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1/2)

加入书签

  ☆、第001章y辱太监

  在一座气势雄伟的g殿里此时正上演着一片歌舞升平的热闹景象,然而极其诡异的是,就在这座g殿偏角的地上却昏迷着一个全身赤裸不着寸缕的男人,他仿佛被人遗忘在了那个角落。若是仔细看可以发现他面容俊秀,甚至能称得上是个美男子。他的琵琶骨被人完全穿透,这样的酷刑若是落在身怀武艺之人身上那也会是一身功力尽废。

  “朕有些乏了,他还没醒过来吗?绿芜,将这个药丸给他服下,朕要所有人看一场好戏!”

  一名女子接过药丸後缓缓走到男人身前,蹲下身抓住他的下颚就朝他嘴里塞了那粒药丸。接着站起身视线便落在了他的胯中央,带着浓浓的研究望着他的私密部位,脸上毫无女子该有的羞涩。只见男人胯下的阳具短小如童,竟是个并未被阉割完全的太监。她用鞋尖踢了踢他的阳具,在看到它接受到外界刺激隐隐有着勃起之势後,嘴角微微弯起似是非常满意眼前所见。

  许是那药丸的作用,昏迷的男人很快就睁开眼睛清醒过来,他第一眼看到的就是这名女子。“你……你是谁?”男人疑惑的声音带着些许女气,这名女子是他前所未见的,而她的穿着也实在太有伤风化了吧!她的容貌上乘足以媲美後g嫔妃,却全身几近赤裸只着一件透明薄沙,妖娆的身体若隐若现足以令所有的男人都血脉贲张。她是谁?自己现在身在何处?即便是青楼妓女他也没瞧见过穿成这样就出来见人的。

  男人挣扎着想要坐起身,才轻轻一动就感受到x口琵琶骨处的蚀骨痛意,脑海立刻回想起之前所遭的酷刑,忍不住叫了句,“痛……”随着的他痛叫,原本响彻g殿的乐声瞬间消失殆尽。

  “皇上,他终於醒了!”身前女子并没有回答他,而是朝着远处皇位上的人回禀道,淡淡的声音在寂静一片的g殿中回荡着。

  “皇上?”男人听闻後浑身一颤,难道自己还是没能逃脱他的追捕?一想到过去他给自己施与的酷刑,男人有些惊惧的抬起头,却发现远处的一切并非他所料。

  大殿中央站着十多名有如同身前女子一般穿着的美貌女子,看得出她们之前都在闻乐起舞,可是在听到他的痛喊後却全都停了下来。她们眼神玩味的望着浑身赤裸的他,随後都将视线转到了他短小如童的阳具上,流露出一种说不来的嘲弄。

  男人的脸色因为羞愤而涨得一片通红,虽说他是个太监,但也并非没玩过女人,甚至连娈童都不在话下。可若说他最自卑的是什麽,就是他的後天残缺,所以在欢爱上,他有着非同常人的变态嗜好。他已经不知道有多久没见过那样的眼神了,敢以那样眼神看他的人全部被他挖了眼睛,可现在却有那麽多双眼睛以他最痛恨的神态望着他,他头一回感受到什麽是无能无力。

  “魏公公,别来无恙!”大殿最前方传来了一道熟悉至极的女子声音,虽然还未见到她的人影,但是光听到她的声音,男人心口处还是猛的一动,原本羞愤的心情荡然无存,另一种即是欢喜又是痛恨的矛盾感扶摇直上。她怎麽会在这里?难道是他带着她来看他受折磨的吗?可即便这样,他还是无法自控得想要再次看到她,於是他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那是在大殿的正前方,在他看清楚说话之人的穿着时,却完全震惊了!

  “鸾凤公主,怎麽你……你……”

  继续支持,投我一票!投票方法:点这地址页面书名和我想对你说目前鲜只有电脑版可以投票,手机不能投票。

  amp;lt;%endif%;amp;gt;

  ☆、第002章暴虐玉势

  映入眼眸的是林凤身着薄如蝉翼的明黄长裙坐在前方高高的龙椅上,众所周知,一个国家只有一个人才能穿这种颜色的衣衫,那就是帝王,鸾凤公主怎麽会穿得那般大逆不道坐在龙椅上?

