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节(1/2)

加入书签

  轰隆一声,脚底下堆叠在一起的东西忽然瘫倒下来,陆家闻的手用力地拽着高铭,想把高铭拉上来,高铭单手紧紧地抓住陆家闻,脚底下却一片悬空,踩踏着绵软虚无的空气。

  陆家闻手掌被握得生疼,地心引力拉扯着他们一起往下坠,陆家闻咬着牙闷哼:“铭铭!别放手,别放手!”

  高铭的目光落在陆家闻扒在天窗边上的手,外面是个斜斜的墙面,如果再这样下去的话,陆家闻无法将他拉上去,反而会被他给拉下来!

  可容不得高铭多想,一声子弹声响顿时响起,陆家闻大叫一声,那枚子弹正巧打在他露在仓库内的肩膀上,钝痛让他手上的力气一扫而空,握住高铭的手掌猛地松开。

  手上失去了拉扯的力气,高铭立刻从半空中坠落下来,身体重重地跌在了地上,剧痛从四肢百骸的每一处传遍全身。

  “铭铭——”陆家闻歇斯底里地怒吼一声,捂住肩膀上得子弹口,趴在通风窗口疯狂地大叫,用剩余还能使得上力气的另一只手从地上趴起来,想跳进仓库去看看高铭,结果脚底一滑,从斜坡上滚落下去……

  ***

  陆家闻是被医院刺鼻的消毒水味刺激醒的,医疗器械的滴滴声让他从迷蒙中清醒过来,大脑恢复清明的瞬间,陆家闻从床上弹坐起来,大吼了一声:“铭铭!”

  “别乱动,伤口刚缝好,你这样容易开线的,而且还挂着水呢。”小护士过来把陆家闻又哄了回去,陆家闻目光死死地盯在护士的脸上,问道,“铭铭呢?铭铭呢?”

  “你说高铭是吧?”小护士一脸忧伤,给陆家闻把点滴调了调,“身上多处骨折,重度脑震荡,他还在昏迷呢。你先考虑下自己再说,别乱动,都回血了。”

  “我要去看他。”陆家闻压根就不管手背上的针头,掀了被子就要走。

  “上哪儿去啊。”小护士拦下陆家闻,“你见不着他的,他在vip加护病房,没医生批准一般人都不能去看。”

  “不行。”陆家闻喃喃,“我一定要去看看他!”

  病房门被推开,陆连海一脸恨铁不成钢地看着陆家闻,将陆家闻按了回去,哑着嗓子说:“小兔崽子,你就不能消停点,你非要让我跪在地上给你磕头吗?子弹卡在骨头里,你知道费了多少劲才取出来吗?你现在不好好休息,这条胳膊废了,要是你爸死了谁养你啊?你怎么就不知道心疼心疼你爸呢……”

  陆家闻怔怔地看着陆连海,陆连海一脸哀愁,两鬓多了很多的白头发,就连额头上的皱纹都深了几重,陆家闻呼吸一滞,心跳也在这一刻暂停了,他抿紧了唇,颓唐地坐在了病床上,“爸,你帮我去看看铭铭好不好?求你了。”

  “现在高老大谁也不让见高铭,高铭这次受的伤很重,比你的还要重,大脑内淤血,才刚做完开颅手术。高老大没来跟咱们计价就不错了,就被找上门撞炮口了!”陆连海不知道陆家闻那点心思,就觉着陆家闻是担心高铭,苦口婆心地劝,“我看这次等你养好了伤咱们还是回小北村吧。那地方虽然小,但是适合咱们,小地方出来的人就得在小地方生活啊。”

  “爸……”

  陆连海说:“你就别说了,好好养伤,对你爸好点,你爸就你这一个儿子,除了你我还指望谁?我已经老了,经不起折腾了,你看看你爸,你睁眼看看你爸啊儿子!”

