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交参赛曲谱(上)(1/2)

加入书签

  张剑锋冲着何宜雪笑了笑,说道:“这个,我来讲个笑话吧,也算活跃一下气氛,否则,我也快吃不下饭了。”

  何宜雪眼中充满着疑问,不知张剑锋要讲什么笑话,而林诗曼已经欢颜道:“好啊,剑锋哥哥快讲。”

  张剑锋说道:“从前京城有一个卖油干馍馍的人,每天五更天就在街上大叫:‘买油干馍馍!’,数十年下来,声音越练越大,真是一出声就会惊天动地,方圆数里都能听到他的叫卖声。这一天,他又在街上卖油干馍馍,一个身穿官服的人找到他,叫他去见宰相,他随着那人到了宰相府。见到宰相后,宰相对他说:‘我叫你来是让你帮一个忙。’那人连忙拍着x口说只要他做得到,绝不会推辞。宰相说:‘明天就是皇帝陛下仙去头七,我们举办了一个悼念会,来人太多,喊话传不到后面去,听闻你的声音洪亮,因此叫你来喊话。’这是那人的强项,他立即满口答应。宰相也知道那人没有多少文化,不可能让他长篇大论,说道:‘明天,你上台后,就大喊:先皇陛下jing神不死!明白吗?’那人一听只喊这一句,悬起的心放下来,保证道:‘没问题。’第二天,那人站在高台上,朝下一望,顿时双腿发软,因为下面的人太多了,黑压压一片,一直延伸到很远的地方,前面就是王公大臣将军,后面是各级官员、社会有名人士、士兵和无数百姓,他的大脑开始混乱,呆在那里。宰相就站在台下,轻叫道:‘愣什么愣,快喊!’那人这才醒悟过来,但依然没有醒悟过来,但还是知道自己应该喊话,大吼道:‘先皇陛下不死!’台下众人立即石化,不知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先皇陛下已经死了,怎么不死?宰相一听大急,那家伙怎么把最重要的jing神两字忘了,在台下急道”:‘笨蛋,还有jing神!’那人一听,愣了一下,顿时明白自己喊错了,在这种情况下喊错话,那可是要杀头的,不,应该会诛连九族的,一时间吓得差一点瘫在台上,大脑已经失去了思维,什么也顾不得了,下意识喊道:‘还有jing神!’台下众人顿时哗然,这什么话?宰相更急,在台下叫道:‘笨蛋,照昨天的话喊!’他的意思是昨天教那人的话,但那人这时候已经处于极度的恐惧中,哪里还有思维能力,在绝境中,他不自觉就喊出自己最熟悉的话:‘买油干馍馍!’”

  “噗哧”张剑锋还没有回过神来,就感到一股热流扑来,暗道不好,想闪避,哪里来得及,只感到有脸上一热,他明白,自己被热粥喷中了。

  “剑锋哥哥,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我去拿巾毛给你擦擦。”林诗曼的声音传来,张剑锋这才明白是林诗曼喷了他一脸,却发不出怒来,这一下只能白被喷了。

  “诗曼妹妹,不用了,我去卫生间洗洗就行了。”说着,张剑锋站起身,朝着卫生间奔去。

  很快,张剑锋就回到桌上坐着,这时,他的碗筷已经换了,他看向林诗曼,却发现她正捂着肚子笑个不停,见到张剑锋过来,说道:“剑锋哥哥,是我不好,没有忍住,就把饭喷出来了。”

  张剑锋笑道:“不用道歉,这都是我讲的笑话让你没有忍住,要怪就要先怪我了。”

  林诗曼见张剑锋没有怪她,顿时放下心来,却想起张剑锋讲的故事,又咯咯咯地笑起来,一边捂着肚子道:“先皇陛下不死,还有jing神,买油干馍馍!太逗人了,我,我已经笑得肚子都不行了。”说到这里,她趴在桌上笑个不停,身体也是一颤一颤。

  张剑锋看向何宜雪,却见她掩嘴低笑,倒没有林诗曼那么放得开,见到张剑锋看过去,她连忙放下掩住小嘴的手,尽量让自己平静下来,但那眼睛里的笑意却出卖了她的心情,她白了张剑锋一眼,叱道:“你的脑袋里尽想些什么呀,正事不记,专记这种故事!”

  张剑锋眼见何宜雪虽然在责备他,但那模样,g本不像在责备他,油嘴道:“宜雪姐姐误会小弟了,这一个笑话也是在上见到的,只是略加修改,可不是我专门记它,这不,通过这个话笑,桌上的气氛就是活跃多了吗?连宜雪姐姐你也在发笑,常言道:笑一笑,十年少,如果宜雪姐姐经常这样发笑,其美丽肯定更上一层楼。”

  何宜雪只是为了掩饰自己跟着发笑而责备张剑锋,倒没有真的责备他的意思,但听到张剑锋扯到她的美丽上,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