  “鸾凤公主?她早已是过去,朕现在是西域之皇!魏公公,朕能有今日最该感谢的人就是你!”前方传来女人戏谑的声音。

  “你是新任西皇?”魏公公身躯一震,当年的鸾凤公主满脸泪痕,一脸畏惧的被他压在身下进行销魂y辱的片段还仿佛就在昨日,现在她居然摇身一变成了新任西皇。而他这个昭国权倾一时的太监总管竟会在落魄流亡时为她所擒。

  “你……你想怎样?”他的脸早已惨白的没有一丝血色,他折磨过的那个男人,在他获得皇权後便反戈一击,设下圈套将他的琵琶骨穿透令他失去一身功力,现在的他已是个废人,莫说他现在的伤势还未完全养好,可即便是养好了,也不会是拥有普通武功的士兵对手。而鸾凤公主呢?落到她手里又会怎样?他以为自己逃出了楚昭两国范围就安全了,昭皇也好楚皇也罢没人可以再奈何得了他,却没想到鸾凤公主黄雀在後竟早已在此地等候着他落。

  “朕想要怎样?”林凤在听到他的话後仿佛就像是听了个笑话般抿唇一笑,那刹那间的风华令所有在场的美人都黯然失色。她缓缓从龙椅上站了起来,在身旁g女的搀扶下,从大殿的正前方一步步走下玉阶,朝着他的方向走近。

  原本她坐着时被御案所挡,魏公公并没有看清楚她的穿着,可是她这般样子走来,却是让他看得一清二楚。虽然她身着一身明黄长裙,但身体暴露的尺度比起那群女子都还要有过之而无不及,那群女子的私处与x前至少还有少量布料遮挡着,可她除了最外面那件几近透明的长裙里面完全一丝不挂。以他过去对她的了解,即便每次欢爱时她不着寸缕,她总还是无法克制住内心的羞耻,也因为她的那份娇羞,令他征服她时次次都体会到加倍快感。可在再次见到她时,怎生她会对展露自己身体变得如此不以为意?在她的身上究竟发生过什麽事?前任西皇呢?在他落魄之时并未听闻西域g变,难道她才刚刚登基?她是怎麽办到的?一个个的疑问充斥着他的脑际。

  “魏公公,你觉得朕穿这身衣裙美吗?”林凤鬼魅的笑着,居高临下的望着躺在地上的魏公公。当她发现魏公公胯下的短小阳具在看到她身上的美景後依然高高挺起,美眸微变,眸中一片冰寒,突然抬起玉足便踩在了魏公公头上,冷言道,“这物件即便是废了大半,却还在想着作恶之事!”

  头部遭受到林凤玉足袭击的一刻,魏公公倒吸一口冷气,他清楚明白林凤已经不是过去那个任他宰割的女人了,他甚至有些不敢看她那双的犹如从地狱深渊归来的美眸。

  “来人,将东西呈上!”

  听到她的命令,一个g女上前将手中的托盘呈到她眼前。魏公公在看清楚托盘里放着两个夹子和一件碧绿逼真的玉势後,不由大汗淋漓,浑身抖成一团,“你……你想要干什麽?”

  “朕要干什麽?魏公公,你不是很喜欢玩玉势吗?”林凤拿起玉势,用它轻轻拍打着魏公公惨白的俊颜,眸里充满着深深的厌恶和y鸷,“你对自己还没用过吧,那麽不如今日就试它一试?”

  继续支持投我一票!投票方法:点这地址页面书名和我想对你说目前鲜只有电脑版可以投票,手机不能投票。

  感谢ctcsnoopy送的礼物春联。

  amp;lt;%endif%;amp;gt;

  作家的话:

  ☆、第003章玉势助兴

  过去为了助兴,他曾经用玉势玩弄过林凤,却没想到自己也会有这麽一天。以她对自己的痛恨,岂是哀求就会放过他的?

  “凤……不,皇上,你冷静下,我们有话好好说,我知道过去曾经做过对不起你的事,可……你如今已是西域一国之皇,虽有所失但亦有所得……”魏公公尝试做着最後的挣扎。

  林凤就像是没听到他的话一般,准备从托盘里拿起那两个夹子,魏公公赶紧继续说道,“慢着,你不能这样对我,我……我还有件重要的事要同你说,事关你能否长久坐稳西皇之位,你听完再决定是否处置我!”

  林凤的美眸微眯,似有股风暴正在她眼中凝聚,“你都落到这副田地了,却还想着威胁朕,朕倒要听听你还有什麽能耐!”

