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节(1/2)

加入书签

  耽美小说分享平台-腐书网ccfubookcc

  书名:复婚[重生]

  作者:一袭白衣

  文案

  陆家闻被血脉相连的亲弟弟所骗,嫁给高铭当了三年的替身。这三年里,他被人利用从高铭那里得到了很多“好处”,差点重伤了高家的根基。三年后,识破阴谋的陆家闻主动签署了离婚协议,彻底结束了两人这段荒谬的婚姻关系。

  一场大火让他重生回二十年前,陆家闻发誓这辈子一定好好做人,擦亮眼睛,铲除那些小人,对高铭好,再也不欺骗高铭。

  结果这一遭,替身成了正房,小夫夫俩欢欢喜喜地过日子,真好。

  攻受互宠!攻受互宠!攻受互宠!前期双向暗恋!攻占有欲很强,小受是痴汉!!!是痴汉!是痴汉!(上一世的替身不是精神替身~高铭爱哒就是那个陆家闻~)

  主基调傻白甜,中间有小虐,整体无大虐~

  背景架空,文中时代的经济发展水平跟我们时代的差不多,但是后期思想跟文化发展会比我们这个社会快。男男结婚俱合法性,在大城市里接受度很高。

  内容标签:强强重生豪门世家青梅竹马

  搜索关键字:主角:陆家闻,高铭┃配角:秦楠,陆连海,高健┃其它:替身,互宠,痴汉,双向暗恋

  ==================

  ☆、重生

  陆家闻是被疼醒的,浑身上下无一处不在叫嚣着巨大的疼痛。他咧了咧嘴,嘴边撕裂的伤口让他倒吸一口凉气,低骂道:“我日,这是哪儿?”

  最后的记忆停留在昨天夜里,他蹲在马路边上喝了整整一箱子啤酒,吹着城市里浑浊的热风,回忆着他跟高铭的点点滴滴。

  白天他们签了离婚协议,彻底结束了这段仅仅只有三年的婚姻生活。

  越想越难过,越难过就越想喝,600ml的啤酒一瓶瓶地灌,喝了吐,吐了喝,喝到小腿肚都开始抽搐也不肯停,喝到最后发生了什么?头疼得想不起来。

  陆家闻动了动身体,他现在正被反手捆在一根铁柱子上,双脚也被绑着,黑漆漆的老旧仓库里带着浓郁的汽油味道,混杂着铁锈的气味,风从天窗里灌进来,吹得高高在上的窗户开合间呼啦作响。

  狗日的秦楠说话果然不算话,说什么愿意放他走都是假的,还他妈是老子的亲弟弟。陆家闻的酒还没醒完全,脑子也疼,但是他清楚能做出这样事情的也就只有秦楠。

  秦楠跟他是同父同母的兄弟,一个受精卵长出来的,都是秦家的私生子,只不过秦楠比他幸运得多,被秦老爷子看上了,带回了秦家,而他则被丢在路边,命大得被人捡了回去。

  原本两人一个生活在南,一个生活在北,哪怕是最亲密的血缘关系,也是过着完全不同的生活,八竿子打不到一块去的人。可忽然有一天秦楠找上了陆家闻。

  陆家闻回忆着他跟秦楠的第一次见面。

  秦楠跟他完全不一样,陆家闻是一年四季穿着大裤衩,冬天长袖t恤,夏天背心,过一天混一天的小混混。秦楠的生活则十分精致,举手投足之间都是精心培养出来的风度跟礼仪,面上总是挂着温柔的笑容,两人拥有几乎一模一样的面容,但秦楠优雅、知性、礼貌、识趣……一切美好的词汇用在这个男人身上都不过分。

  秦楠不远万里跑到北方小城里,风尘仆仆地出现在陆家闻的面前,毫不掩饰地流露出了心底的脆弱,红着眼眶寂寞地哭诉着:“哥,爸死了,我就只有你了。”

  失去了所有亲戚的陆家闻根本无法拒绝这样的秦楠,血浓于水,尤其是双胞胎之间总是有一种莫名的感应。

  秦楠说:“哥,秦家逼我跟高家联姻,我不喜欢高铭,我有喜欢的人,我深爱着他,哥,你帮我一个忙好不好?你替我跟高铭结婚。”

  陆家闻是个很重情义的人,在讨债的上门,秦楠为了他差点被人打死的时候他就认定了这个弟弟,所以他相信了秦楠所有的话,也愿意帮他,就像秦楠说的那样,这个世界上其实就只有他们兄弟两个可以互相依靠。

  现在想来,自己真是太蠢了……

  往事历历在目,当初陆家闻对这个弟弟有多上心,他现在对秦楠的失望跟痛恨就有多强烈。

  忽然,仓库的门被推开,有几个人影走了过来,那张几乎与他一模一样的脸庞出现在眼前,事到如今,陆家闻看着秦楠就只想笑,他也毫不顾忌地放肆大笑。

  秦楠被修剪地得十分完美的眉毛皱了皱,用着一如既往弱不禁风的语气说:“陆家闻,你在笑什么?”

