舞,可是在听到他的痛喊後却全都停了下来。她们眼神玩味的望着浑身赤裸的他,随後都将视线转到了他短小如童的阳具上,流露出一种说不来的嘲弄。

  男人的脸色因为羞愤而涨得一片通红,虽说他是个太监,但也并非没玩过女人,甚至连娈童都不在话下。可若说他最自卑的是什麽,就是他的後天残缺,所以在欢爱上,他有着非同常人的变态嗜好。他已经不知道有多久没见过那样的眼神了,敢以那样眼神看他的人全部被他挖了眼睛,可现在却有那麽多双眼睛以他最痛恨的神态望着他,他头一回感受到什麽是无能无力。

  “魏公公,别来无恙!”大殿最前方传来了一道熟悉至极的女子声音,虽然还未见到她的人影,但是光听到她的声音,男人心口处还是猛的一动,原本羞愤的心情荡然无存,另一种即是欢喜又是痛恨的矛盾感扶摇直上。她怎麽会在这里?难道是他带着她来看他受折磨的吗?可即便这样,他还是无法自控得想要再次看到她,於是他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那是在大殿的正前方,在他看清楚说话之人的穿着时,却完全震惊了!

  “鸾凤公主,怎麽你……你……”

  继续支持,投我一票!投票方法:点这地址页面书名和我想对你说目前鲜只有电脑版可以投票,手机不能投票。

  end if

  ☆、第002章 暴虐玉势

  映入眼眸的是林凤身着薄如蝉翼的明黄长裙坐在前方高高的龙椅上,众所周知,一个国家只有一个人才能穿这种颜色的衣衫,那就是帝王,鸾凤公主怎麽会穿得那般大逆不道坐在龙椅上?

  “鸾凤公主?她早已是过去,朕现在是西域之皇!魏公公,朕能有今日最该感谢的人就是你!”前方传来女人戏谑的声音。

  “你是新任西皇?”魏公公身躯一震,当年的鸾凤公主满脸泪痕,一脸畏惧的被他压在身下进行销魂y辱的片段还仿佛就在昨日,现在她居然摇身一变成了新任西皇。而他这个昭国权倾一时的太监总管竟会在落魄流亡时为她所擒。

  “你……你想怎样?”他的脸早已惨白的没有一丝血色,他折磨过的那个男人,在他获得皇权後便反戈一击,设下圈套将他的琵琶骨穿透令他失去一身功力,现在的他已是个废人,莫说他现在的伤势还未完全养好,可即便是养好了,也不会是拥有普通武功的士兵对手。而鸾凤公主呢?落到她手里又会怎样?他以为自己逃出了楚昭两国范围就安全了,昭皇也好楚皇也罢没人可以再奈何得了他,却没想到鸾凤公主黄雀在後竟早已在此地等候着他落。

  “朕想要怎样?”林凤在听到他的话後仿佛就像是听了个笑话般抿唇一笑,那刹那间的风华令所有在场的美人都黯然失色。她缓缓从龙椅上站了起来,在身旁g女的搀扶下,从大殿的正前方一步步走下玉阶,朝着他的方向走近。

  原本她坐着时被御案所挡,魏公公并没有看清楚她的穿着,可是她这般样子走来,却是让他看得一清二楚。虽然她身着一身明黄长裙,但身体暴露的尺度比起那群女子都还要有过之而无不及,那群女子的私处与x前至少还有少量布料遮挡着,可她除了最外面那件几近透明的长裙里面完全一丝不挂。以他过去对她的了解,即便每次欢爱时她不着寸缕,她总还是无法克制住内心的羞耻,也因为她的那份娇羞,令他征服她时次次都体会到加倍快感。可在再次见到她时,怎生她会对展露自己身体变得如此不以为意?在她的身上究竟发生过什麽事?前任西皇呢?在他落魄之时并未听闻西域g变,难道她才刚刚登基?她是怎麽办到的?一个个的疑问充斥着他的脑际。

  “魏公公,你觉得朕穿这身衣裙美吗?”林凤鬼魅的笑着,居高临下的望着躺在地上的魏公公。当她发现魏公公胯下的短小阳具在看到她身上的美景後依然高高挺起,美眸微变,眸中一片冰寒,突然抬起玉足便踩在了魏公公头上,冷言道,“这物件即便是废了大半,却还在想着作恶之事!”