  陆家闻闭紧了嘴巴,心里闷出一口老血,担心高铭担心得不行。

  在医院里又住了一个多星期,一直挂水,麻醉药药效过了,肩膀上被子弹射中的地方就疼得要死,尤其是半夜的时候,常常被疼醒,可再疼也抵不过心里的疼,陆家闻惦记高铭惦记得快要疯了,半夜里睡不着,想高铭,担心高铭。

  他最后一次见到高铭的时候就是高铭从那么高的地方跌落下来,脑内出血,开颅手术,严重吗?会有后遗症吗?他醒来的时候高铭还昏迷不醒,那现在行了吗?可他又不敢让他爸去看,只敢麻烦来的护士。

  这段时间也有医生来给他做检查,但是没有人能回答他的问题。陆家闻着急得不行,跟热锅上的蚂蚁似的。

  一直到他能出院的那一天也没个信。

  陆家闻在医院里住了半个月,半个月后医生跟他说可以出院休养。

  他从斜坡上滑下来的时候跌进了一片草丛里,并没有受太大的伤,最大的伤就是肩膀上的枪伤,然而也不像是陆连海说的卡在骨头里那么严重,子弹取出来后等伤口愈合了就没有多大的事儿,最多留疤而已,也不会影响日后使用右臂。

  到这时候,陆家闻憋了一肚子的怨气终于爆发了,可没等他如何发作就有个小护士过来叫陆家闻上三十五层楼去见vip室里的高铭。

  陆家闻一下子就冷静下来了,他深吸了几口气,强迫自己保持最高强度的镇定,他跟在小护士身后一路上到三十五层,刚出电梯就看到了等在病房门口的高健。

  高健穿着一身黑色的西服,正站在通风口吸烟,修长的五指夹着的烟头一直烧到了烟屁股,冷硬的线条像是风雪般冷酷而又残忍。

  陆家闻脚步凝固在那里,小护士也没有上前一步,对陆家闻说:“小朋友去吧,高叔叔在等你。”

  陆家闻这才点点头,咬着牙走向高健。

  高健将手头这根烟抽完,在垃圾桶上拧灭,双手□□西服的裤子口袋里,冷冷地问陆家闻:“你要见高铭?”

  “是。”陆家闻坚定地说,“我要见高铭。”

  ☆、第55章高健

  高健没说话,只是周身气质更加深沉,像是被触犯了的帝王一样,只要陆家闻再稍微跨前一步,就能触碰到他的底线。

  陆家闻肚子里塞满了无数的话想对高健说,他甚至想要跟高健坦白他的来历,他重生的过程,只要高健愿意让他看看高铭,所有的一切都不成问题。但最后的理智拉拔着他,让他把那些秘密尽数逗咽回了肚子里,没有人会相信他荒诞的来历,高健这样崇尚绝对力量与权力的人更不会相信。

  “高叔叔。”陆家闻苦涩地说,“我就想见见高铭,就一眼,成吗?”

  “我叫你上来不是为了见他的。”高健坐在病房门口的横椅上,修长笔直的双腿弓起,目光森冷地看着陆家闻,“高铭没事,等恢复得差不多了就可以出院。等他出院后,我会把他送出国。”

  “没事?”陆家闻不相信,“高铭真的没事吗?为什么到现在都还昏迷不醒?”

  “我比你更了解我的儿子。”高健说,“他在乎你,所以由我来通知你这个消息。”

  陆家闻:“……”

  高健说:“高铭会在国外待十年甚至更久,如果你真心实意地把他当做朋友,愿意接受他这十年的变化的话,你们十年后还可以再见面,继续当朋友。但是——”高健顿住,一字一字清晰地说,“这十年内,我不希望你们再有任何牵连。”他毫不留情,残忍地说,“你的成长速度追不上高铭,你在他的身边只会拖他的后腿。而他生存的环境,就注定他只能尽快尽早地往前爬,往上爬。”

  陆家闻咬着牙,说:“可是高铭需要我,您确定您养出来的是一个心智健全的成功人士,而不是一个战斗机器吗?”

  高健沉默了片刻,那股浓郁的压抑死气缠上了陆家闻的身体,高健忽然站起来,以压迫性的高度站在陆家闻的面前,冷声说:“我是在告诉你这件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