  “笑你啊。”陆家闻嘲讽的笑道,“秦楠啊秦楠,你说一个人怎么能这么虚伪?你还想从我这儿得到些什么?我昨天就跟高铭摊牌了,我说我不是秦楠,我是陆家闻,离婚协议都签好了。”

  秦楠的脸出现了一瞬间的扭曲,很快就被他善于伪装的手段掩盖了下去,他蹲下来,抚摸着陆家闻脸上的伤痕,心疼地说:“哥,脸上这些伤是教训你,你不该在这个关键的时候变卦,你对高铭的影响力太深了,他会为了你舍得跟我拼命,昨天一夜之间,高铭不惜两败俱伤,动用了所有手段对付我,你知道吗?!”

  越说越用力,秦楠按在陆家闻伤口上的手指狠得要戳破进去,陆家闻脸上刚刚愈合的伤口再次绽开,他吸了口气,忽然侧过脸一下子咬在秦楠的手上,秦楠猝不及防被陆家闻咬了一口,疼得脸色大变,将手撤回来的时候已经被陆家闻狠狠地咬下了一块肉。

  “呸。”陆家闻把血肉吐出来,讽刺道:“你把我打成这样,我讨回来一点不算什么吧?”

  “是不算什么。”秦楠拿手帕裹上手上的伤口,望着陆家闻的眼里有一丝嫉恨,冷笑说:“陆家闻,我让你见一个人,你就会笑不出来了。”

  他让开身子,露出背后的高铭。

  高铭长得十分好看,精雕细琢出来的脸毫无瑕疵,却因为一双幽沉的眸子冷得让人牙齿打颤,带着一股令人不敢靠近的冷漠,毫不保留地展示着他的孤傲与苛刻。在昏暗的仓库里,这种感觉格外强烈,半张脸被阴影笼罩着的高铭好像在无声控诉陆家闻。

  说秦楠口蜜腹剑、表里不一,他陆家闻何尝不是?用尽手段欺骗高铭,害惨了高铭。

  陆家闻喉头哽咽了下,嘴唇动了动,他想叫高铭的名字,可最终什么都没说,将脸别过去。

  秦楠让他当替身跟高铭结婚,不是因为什么爱情,而是因为这样方便自己去在背地里玩阴谋耍手段,吞并高家的企业,秦楠利用他从高铭那里得到了很多的好处,甚至重伤了高家的根基,差点让高家一落千丈。

  “现在亲眼看到人了,放心了?”秦楠漫不经心地问。

  “你说你没有打他。”高铭反问,“那他脸上的伤是怎么来的?”

  “不老实的人总该给点教训,高总不会不明白这个道……”

  话还没说完,秦楠就被一拳重重地打翻在地,高铭学过拳击,知道怎么样打人最疼,他这一下直接打断了秦楠的鼻梁骨,鲜血顿时流淌了出来,大团大团地滴地落在地。

  陆家闻心里爽的不行,暗自在心底叫好。

  秦楠身后的人纷纷踏前一步要制住高铭,“都给我住手!”秦楠踉跄了几步,勉强从地上爬了起来,阴恻恻地看着高铭,“高总这是什么意思?不想跟我谈这笔生意了?”

  “谈。”高铭冷声说,“现在可以‘公平’地谈了。”

  秦楠捂着鼻子不吭声,颤抖着身体。

  高铭解开袖扣,将衬衫袖子挽到手肘上,蹲下来,帮陆家闻解开手腕脚腕上的绳子,一双眸子深沉如谭,浑身上下都散发着危险的气息,没有人敢阻止他的动作。

  高铭问陆家闻:“疼吗?坚持一下,马上就好。”

  陆家闻愣愣地看着高铭,他不太明白现在是怎么回事。

  高铭的手盘绕上陆家闻的手,跟他十指相扣,修长的手指纠缠上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