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节(1/2)

加入书签

  120,要打120——

  念头一出,陆家闻颤抖着手把手机掏了出来,他面无血色,接通电话的瞬间已经放声哭了出来:“喂,我奶奶昏迷过去了,地址在——”

  陆连海赶到的时候,陆家闻正坐在急诊室外的走廊里,见到他爸的时候,陆家闻快要崩溃地抱住他爸,压低了声音呜呜地抽泣着,陆连海抱着儿子,心疼地说:“王奶奶怎么样了?”

  “不知道。”陆家闻低声说,“还在急救。”

  陆连海问了下事情经过,陆家闻没敢把他的猜测说出来,他怕应验,他盼着没有再继续走上辈子那条路,王奶奶只是普通的咳嗽,可能是气管不好,可能是一下子被气到了,但是绝不可能是、是、是……肺癌……

  肺癌两个字如小山一般沉重,压得陆家闻喘不上气。

  然而现实是残酷的,等到医生确诊了王奶奶的病时,陆家闻恍然有一种天命不可逆的无力感。

  重生了又怎么样?他重视的人还是会离去,王奶奶依然没有逃离病魔,被肺癌狠狠地攫住了生命。

  陆家闻深吸一口气,蹲在医院的小阳台上,咬着拳头呜呜哭泣着。

  陆家闻,你有什么用?!废物一样的!

  他再也不想感受死亡的悲痛了,上辈子经历得太多,王奶奶的死,他爸的死,甚至连高铭都亲眼死在他的面前。

  高铭的电话打了进来,陆家闻把电话挂上,他现在心情不平静,不知道怎么跟高铭说话,隔了半个小时那边电话又打了过来,陆家闻心烦意乱,电话又响了几次,陆家闻才接。

  “闻闻,怎么不接我电话?”高铭的声音乱了,没有往日里的平静,带着丝不易察觉的慌张。

  陆家闻:“……”他没说话,他怕一说话就暴露出自己的脆弱。

  高铭敏锐地发现了陆家闻的异常,声音柔软了许多:“怎么了?跟我说说。”

  “王奶奶……”陆家闻声音干涩而沙哑,隔着电话十分难听。

  高铭被他的声音刺激得紧张了起来,蹙着眉头安静地听着陆家闻的下文,“王奶奶得了肺癌,晚期,医生说,活不过两个礼拜。”

  高铭:“……”

  两个少年隔着电话沉默着,高铭微微攥紧手,说:“在哪里的医院?”

  “还在县里,过几天转移到市里。”

  高铭说:“我让我爸派人去接你们,明天就能到,给王奶奶送到省里的大医院去。会好的,王奶奶会好的,闻闻,你不要太操劳,注意自己的身体,我会担心你。”

  “嗯。”陆家闻咬着牙应了下来。

  “我会尽快过去看你们。”高铭在电话那头郑重地承诺。

  王奶奶开始接受治疗,肺癌是一种烧钱却很难根治的疾病,如果能好是运气,但降临到这样一位年过六十的老人身上,十有八九治不好。

  病房内干净明朗,却笼罩在一片低气压里,陆家闻不想让王奶奶太过压抑沉闷,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就守在病房里陪着她,学校那边请了假,他跟陆连海两个人都跟着去照顾王奶奶。

  王凤霞的大女儿来看过她一次,没带小孩来,说是孩子忙着小升初的考试,太忙,也怕耽搁王奶奶接受治疗。一通话说得好听,可没一句是真心的。

  王奶奶惦记着小孙子,到最后也没能见到一面,她苍老的面容充满了哀伤,望着天花板的眼睛里溢着泪水。

  医生说,王奶奶状况不太好,让陆家闻他们找家属做好准备。

  半夜醒过来,陆家闻出去上厕所,听见他爸在走廊里打电话,陆连海气得脸红脖子粗,一直骂:“你还是不是个东西,你妈病了,都不知道来看一眼???怕花钱是吧?治疗费一分不用你们出,老子当自己的妈照顾!”挂断电话,手机都差点叫他砸了。