  魏公公看了眼身旁站着的g女们,小心的对林凤示意道,“皇上能否让她们退出十丈之外!”

  林凤微作思考,甩了甩手让立在她身旁的g女请身退了下去。魏公公已是瓮中之鳖,她不相信他还能兴风作浪。

  看到g女走远了,魏公公才缓缓轻声言道,“皇上曾中过我的罂粟散,後来被昭皇带回g後身上就没了中毒後所散发的特有香味,这情况令我疑惑了好一阵子,但是思忖良久我相信你体内的罂粟散并未全解,只是被暂时压制了。罂粟散g本就不是什麽毒药,而是一种控制人的情蛊。你的体质乃至阳之体,我不明为何这般特殊的男x体质会出现在你身上,但你身上的至阳之血更会激发罂粟散之蛊繁殖,除非将你的血放光,否则无法彻底清除全部蛊毒。你体内潜藏的心火远旺於普通人,倘若罂粟散之蛊再次发作,定还会情欲难忍想要与人交合泄火。若我猜的没错,前任西皇就是在与你的交合後身中子蛊慢慢迷恋上你,以至迷失神智将皇位禅让!我给你下罂粟散本是想让你帮助於我,没想到最後却为你所用帮你成就帝王之位。现在你已权利在手,自是不需要再牺牲r体换取什麽了,必然想要彻底清除体内之蛊,而在这世上可以办到这件事的,相信也只有我一人了!”

  “你料想的不错!”林凤淡淡回道,语气中带着些许苦涩,“朕的确是靠着罂粟散之蛊才让前任西皇彻底沦为朕的裙下之臣!”

  “但是……”说到这,林凤话音一转,嘴角轻轻勾起,一抹嘲讽的笑容跃於脸上,“你肯定没有想到,朕的蛊毒在不久前已经通过换血全部都解了。”

  “换……换血?怎麽可能,若非同种血缘,换血会产生排斥!”魏公公不停摇着脑袋,简直无法相信唯一可以要挟林凤的条件居然成为泡影。他其实g本就没有办法为她解除罂粟散之蛊,只是希望拖延时间为自己谋取其它逃脱方法罢了。

  “怎麽不可能,朕同自己的皇妹换血,完全解了罂粟散之蛊!”林凤言简意赅的指出了问题所在。

  “你这样做那她岂不是继承了你的罂粟散之蛊!”说道这里,魏公公脑海中灵光闪现,“你的皇妹中了罂粟散之蛊,现在能救她的只有我一人!”

  “罂粟散也只会在蛊发时才会令人情欲旺盛失去本x!”林凤丝毫不以为意,眼神冷漠的望着他,“你休想拿她身中蛊毒一事威胁朕,她所经历过的男女之事未必就少於朕,否则也不会生下三个生父不详的孩子,更不会被楚国太子休弃。若真得到了蛊发那一日,朕就为她安排姿色上乘的童男侍寝,那也算对得起她了。魏公公,你现在该多担心的是自己而非朕的皇妹。”

  後面前作的人物都会出现,继续支持投我一票!投票方法:点这地址页面书名和我想对你说目前鲜只有电脑版可以投票,手机不能投票。

  amp;lt;%endif%;amp;gt;

  ☆、第004章太监宝贝

  听完林凤所言,魏公公仿佛失了魂魄,就这麽愣愣的望着她,再也说不出半句话。後来只听得林凤冷哼一声,“好戏就快上演了,你们全都过来吧!”大殿中的众位g女在听到她的旨意後,都朝着她的位置走来。

  “不要,你不能这样对我,我宁愿一死!”魏公公终於清醒过来,挣扎着想要咬舌自尽。

  林凤稍稍使了一个眼色,四名g女便一涌而上抓住他,将他按倒并狠狠压住他的四肢,其中一名g女更是拿出一块手绢就往魏公公的嘴里塞去。

  “想死?你舍得?你落在他手里受尽折磨都没自我了断,你以为朕不知道那是什麽原因?”林凤冷冷的看着身下的男人,眼神发出骇人的光芒,一字一句的慢慢言道,“现在你可是下定决心死无全尸不要自己的宝贝阳具,生生世世都做不完整的男人了?”