  头部遭受到林凤玉足袭击的一刻,魏公公倒吸一口冷气,他清楚明白林凤已经不是过去那个任他宰割的女人了,他甚至有些不敢看她那双的犹如从地狱深渊归来的美眸。

  “来人,将东西呈上!”

  听到她的命令,一个g女上前将手中的托盘呈到她眼前。魏公公在看清楚托盘里放着两个夹子和一件碧绿逼真的玉势後,不由大汗淋漓,浑身抖成一团,“你……你想要干什麽?”

  “朕要干什麽?魏公公,你不是很喜欢玩玉势吗?”林凤拿起玉势,用它轻轻拍打着魏公公惨白的俊颜,眸里充满着深深的厌恶和y鸷,“你对自己还没用过吧,那麽不如今日就试它一试?”

  继续支持投我一票!投票方法:点这地址页面书名和我想对你说目前鲜只有电脑版可以投票,手机不能投票。

  感谢着它的道,“皇上,你看到的只是表面,虽然他未曾迎娶妾侍,但终日流连青楼,让民妇一直独守空房,民妇早已对他恨之入骨恩断情绝!”

  “哦?是吗?”林凤深深的看了她一眼,“虽然你这麽说,但你又拿什麽来证明自己所言是对他狠之入骨呢?”

  “皇……皇上希望民妇怎麽做?是……杀……杀了他吗?若皇上想要他死,那……那……那麽民妇就……”

  “谁说朕想要他死了?”林凤将她的话打断,嘴角微微勾勒,噙着一抹残酷的笑,“死亡才是对他最大的恩赐,朕怎麽可能就这样便宜他?朕还想好好折磨他呢!”

  “那皇上想要民妇……”刘氏小心翼翼试探x的问道,深怕她不给自己证明机会最後要她同张员外一起受折磨。

  林凤目光直直的望着刘氏,沈默了好一阵,看到她迟迟未再开口令刘氏浑身吓得汗毛直竖,终於林凤的声音再次响起,“你想要证明自己其实并不难!朕想要他生不如死,如果你可以替朕想出一个能令他生不如死的方法并且最後又能让朕满意,那朕就放过你!”

  一听到林凤说可以放过自己,刘氏心里顿觉一松。想要一个人生不如死的方法?虽然她没读过什麽书,但是惨绝人寰的历代酷刑还是知道几样的,思索了片刻,便犹如献媚般的对着林凤说道,“皇上,民妇想到了,g刑?刖刑?割鼻?这些不知皇上意下如何?”

  “呜……呜……呜……”看到跟了自己几十年的枕边人,在临死前为了保命也要向他c上一刀,张员外一时怒火攻心,倒是忘了害怕,目眦欲裂眼珠通红的死死盯住刘氏,吃力的挤出声音来表达他的愤怒之情。

  张员外闹出这麽大的动静,刘氏自然是知晓的,可是她不敢朝他瞧上一眼,她知道自己对不起他,但为了保住自己,那也只得牺牲他了!

  你们猜刘氏能想出让林凤满意的酷刑来吗?答案明日再揭晓。这本书目前在鲜等站同步连载,请继续支持投我一票!投票方法:点这地址页面书名和我想对你说目前鲜只有电脑版可以投票,手机不能投票。

  end if

  ☆、第007章 人r铁板

  “难道你只会想出这种前人创造过的玩样吗?”林凤沈下脸,脸色就如那十二月的寒霜,“你的回答g本无法令朕满意,来人,将刑部为朕打造的东西搬上殿来。”

  在林凤下了命令後不久,几名g女便吃力的抬着一块笨重铁板走进内殿。只见那铁板上布满了密密麻麻闪着寒光的尖锐铁钉,光是那麽看着都足以令人胆颤心惊。

  “刘氏,看到这块铁钉板没?它原本是朕替魏公公预备的礼物。只可惜魏公公今日无福享受,你说朕将它赐於你好呢还是你家老爷?”