  这个结果一点都不意外,上辈子王奶奶重病的时候就是他跟他爸照顾的,那时候没有高铭的帮忙,老陆家几乎掏空了所有积蓄来给王奶奶蓄着命,盼着她能够多活一天看看自己的小外孙。这次算是好的,高家帮了他们很多,医生跟药物都是最好的,钱也不缺,可问题是,命走到了尽头,谁也拉不回来。

  陆家闻回到病房,王奶奶正阖着眼休息,两根管子插在她的鼻孔里,衰老瘦弱的身体佝偻在白色的病床上,小小的一团陷在被子里,陆家闻坐在王奶奶的身边,学着小时候高铭的样子,抚摸着王奶奶的手,温暖着她冰凉的手。

  点滴一滴滴地垂落下来,王奶奶忽然睁开眼睛,视线迷蒙了一会儿后盯住陆家闻,上嘴皮跟下嘴皮被黏在一块儿,好不容易才分离开:“我的——小外孙——来了吗……”

  陆家闻猛地咬住下嘴唇,将涌出眼眶的泪水逼了回去,他死咬着牙,望着王奶奶满含希冀的眼神,没有说话。

  ☆、第28章金大腿

  小北村里有一个小土丘,村民的骨灰盒大多都埋在那里,远远望去,杂草丛生间,一片高高低低的坟头跟墓碑。

  桃树叶片嫩绿,刚长出的小小果实被农民拿袋子包着,一个个垂落在枝桠之间,掩映出一片暗淡的阴影。

  王凤霞的碑还没时间立,陆连海就只按照习俗,召集几个村民,挖了个坑,填上砖块跟水泥搭了简单的墓穴,等以后事情都办好了再回头修一个好看点的墓碑。

  她的坟建在小土丘的最高处,从坟旁望下去,能看到小北村绵连成一片的麦田,金色的麦子在晚风中招摇着,喜鹊凌乱飞散,跟麻雀群混在一块儿。

  陆连海把王凤霞的牌位抱回了家,放在案台上供着,草香顶端亮着一星火花,燃烧出来的一线白烟袅袅上升,充斥了整个房间的淡淡味道让陆家闻耸了耸鼻子,眼眶发涩,跪在地上对着王凤霞的牌位磕了几个响头。

  等做完了祭奠仪式,王凤霞的一双儿女都没来。

  陆家闻的电话响了起来,是高铭打过来的,陆家闻眼睛肿着,浑身上下都散发着悲伤的气息,他躺在小平房晒玉米的房顶上,看着头顶湛蓝的天,吸了吸鼻子:“铭铭,王奶奶去世了。”

  高铭沉默了两秒,说:“不要难过。”

  陆家闻摇头:“没事,我也没怎么太难过。就是心里难受。”说到难受二字的时候陆家闻的嗓子又哑了起来,涌上来的泪意浸润了他的嗓子,含糊不清。

  高铭的心被揪紧,他说:“我马上就来见你。”

  陆家闻扯出一抹特难看的笑,“好啊,我等你过来。”他是不信高铭能来的,丁娅薇对他们防范得很,即便高铭放寒暑假都没准他过来看望这边,更别说是一个对她来说无关紧要的老太太去世了。

  可高铭的这份心思还是让陆家闻很感动,他坐起来,双腿垂落在王奶奶家的小院子里,神情恍惚地看着院子里的那一口水井,仿佛能看到老人家还坐在井边洗菜,回过头来对她笑了笑,慈祥地说:“闻闻啊,快别坐在那儿了,小心跌下来,来奶奶院子里,奶奶给你讲故事。”

  多少个日夜他都是在王奶奶的故事里长大的,变着花的故事织造出了一个旖旎的童年世界,他却只能将王奶奶留在那个虚无缥缈的世界里。

  陆家闻又想哭了。

  他抬起手给了自己一巴掌,咬着牙,出息!陆家闻!这有什么好哭的!别哭了傻逼!王奶奶看见了不会高兴的!

  他不敢再看小院,从爬梯上逃回家里,躲在屋子里。

  充斥着草香味道的房间让陆家闻脑袋发涨,失去亲人的那种痛苦如附骨之蛆缠绵在他身上,怎么拔也拔不出来。

  晚上,陆家闻迷迷糊糊地醒过来,隔壁院子里闹得不可开交,锅碗瓢盆碰撞在一起,震天响。

  陆连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