  看着林凤冰冷的眼神,许是刚才那句话的效果,魏公公突然气馁的停止了挣扎。宝贝,他怎麽会忘了自己是偷偷带着宝贝一起逃出昭国的,现在他的人落在林凤手里,宝贝自然也落入她手。

  “朕最近还发现了件非常有趣的事,说出来魏公公必定欣喜若狂,想不想听听呢?”林凤突然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却让魏公公看得心惊r跳,“当年在你还未遭受g刑前,是不是强暴过云妃娘娘身边的近身g女莲衣?”

  莲衣?魏公公的眼前浮现出一个清丽脱俗的女子形象,他当年的确y差阳错同她发生过关系,可那件事本就发生的非常突然,莲衣被他强暴後不久便就同云妃娘娘一起失踪了。这件事只有寥寥几个人知晓,林凤为何会提起这桩陈年旧fqxs事?

  “莲衣为你生下了一个儿子,魏公公,你在这世上还有一个子嗣,在听到这件事後是不是很开心?不要跟朕说你不开心,朕在知道这件事後那可真是开心极了!”林凤嘴上说着开心,可是她冰冷的双眸,却令魏公公的背脊全然湿透。

  “想不想多知道点他的事?他长得比你出色多了,朕想不到像你这般满脑y欲的男人会生出他那般品行高洁的儿子。”才完这句话,林凤便突然抬起玉手抓住他的下颚,她的手冰凉的没有一丝温度,冻得他的心满是寒意。

  “朕一直都相信这个世界上有着因果轮回,所谓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你给朕下了罂粟散之毒,令朕生不如死,但是最後救朕一命的,却是你当年强暴g女所留下的那个儿子。他救了朕,可又间接害了你,你说这是不是报应呢?”

  魏公公听到林凤的话语後,紧握的手心里全是冷汗。他知道那是真的,林凤是不可能拿这种事骗他的。他囚禁了她那麽久,对她的为人非常了解。她说出这桩事的目的就是想要刺激他,想不到他竟然还有一个连他都不知晓的儿子。在得知这件事的那一瞬,他的确如她所言欣喜若狂。遭受g刑意味着断子绝孙,等於间接“灭族”,这是比要他死还要耻辱的惩罚。若不是想着要报复,他也不会走上现在这条不归路。世人皆说不孝有三无後为大,他竟然还有一个儿子,不得不说对他而言那是个巨大的安慰。

  有关魏公公虽是太监但还有x能力之事,我查证过一些资料,有些太监在g刑後yj还会长出。乾隆时期,曾有一位官员向高宗弘历报告说,太监的yj虽然被割去,但在很多情况下它还会长到一定的长度。因此他建议立刻普遍fanwai检查一次对又长出yj的太监再度斩草除g。高宗同意了他的建议,因而有不少太监被迫受第二次g刑。本书中的魏公公只受过一次g刑,才有了这种比较特殊的情况发生。

  这本书目前在鲜等站同步连载,继续支持投我一票!投票方法:点这地址页面书名和我想对你说目前鲜只有电脑版可以投票,手机不能投票。

  amp;lt;%endif%;amp;gt;

  ☆、第005章围观y辱

  林凤一手拿着玉势,另一手的手指轻轻触m着它的顶端,缓缓的说道,“过去的魏公公最好这口了,朕一直在想,若有朝一日能与魏公公再见,一定要让魏公公亲身体验下这令人难以忘怀的滋味,想不到这一日来得如此之快!”

  “唔……唔……唔……”嘴里被塞了手绢,魏公公无法清晰的说出话语,只能以不停得摇头来表达自己的恐惧。

  看到他痛苦挣扎的模样,林凤的嘴角一抹笑容牵起,她朝着两名g女使了个眼色,她们就立即上前,将托盘里的夹子拿起,一左一右站到魏公公身前,朝着他的x口夹去。

  “啊……”酸麻的疼痛在魏公公x口蔓延,被一群g女围观自己赤身露体的样子更是令他无地自容,这一生若说他最羞恨的除了那一次的g刑外,就是这一刻被众女围观y辱了。可他不知道的是,这些羞辱不过只是林凤开展报复行为的开胃小菜而已。

  “魏公公,这样就感到羞耻了?告诉你,朕还没开始玩呢!这些g本就及不上当年你加注在朕身上的千分之一痛苦。你现在给朕听清楚了,以後你就是朕养的一条狗,朕是你的主人,只有让主人开心了,才能少吃些苦头!”

