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节(1/2)

加入书签

  秦楠说:“我可不觉着他会忘了你,至少很在乎你。”想起小时候的一些事情,秦楠就恨得牙痒痒,他原本是喜欢高铭的,小时候的崇拜在与高铭的接触中变成了喜欢,可再深的喜欢也经受不住时间的磨练,高铭的冷漠与轻视将他的感情都打磨没了,“你知道他房里有张照片是你的吗?我不小心看到的,藏在他那本牛津字典里。”

  “什么照片?”陆家闻问道。

  “一张你去野营的照片。”秦楠说,“背面写着‘看不见的手’,哥,你知道这有什么含义吗?”

  陆家闻摇了摇头,疑惑地问。

  秦楠嘴角勾起,讽刺道:“哥,你好笨,自己想去吧,我是不会告诉你的。”

  陆家闻无语地看着秦楠,挑起话来的是他,将话题堵死了的人也是他。陆家闻对那张照片上了心,琢磨着什么时候有机会问问高铭。

  秦楠说:“哥,你先收拾一下,这几天住在我这儿,等我准备好你的死亡之后就带你回南都。”

  陆家闻:“……”他忍不住冷笑,回应秦楠,“我还能拒绝吗?”

  “能。”秦楠笑着说,“可是你不会的,只要陆叔叔还在我手里,你就绝不会背叛我的对吗?”

  三天后,‘陆家闻’死了。

  在电视上看到自己的死讯时,陆家闻也觉着挺可笑的,好好的一个人就这么被抹去了存在,从户籍上消除了也是挺有意思的,除了这些旁的东西还有什么能证明你曾经活过?

  案发现场一片狼藉,他的‘尸体’被卡车碾的都看不清样子了,司机倒是好运逃过一劫,受了重伤送进医院救回来一条命。

  陆家闻嗑着瓜子看电视,懒得拿遥控器,吩咐秦楠派给他的小保镖:“声音开大点,让我听听记者怎么播的。”

  那保镖看陆家闻的眼神跟看神经病似的,拿遥控器把声音调大了,陆家闻还不满意,嚷嚷:“小点,对,就这个声音……这个瓜子买得不错,回头我跟你们老板说说,给你发个红包当奖金。”

  小保镖嘴角抽了抽,说:“谢谢陆先生。”

  陆家闻摆了摆手,听着记者的播报差点笑得跌下来沙发,秦楠这编排得真是有够逗的,他跟小保镖贫嘴:“还不如直接播cardie来得形象呢,哈哈哈哈!”

  小保镖:“……”他想辞职!真的!

  ☆、第68章转换

  秦楠似乎对自己设计的这场车祸很满意,回来的时候问陆家闻:“看了新闻吗?什么感受?”

  陆家闻满不在乎地说:“挺好。”将半瓶啤酒喝完,陆家闻歪歪扭扭地坐在沙发上,“葬礼什么时候办?”

  秦楠说:“明天。”

  陆家闻问:“我爸不知道吧?”

  “当然。”

  “呵呵。”陆家闻笑了几声,把瓶子随手一丢,秦楠皱了皱眉头,“你这样怎么学我?”

  “我本来就是这幅德行,跟你秦大少爷可不是一类人,你找我,我还真未必能演得好。”

  “我不信。”秦楠对自己信心满满,也许是从这场调教游戏中找到了乐趣,十分乐意摆正陆家闻的所有举动,“站直。”

  陆家闻故意歪扭的身子站直了一点,秦楠冷笑一声,“你跟我来这套?”

  “哪套?”陆家闻装糊涂,秦楠抓起一旁的鸡毛掸子打在陆家闻的小腿肚子上,陆家闻闷哼一声,秦楠说:“人命债我背不起,把人玩残了倒不是什么难事,既然你站不直不如让你跟你爸一块儿躺在床上过下半辈子?”

