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节(1/2)

加入书签

  李进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被陆家闻揍得一点脾气都没有,连声喊着:“妈~妈~~~妈~~~呜呜呜,我要被陆家闻打死了~~~~”他是真以为自己要被打死了,可惜他妈隔老远了。

  打过人爽了之后,陆家闻骑在李进的身上,扬起拳头说:“是个男子汉就把今天的事情憋在心里,咱俩是公平的一对一的约斗,你输了,就得心服口服地认输!再闹什么幺蛾子叫我知道了,还打你一顿!”

  李进这时候哪敢不从啊,他现在看陆家闻的拳头比他爸的拳头还要大,忙颤颤巍巍地说:“知道了……我知道了,呜呜呜呜。”

  陆家闻从他身上站起来,拍了拍手,打李进这一顿热出来一身汗。

  高铭拿出手帕给陆家闻擦了擦鼻尖上的汗,认真地看着陆家闻,夏天的热风吹拂在小男孩的发间,一双神采飞扬的眼睛乌黑乌黑的,蝉鸣一声声响彻耳畔。

  高铭从口袋里拿出十块钱说:“闻闻,走,咱们吃冰棍儿去。”

  “好!”陆家闻点点头,“我要吃两根儿~~~”

  “好。”高铭笑了笑,踮着脚尖给陆家闻整理着翘起来的头发,粗硬的短发在他温柔的安抚下一点点地趴了下来。

  第二天上课,几个跟李进玩得好的人凑在一堆,王大牛激动了一下,一巴掌拍在李进后背,差点给李进打吐血了,他一把拂开王大牛的手,嚷嚷道:“你干嘛啊你!”

  王大牛:“……”委屈极了,“我也没使劲啊。”

  瘦高的周小拐笑着说:“你瞧瞧李进变成小姑娘了,拍都拍不得,哈哈哈!”

  李进翻了个白眼,你要是叫陆家闻打那么一顿你没准就瘫在炕上爬不起来了!还好意思笑话我呢!没稀罕搭理这几个干不成大事的小孩,李进趴在课桌上,吊哨眼一眯,透着一股子坏心思。

  陆家闻揍他的事情当然不可能就这么完了。他打第一眼见陆家闻就看不顺眼,一起玩了两三年后更加不顺眼!这会儿被陆家闻打得毫无还手之力更是他人生上的一个耻辱,就这么算了可不行,他得想办法讨回来,他要报仇!

  作者有话要说:  →_→妈哒改了个和谐词好害羞,被/干燥的热风。。。。。

  ☆、遇险

  最近正赶上村里修路,陆家闻上学的那条路是重点整修对象,他们没办法就只好绕远点。不巧的是,绕的那条路边上不远处就住着李疯婆子。村里头大人担心李疯婆子把自家小孩拐走了,每天上学放学都会接送,有的家长嫌麻烦干脆就让孩子暂时休了学。

  陆连海工程队暂时没事,这几天也闲,每天陪着陆家闻跟高铭上学放学也挺有意思,还能在学校跟漂亮老师李柔说两句话,满足得不行。

  陆家闻瞧他爸那副红鸾星动的样子,上去拐了拐他爸的腰,撺掇道:“爸!要不然你试试?”

  “试啥?”陆连海眼一瞪,脸红了大半,装作不知道地东瞅西瞅。

  陆家闻坏笑道:“就试试看能不能跟李老师凑一对啊!”

  “那可不行。”陆连海忙说,“我可不能糟蹋了人家小姑娘。”

  陆家闻恨铁不成钢,他爸多好啊,除了长得丑了点,别的是一点毛病都没有,这样好的男人打着灯笼也找不着,他爸太不自信了!