  手脚被四个g女狠狠按住了,魏公公再怎麽挣扎都无济於事。林凤仿佛就是那从地狱归来的怨灵,望着魏公公的美眸中尽显嗜血毒辣之色。终於她不再犹豫,拿起玉势就往魏公公的菊x里捅进了进去。

  “啊……痛……”伴随着林凤chu暴的动作,从未适应过这种事的魏公公发出了撕心裂肺的呼喊。鲜红的血从菊x中流了出来,沿着他的大腿内侧滴落到了地上。

  “这样就觉得痛了?”林凤红唇轻启,冷笑着继续说道,“你怎麽也想不到自己会有这麽一天吧,你这里从前没有人敢玩,朕可是第一人呢!体会到它是什麽滋味了没?”

  魏公公在此时又岂会留意她说了什麽,他只知道难言的痛苦正在他的下身蔓延,痛得他死去活来,几乎令他失去神智,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来抗议她的侵犯。

  不顾魏公公的痛苦呻吟,林凤残忍得将玉势一捅到底,然後一刻不停地抽c了起来。看着魏公公想喊却又喊不出的痛苦模样,更是助长了她的虐待欲望,嗜血的双眸全因报复的快感变得异常狰狞,手上的动作越来越快。

  魏公公像是被猎人捕获的困兽,只能痛苦地躺在砧板上任人宰割。r体与心理的双重折磨终於令他支持不住昏死过去,可林凤又岂会那麽容易就放过他?她用水将他泼醒後继续折磨。魏公公後来已经记不清自已究竟昏死过去几次了,他只记得自己在疼痛中醒来,又在疼痛中再次昏死过去。

  宽敞的大殿里,不时传出魏公公痛苦的呻吟。他受了林凤将近两个时辰的折磨,直到他差不多吐出的气多呼吸进的气少,再也没办法承受林凤报复了,她才终於是满意的放过了他。

  “真不中用,这样就不行了!”林凤拔出玉势,甩手扔在地上冷哼道,“来人,将他给朕拖下去,记住,要给他最好的药物治疗,朕要他活着,死了那可就不好玩了!”几名g女在听到她的命令後,迅速将魏公公抬了下去。

  “张员外,刘氏,看了那麽久的戏,接下来就该轮到你们了!”林凤突然掉转过头,对着远处被绑在地上全身颤抖的两人粲然一笑,孰不知嗜血的笑容在两人眼里是多麽的恐怖与狰狞!

  还记得张员外和刘氏吗?林凤在前作《父皇哥哥们,爱我》里曾经说过她是不会放过他们两个的。那麽她又会怎样对待他们呢?绝对令你意想不到,答案明日再揭晓。这本书目前在鲜等站同步连载,请继续支持投我一票!投票方法:点这地址页面书名和我想对你说目前鲜只有电脑版可以投票,手机不能投票。

  感谢樱之殇送的礼物春雨织锦。

  amp;lt;%endif%;amp;gt;

  ☆、第006章刖刑割鼻

  说完林凤朝着他们所在的方位缓缓走了过去,在绑在地上的两人眼里,她就如那地狱归来的魔鬼,他们多麽希望这条路没有尽头啊,可现实总是残酷的,这一切不过是他们的奢望罢了,她最终还是来到他们身前。

  “该怎麽处置你们呢?”林凤扬眉,眼里闪过一丝诡谲,“朕不想玩重复的花样。”

  “呜……呜呜……”只见刘氏眼里泛着渴求,不停得呜呜出声,似是有着千言万语想要同林凤诉说。

  “嗯?怎麽?事到临头你还有什麽话想同朕说?”林凤注意到刘氏之举,嗤声言道。

  在发现林凤明白她的意思後,刘氏用力的点了点头。

  “来人,将她嘴里的东西拿掉!朕想听听她有什麽遗言!”凉薄的声音再次响起。

  在嘴中的手绢被拿掉後,刘氏凄惨的喊声便铺天盖地袭来,“皇上,饶了民妇吧!害你的是老爷,你怎麽折磨他都行,但民妇是无辜的啊!”

  “哦,朕怎麽折磨他都行?难道弄死他你不会觉得心疼吗?”林凤柳眉一挑,怀疑道,“遥想当年你爱他如命,连一个小妾都不能容下,怎麽这才区区几年未见,就有了如此转变?”

