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节(1/2)

加入书签

  陆家闻讨了个没趣,撇撇嘴,往后站了站,他就不该心软那么一下,看夏雨晴瘦弱的样子心生怜悯了!

  又过了快半个小时,秦楠才赶到,他小臂上挂着西服外套,打了发胶的头发都乱了,黏着汗挂在额头上,秦楠站定了意识到自己的狼狈样子,先是整理了一下仪容,才问:“路上堵车,爸他怎么样了?”

  “还在做手术。”夏雨晴不耐烦地解释了一遍,他上下扫了扫秦楠的打扮,一眼就看出来他要出去跟什么人约会,再一联想秦楠跟殷雷的事情,夏雨晴心里一阵恶心,结了婚还在外面乱搞,难怪高铭要跟他离婚,不说破都是给他们高家面子。

  秦楠点了点头,看见陆家闻的时候眼底一冷,表情没什么变化,温和地说了句:“哥,你也来了呀。”

  “嗯。”陆家闻冲他点头问好,继续安静地等在一边。

  又过了一个小时,手术才结束,医生出来之后立马被夏雨晴堵住了,夏雨晴这时候也不管什么风度气质了,担心地问:“医生,我老公他怎么样了?”

  “情况不太乐观。”医生摇了摇头,说,“等下跟你们详细说一下。”护士上来拦住夏雨晴,解释说,“医生刚做完手术很辛苦,麻烦家属在外面稍微等一下,谢谢合作。”

  夏雨晴没办法只好让出路来,守在休息室里等医生出来,等了半个小时,他们被叫进去,大概讲了下秦枫的状况。

  癌症晚期,癌细胞几乎扩散到无法控制的地方了,死亡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医生又详细说了下秦枫的情况,吩咐到:“可以开始给他准备后事了,他估计还有不到一个月的寿命。”

  医生走后,夏雨晴都快崩溃了了,她坐在椅子上,手指狠狠地掐住扶手,过了一会儿,带着明显压抑哭腔的声音说:“你们都出去吧,我想静一静。”

  秦楠先走了,陆家闻看着夏雨晴的身影,那种瘦弱与孤寂让他情不自禁地想到了王奶奶,虽然两个人从性格上没有一处相似的地方。

  想了想,陆家闻还是没搭理夏雨晴,这个女人从来不想要别人的怜悯,其他人对她的这种感情就像是笑话一样。

  摇了摇头,刚要走,陆家闻就听见轰隆一声巨响,夏雨晴把桌子上的东西全都扫在地上,疯了似的开始嚎啕大哭,嚷着:“一个月——你到底瞒了我多久啊!为什么到最后你还是有事情要瞒着我,为什么!为什么啊!”

  ☆、第92章宴会

  压抑的情绪在这一瞬间爆发,何雨晴对秦枫的怨气达到了顶点,过去所有的伪装都在这时候被残忍地揭了下来,可是诸多无奈又让何雨晴根本就无处发泄,只能通过这种最原始的方法宣泄满心的不甘与怨恨。

  她爱秦枫吗?她当然爱。不然的话,她不可能放弃一个女人获得孩子的权力,甘愿守在秦枫身边为他养育一个私生子,可也正因为如此,她怨恨着秦枫。两种极端的感情混杂在一处,长时间下来自然就会变成一种折磨人的□□,时间越久,毒性越深。

  何雨晴原以为自己还可以再忍耐的,至少秦枫还在她身边,可事到如今,秦枫快死了,只有一个月的寿命,秦枫死了的话,她呢?

  这个男人还是那么无情,他从来就没有爱过自己,就连死亡都选择对她隐瞒,何雨晴无法接受她跟秦枫之间是这样一个结果,她以前一直在想,如果秦枫愿意和她相守到老,她也愿意舍弃那些旁的东西。

  这种复杂的感情,陆家闻并不太明白,他只是静静地看着一向强势的何雨晴弓着身体,蹲在地上毫无尊严与形象的嚎啕大哭。

  生老病死是每个人都要经历的阶段,同样的,每个人都要以一个旁观者的姿态去迎接他人的生老病死却无能为力。他想安慰何雨晴的那些话,何雨晴都懂,现在的何雨晴要的也不是安慰,而是宣泄。

  陆家闻将西服外套脱了下来,披在何雨晴的背上,走出休息室。

  秦枫刚做完手术,情况不太理想,还在重症监护室里,不允许家属探访,陆家闻就只能隔着玻璃看着秦枫惨败着脸闭着眼躺在苍白的病房里。

  秦楠就站在他旁边,咬着牙说:“我从来没看见他像现在这样软弱。”

  他不需要陆家闻的回应,像是在回忆过去一样喃喃道:“你知道高铭的家教很严,但是你可能不知道秦枫的手段比高健海妖狠多了。小时候我写不出他理想的方案会被他关在房间里一天不许吃饭,直到我能写出来为止,有时候他脾气上来了,还会拿裤腰带抽我。”

  秦楠解开袖扣,伸出胳膊,那里有一小块疤,“一开始我不会反抗,一直任由他打,后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