  想着能不能给陆连海拉拉线,结果第二天,陆家闻在学校里看到李柔跟一个长得挺俊俏的男人接吻,一下子就懵了。回头捂了高铭的眼睛,连连叹气,李柔有对象了,那就不好办了,唉,可惜了。

  这天晚上放学,轮到陆家闻跟高铭俩打扫卫生,放学后要晚点回去。

  李进还不太敢拿正眼瞧陆家闻,低着头从他身边一阵风似的掠了出去,他爸在学校外的十字路口等他。李大胆叼着旱烟,晒得皮肤溜黑,李进的吊哨眼长得跟他爸几乎一模一样,一眯眼就透着股阴邪劲儿。

  李大胆接到了李进后探着脑袋往学校里头看:“陆家那个小兔子崽子呢?他爸有事,让我顺路把他接回家。”

  李进闻言,一下子来了主意,说:“他跟他小表弟早就走了!一放学就往外冲,不知道又要去哪儿玩呢。”

  “是么?”李大胆应了一声,又探着脑袋等了一分钟就没啥耐心了,见还没人出来就拍了拍李进,“那成,走吧,咱们回家。”

  “哎!”李进拉着他爸的手,特别乖巧,生怕露馅儿。

  等陆家闻跟高铭俩打扫卫生出来后,没看见陆连海的人影,他爸以前来接他们总是会提前一段时间,买两根棒棒糖,一人塞一根。

  高铭说:“陆叔叔可能有事,我们等等他吧?”

  陆家闻点点头:“行吧。”伸长了脑袋往回家的路上瞟,陆家闻从书包里拿出作业本,高铭笑话他:“闻闻你不是要学习吧?”

  “那哪能?”陆家闻从作业本后面撕了一张纸下来,翻出两根铅笔,一根给高铭,一根留给自己,在纸上画着一道道纵横的杠,“先玩会儿五子棋,高铭,你要方块还是圆圈?”

  “方块吧。”高铭跟他坐在石头块上,你一笔我一笔地下起了五子棋。

  俩小孩又等了快半个小时,一直到天色昏黄还是没见到陆连海。陆家闻觉出些不对劲来了,说:“我爸怎么会这么晚还不过来,也不捎人带句话?”

  高铭不说话,他捏了捏陆家闻的手:“闻闻别担心,陆叔叔不会有事的。”

  陆家闻点点头,他还是不太放心,把东西收拾了一下,说:“要不然咱们回家看看吧,别等了。”再等下去天黑了也不安全,小北村里虽然坏人少,但是野狗多,一到晚上就都出来活动找食了。陆家闻记得前年有个小孩不懂事,大半夜的跑出来玩,就在林子口被野狗咬死了,内脏都被拉了出来。

  “好。”高铭也觉着等下去不是个办法,就跟陆家闻手拉着手往家走。

  回家的路上要擦过一片小树林,沟渠里沉淀着乌青色的淤泥,墨绿色的水脏兮兮的还带着股臭味,俩人捏着鼻子快速跑过,累出一身汗,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里瞧出了点笑意。

  高铭忽然站住不动了,陆家闻拉着高铭的手很清楚就感受到了高铭的僵硬,他问道:“铭铭,怎么了?”

  “我有点冷。”高铭莫名其妙地来了一句,陆家闻说:“冷?”可他看高铭额头上都是刚才跑出来的细细密密的汗水,难道是被晚风一吹感冒了?“那咱快点回去,晚上洗个热水澡!”

  “嗯,我有点打哆嗦。”高铭紧紧拽着陆家闻的手,一种陌生的感觉攫住了他的心脏,他好像被什么盯上了一样,背后发毛。

  陆家闻又拉了拉高铭,高铭没动,他正要问怎么了,却见高铭回头一看,李疯婆子正站在路中央,手里头拄着拐杖,佝偻着老背,见高铭看见她了,李疯婆子裂开嘴露出一口腐烂了的牙齿,笑了起来,喉咙里发出呜呜的怪声。

  陆家闻脸色一下子就沉了下来了,捡起地上的石头冲李疯婆子丢了过去:“老太婆快滚远点!”

  石头砸在李疯婆子的额角,老太婆没动,站在那里直勾勾地看着高铭,眼里头带着浓浓的渴望,眼珠子都快涨红了。

  陆家闻心里咯噔了一下,有种不好的预感,压低了声音说:“铭铭,我数三二一,我们掉头跑。”

  高铭点点头,听到陆家闻数到一的时候猛地回头,互相拉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