  面对林凤的质疑,刘氏心虚的说道,“皇上,你看到的只是表面,虽然他未曾迎娶妾侍,但终日流连青楼,让民妇一直独守空房,民妇早已对他恨之入骨恩断情绝!”

  “哦?是吗?”林凤深深的看了她一眼,“虽然你这麽说,但你又拿什麽来证明自己所言是对他狠之入骨呢?”

  “皇……皇上希望民妇怎麽做?是……杀……杀了他吗?若皇上想要他死,那……那……那麽民妇就……”

  “谁说朕想要他死了?”林凤将她的话打断,嘴角微微勾勒,噙着一抹残酷的笑,“死亡才是对他最大的恩赐,朕怎麽可能就这样便宜他?朕还想好好折磨他呢!”

  “那皇上想要民妇……”刘氏小心翼翼试探x的问道,深怕她不给自己证明机会最後要她同张员外一起受折磨。

  林凤目光直直的望着刘氏,沈默zhaishuyuan了好一阵,看到她迟迟未再开口令刘氏浑身吓得汗毛直竖,终於林凤的声音再次响起,“你想要证明自己其实并不难!朕想要他生不如死,如果你可以替朕想出一个能令他生不如死的方法并且最後又能让朕满意,那朕就放过你!”

  一听到林凤说可以放过自己,刘氏心里顿觉一松。想要一个人生不如死的方法?虽然她没读过什麽书,但是惨绝人寰的历代酷刑还是知道几样的,思索了片刻,便犹如献媚般的对着林凤说道,“皇上,民妇想到了,g刑?刖刑?割鼻?这些不知皇上意下如何?”

  “呜……呜……呜……”看到跟了自己几十年的枕边人,在临死前为了保命也要向他c上一刀,张员外一时怒shubaojie火攻心,倒是忘了害怕,目眦欲裂眼珠通红的死死盯住刘氏,吃力的挤出声音来表达他的愤怒shubaojie之情。

  张员外闹出这麽大的动静,刘氏自然是知晓的,可是她不敢朝他瞧上一眼,她知道自己对不起他,但为了保住自己,那也只得牺牲他了!

  你们猜刘氏能想出让林凤满意的酷刑来吗?答案明日再揭晓。这本书目前在鲜等站同步连载,请继续支持投我一票!投票方法:点这地址页面书名和我想对你说目前鲜只有电脑版可以投票,手机不能投票。

  amp;lt;%endif%;amp;gt;

  ☆、第007章人r铁板

  “难道你只会想出这种前人创造过的玩样吗?”林凤沈下脸,脸色就如那十二月的寒霜,“你的回答g本无法令朕满意,来人,将刑部为朕打造的东西搬上殿来。”

  在林凤下了命令後不久,几名g女便吃力的抬着一块笨重铁板走进内殿。只见那铁板上布满了密密麻麻闪着寒光的尖锐铁钉,光是那麽看着都足以令人胆颤心惊。

  “刘氏,看到这块铁钉板没?它原本是朕替魏公公预备的礼物。只可惜魏公公今日无福享受,你说朕将它赐於你好呢还是你家老爷?”

  林凤说得轻描淡写,却吓得刘氏浑身僵直,整颗心都扑通扑通跳个不停,“不……不要!皇上,请再给民妇一点时间,民妇马上就可以想出一个令你满意的刑罚来!”

  “再给你点时间?可以!不过嘛,来人,将刘氏吊起来!”话音刚落,几名g女一涌而上就将绑住的刘氏吊起在了大殿半空。

  “皇上,你不是刚刚说可以给民妇一点时间吗,为何却将民妇吊起?”刘氏慌乱的寻问道。  “难道你只会想出这种前人创造过的玩样吗?”林凤沈下脸,脸色就如那十二月的寒霜,“你的回答g本无法令朕满意,来人,将刑部为朕打造的东西搬上殿来。”

  在林凤下了命令後不久,几名g女便吃力地抬着一块笨重铁板走进内殿。只见那铁板上布满了密密麻麻闪着寒光的尖锐铁钉,光是那麽看着都足以令人胆颤心惊。

  “刘氏,看到这块铁钉板没?它原本是朕替魏公公预备的礼物。只可惜魏公公今日无福享受,你说朕将它赐於你好呢还是你家老爷?”

  林凤说得轻描淡写,却吓得刘氏浑身僵直,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