  陆家闻恨得咬牙切齿,但是见到这样的秦楠他又感觉到格外地爽快,这才是真正的秦楠,对外装出来的那副风度翩翩的世家公子模样都是伪装出来的假象,他多想让这样的秦楠暴露在公众面前。

  秦楠威胁陆家闻:“你知道你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

  “当然。”陆家闻一改先前蔫了吧唧的模样,扭了扭身体,将松松垮垮的睡衣一拢,腰杆绷直了,对着秦楠微微一笑,那副儒雅绅士的模样真的如同习惯于游走于上流社会的精英分子,如果再戴副精致的高档眼镜的话就更有欺骗性。

  秦楠意外地看着陆家闻,陆家闻笑着说:“毕竟影帝。”

  秦楠没明白陆家闻话里的一语双关,满意地点了点头,他拿指甲划着陆家闻的下巴,暧昧地说:“哥,你这么聪明,要是愿意跟我联手的话,我们何愁扳不倒何雨晴那个老女人?”

  “看来你在秦家的日子也不是那么顺心。”

  “是啊。”秦楠点点头,颇为遗憾地说,“谁让我们不是秦枫正经娶来的老婆生下来的而是两个身世见不得光的私生子呢?”

  “你是。”陆家闻撇了撇嘴,“我可不是,我姓陆,不姓秦。”

  “就冲你这句话,哥,我明天带你去参加你的葬礼。”

  陆家闻:“……”这他妈是有病吧???

  第二天一早,陆家闻就被秦楠挖起来去参加自己的葬礼,‘陆家闻’死得突然,来参加葬礼的人却不少,令陆家闻意外的是,居然还看见了他咖啡厅里招来的那个小基佬,不仅是他,还有附近学校组成的一直吊唁队伍,真是奇了怪了,他都不知道自己原来这么有人气……

  葬礼挺简单的,在大城市里本来就没什么习俗可言,早就被都市化了,为防夜长梦多,陆家闻的尸体一早就被秦楠的人给火化了,陆连海都没出席,就李寒哭得肝肠寸断,抱着陆家闻的牌位死活不放手,那凄惨的模样看的陆家闻都过意不去,真想直接告诉他其实他陆家闻还没死,活得好好的,可是不能,他被秦楠的人看得死死的,就远远地在殡仪场看了几眼。

  后来李寒还在人群里闹了一场,被高铭拦了下来,气得李寒掉头就跑了,结果就在陆家闻的车旁边不远处站着,孤零零地望着远处一片黑色的愁云。

  李寒对他是真感情啊,陆家闻越发觉着对李寒过意不去,可感情就是这么样,敷衍不得的东西,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对方对你再好再喜欢也没用,他就只能辜负李寒了。

  小保镖按了按被陆家闻挑起来的鸭舌帽,把墨镜递了过去:“戴好。”

  陆家闻点头,配合着遮掩了行踪,看了一会儿后,陆家闻觉着实在是没什么劲头,跟小保镖说:“大哥,我想撒尿。”

  “……”小保镖阴沉着脸,“憋着。”

  “憋不住,真着急,你不想我尿在车里头吧。”陆家闻哀声说,小保镖想了想,说,“我跟你一起去。”

  “行啊。”陆家闻一口答应下来。

  两人一路去了卫生间,陆家闻选了个隔间进去了,翻出藏在卫生间角落里的手机,里面有条短信:“儿子,爹在这儿好好地,你放心,高铭给了我手机,我有事就跟你们说。”

  “行。”陆家闻回复,“手机藏好,千万别叫人发现了。”

  陆连海说:“成,不会丢的,没事我都不拿出来,定期看看你们有没有事儿,别的时间都藏好喽。”

  “好。”陆家闻沉默了一会儿,忽然低声说,“爸,累你辛苦了,不孝子一定早点解决了这事,让你好好过日子。”

  “也没啥。”陆家闻忽然的正经把陆连海吓了一跳,“也不怪你,我当初也傻,听见你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