  林凤说得轻描淡写,却吓得刘氏浑身僵直,整颗心都扑通扑通跳个不停,“不……不要!皇上,请再给民妇一点时间,民妇马上就可以想出一个令你满意的刑罚来!”

  “再给你点时间?可以!不过嘛,来人,将刘氏吊起来!”话音刚落,几名g女一涌而上就将绑住的刘氏吊起在了大殿半空。

  “皇上,你不是刚刚说可以给民妇一点时间吗,为何却将民妇吊起?”刘氏慌乱的寻问道。  “难道你只会想出这种前人创造过的玩样吗?”林凤沈下脸,脸色就如那十二月的寒霜,“你的回答g本无法令朕满意,来人,将刑部为朕打造的东西搬上殿来。”

  在林凤下了命令後不久,几名g女便吃力地抬着一块笨重铁板走进内殿。只见那铁板上布满了密密麻麻闪着寒光的尖锐铁钉,光是那麽看着都足以令人胆颤心惊。

  “刘氏,看到这块铁钉板没?它原本是朕替魏公公预备的礼物。只可惜魏公公今日无福享受,你说朕将它赐於你好呢还是你家老爷?”

  林凤说得轻描淡写,

  相互专宠小说5200

  却吓得刘氏浑身僵直,整颗心都扑通扑通跳个不停,“不……不要!皇上,请再给民妇一点时间,民妇马上就可以想出一个令你满意的刑罚来!”

  “再给你点时间?可以!不过嘛,来人,先将刘氏吊起来!”话音刚落,几名g女一涌而上就将绑住的刘氏吊起在了大殿半空。

  “皇上,你不是刚刚说可以给民妇一点时间吗,为何却将民妇吊起?”刘氏慌乱的寻问道。

  “朕是答应再给你一点时间,但这并不意味着时间是无限的!”凉薄的声音再次响起,她对着g女继续命令道,“你们去将那块铁钉板搬至她身下,然後再替朕拿一盏烛台过来!”

  “皇……皇上,你想要做什麽?”刘氏脸色倏变,林凤现下已非当年那个任人欺凌的女子了,也许是这些年的遭遇改变了她,整个人都充满着陌生和可怕,让她g本无法窥探出她内心的真实想法。

  接过g女递上的烛台,走至刘氏身下,林凤嗜血的笑容再次绽放在了那张美丽的娇颜上,“朕刚刚突发奇想,若将这g吊着你的绳索用烛火燃烧,不知道需要烧多久才可以将它完全烧断呢?既然你答应帮朕想刑罚,那麽顺便再替朕做下这个试验吧!若是你无法在烛火烧断绳索前想出令朕满意的答案,那麽你整个人就会掉落在这块铁钉板上。但你也不用太过担心,即便你从上面掉落下来,以这样的高度还是死不了人的!”

  “皇……”刘氏害怕的想要再次开口求饶,却被林凤又一次打断了。

  “你现在给朕听清楚了,下次开口必须给朕满意答案,朕不希望再从你口中听到别人用过的刑罚。否则,连最後一次机会你都不会再有!”

  刘氏听着她嘴里吐出的残酷言语,再看到身下那极具视觉冲击力的恐怖刑具,只吓得裤子上是一片湿意,垂吊的身体吱吱发抖着在半空中摇曳不停。

  在想出答案前刘氏只得沈默不语,时间就这样慢慢流逝而去,可是不管她多麽努力的去想恐怖刑罚,却都还是无法集中j神。她实在是太过害怕了,从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落在林凤手里,遭遇到如此疯狂变态的报复。

  “啊……”突然绳子被烛火燃烧得断裂开来,刘氏感到整个人明显往下一沈,摇晃的更加厉害了。

  “你所剩的时间不多了,若是再想不出刑罚,这本该由魏公公享受的铁钉板,就只能由你先他一步体会了!”说到这,林凤嘴角的弧线越来越明显。

  有投票才有每日更新动力,走过路过投上一票。这本书目前在鲜等站同步连载,请继续支持投我一票!投票方法:点这地址页面书名和我想对你说目前鲜只有电脑版可以投票,手机不能投票。

  感谢12345qq送的礼物俺的小受。

  end if

  ☆、第008章 剥皮阳具

  绳子被烛火烧得滋滋作响,眼看即将被烧断,刘氏那因恐惧而发颤的声音终於再次响起,“皇……皇上,民妇终於想出来!用此刑罚即可保住老爷之命又可供皇上日夜取乐,惩罚他往日对皇上之不敬!”

  “哦?什麽刑罚说与朕听?你可想清楚了,若这次的回答还是无法令朕满意,自己会是什麽下场!”林凤冷眼扫过她,眼里露出的憎恶与残忍令刘氏头皮阵阵发麻。

  “知……知道,所以这次想出的刑罚必得令皇上满意。民妇寻思良久,老爷他往日里最喜欢做的就是寻欢作乐毁人清白之事,像他这样的男人,若说能给予他的最大惩罚,自然是让他再也不能行人事,於是民妇想出了一种特别的刑罚为皇上解恨。皇上可派人在老爷的阳物上划个口子,将其包皮拉开,往里面灌入水银,这样那令皇上痛恨万分的作恶之物便会难耐巨痛刺激彻底膨胀,最後完成r皮分离!而从他阳物上所剥下的皮肤,皇上将之填入草料,吊挂在关押老爷的刑房门前,让老爷日日抬头便可看到,以示警戒。”刘氏直直的望着林凤,j神处於高度紧张,她好不容易才想出这麽一个自以为非常残酷的刑罚,就不知道林凤能不能如她所言,满意就放她一条生路,不再折磨与她。

  “听起来有那麽点意思!”林凤的嘴角轻轻勾起,眼底浮现一抹跃跃欲试的兴奋之色,“朕从未玩过剥皮刑罚,你倒是提醒了朕还有这麽一种新鲜刺激有趣的玩法,应当打赏!来人,将刘氏从上面放下!”

  听到林凤发出的旨意,刘氏整个人顿觉一松,赶紧说道,“谢皇上恩典!”

  g女们上前将铁钉板搬走,悬挂在半空中的刘氏此时已是浑身湿透,让人分不出究竟是汗水还是其它污浊之物。原本她绝望得犹如堕入阿鼻地狱,却没想到在最後一刻起死回生。可就在g女拿走烛台准备将她放下之际,烧裂的绳索终於再也支撑不住刘氏的重量彻底断裂开来,刘氏最後还是从半空坠落到地上,摔断了两g腿骨。刘氏的身体因疼痛得发出一阵剧烈颤抖抽搐,而她断裂的腿骨处大量鲜血涌出,血腥味瞬间弥漫开来,痛得她不停哇哇叫喊。

  林凤望着她,嘴角蓦然牵出一抹冷笑,“把刘氏带回刑房,将她的腿骨接上!”说完,几名训练有素的g女便依照她的旨意将刘氏带了下去。

  随後,林凤的视线又再次转到张员外身上,他被她那麽看着,身躯顿时瘫软下来,周身的血y似乎都已经僵硬了,瞳孔里更是闪过浓浓的绝望与恐惧。他之前听了刘氏所说的酷刑,知道自己已是在劫难逃了。可对於现在的他来说,就连咬舌自尽那都是一种奢侈,更何况他生x胆小,实在没有勇气做出自我了断之事。他的嘴里还被塞了东西,也没有机会咬舌自尽。

  “张员外,剥皮阳具这刑罚可是你的枕边人为你度身打造,是否令你满意?”林凤的声音飘然响起,就像是那来自地狱里的幽魂,“朕当年就曾暗自发誓,所有给朕带来痛苦的人,朕一个都不会放过!你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後一个!来人,就依刘氏之言,为张员外准备剥皮阳具之刑!”

  由於鲜经常挂,这本书目前在银星读书等站一起同步连载,如果鲜看不了这里也可以看到。请继续支持投我一票!投票方法:点这地址页面书名和我想对你说目前鲜只有电脑版可以投票,手机不能投票。

  end if

  ☆、第009章 极乐酷刑

  “皇上,张员外晕过去了!”g女们正准备依林凤所言对他施以酷刑时,张员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