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五章 商议(1/2)

加入书签

  吴青青身体微颤抖一下,急切道:“不知他们有没有说出那个联系他们的人是谁,是哪股势力的?”

  张剑锋摇头道:“天星帮的人只知道那人自称赵真,因为天星帮的人并不想真的出手,所以,那个赵真也没有说出自己属于什么势力,不仅如此,天星帮一直在找那个赵真,也没有有消息,好像对方已经消失不见了。

  吴青青眼中闪过失望之se,叹息道:“现在事隔三年,就更不容易找到那个赵真了,不过,有这一个线索也不能放弃,我会派人去查的。”

  张剑锋说道:“吴董,以我所得的消息,贵帮的内部好像并不稳,自从你父母被害以来,下面很多人都不服你,而且天星帮已经拉拢了很多青虹帮的中下层人员,所以,你行事的时候要小心一点。”

  吴青青感激道:“多谢指点,如果此次能击败天星帮,我们青虹帮一定会遵守承诺,与你平分天星帮的一切。至于找赵真为我父母报仇一事,如果,如果你真能帮我父母报仇,你,你先前的提议也不是不能考虑。”说到这里,她低下头,脸上也升起两抹红晕。

  张剑锋听得心中一喜,没想到吴青青还会认可谁帮他报仇就当谁的女人的事,不过,想一想也就释然,三年来,青虹帮想尽一切办法都无法找到一丝她父母被杀的钱索,吴青青已经绝望,但父母之仇不共戴天,是她一生中最大的心愿,如果是一个七八十岁的老头或不乍样的男子帮她报仇,她也许不会以身相许,但他可是一个英俊的年青男子,而且看上去实力很强大,如果以他所说,他一个人就敢对付天星帮,那么,他绝对是强者,一方面和剑锋能帮她报仇,另一方面长相英俊,实力强大,当这种人的女人她也能接受,最重要的则是,她现在越来越感到力不从心,自从她接替父母坐上这个位置以来,下面的人一直在阳奉yin为,已经渐渐有失控的现象,不是当年他父母把资产转为正规的产业,受到国家法律的保护,可能下面的人已经动手瓜分青虹帮的资产,然后一哄而散了。

  张剑锋也明白吴青青的处境,作为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子,三年前还在父母的羽翅下无忧无虑地生活,突然之间,父母双亡,千斤重担压在她的身上,任谁都感到痛苦,当然,如果有强力依靠,她还没有什么,但现在却是内忧外患,她也感到撑不住了。而现在,张剑锋突然出现,她顿时就感到自己有了依靠,自然就想抓住自己这个强援,哪怕以身相许也愿意。

  “好,我会帮你查找当年的凶手,一旦知道,必定会为你报仇!”张剑锋说道。

  吴青青脸上的红晕已经延伸到脖子g,轻声道:“那真是谢谢你了。”

  张剑锋说道:“不用谢,如果哪一天你成为了我的女人,我为你做任何都是应该的。“

  吴青青为之大气,一时间后面的话竟噎在喉咙说不出来。

  张剑锋哈哈一笑,说道:“你不用说话,只需要心里明白就行,再见。”不待吴青青说话,他已经大步朝着房外走去。

  打开房门,张剑锋就看到习景中正站在房门,好像在偷听,当然,房间的隔间效果很好,他什么也没有听到,但不防碍他注意里面的情况。

  眼见张剑锋出现在房门口,习景中朝里面望了一眼,却见吴青青正低头坐在椅子上,心中一惊,叫道:“吴董!”

  吴青青正在心如鹿跳,先前,她说出如果张剑锋帮她报仇她就当张剑锋的女人,这让她也难为情,一时间哪里敢抬头看张剑锋,而且思想错乱纷纷,患得患失,所以就有点走神,听到习景中的叫声,她清醒过来,见到习景中正焦急地望着她,她连忙说道:“习经理,我没事。”

  习景中放下心来,对张剑锋说道:“张先生要离开?”

  张剑锋点头道:“不错,不过,我们很快就会见面的,再见。”说着,对站在一边的陈兰点点头,扬长而去。

  眼见张剑锋出了大门,习景中立即朝着办公室里面行去,来到办公桌前,问道:“吴董,张剑锋说了一些什么?”

  吴青青说道:“习经理,请坐,陈秘书,叫副董事长立即过来。”

  陈兰答应了一声,开始打电话。

  副董事长是岳和泽,他还有一阵才会过来,吴青青把张剑锋所说的事介绍一遍,当然,她并没有说张剑锋为她报仇之事,只是针对明天天星帮伏击她们的事说了一遍。

  听了吴青青的话,习景中顿时大惊,如果照张剑锋说所,他们一行人去墓地祭拜吴通乔和令清梅时,如果在路上遭到天星帮的伏击,就算能突围,也会是死伤惨重,要知明天去墓地的人都是青虹帮的高层,死一个人都是青虹帮的损失,何况,在天星帮的有心算无心下,绝对不会只死一两人,说不定还会全军覆灭。

  “吴董,明天,我们是不是多带一些人手?”说道。

  吴青青刚要说话,岳和泽也到了办公室里,吴青青说:“岳叔,请坐。”

  岳和泽拉过一张椅子坐在办公桌前,问道:“青青,不知叫我来有什么啊?”

  吴青青只得把先前与张剑锋商谈的事说了一遍,岳和泽顿时大怒,大吼道:“天星帮和我们势如水火,这两年来一直在不停地挑肆我们,我早就想收拾他们了,只是我们青虹帮已经开始做正常的生意,不想再打打杀杀,所以才容忍他们,没想到他们亡我们之心却不死,明天他们不是要伏击我们吗?如果我们不知道,肯定会吃大亏,但现在我们知道了,那么,就可以将计就计,准备一些人手,埋伏在他们的伏击我们的地方的后面,在他们攻击我们时,突然杀出,到时,就不知是谁伏击谁了。”

  吴青青摇头道:“不用,据我所知,青虹帮里还有一些人已经被天星帮收买了,如果我们叫人设伏对付他们,很有可能泄露秘密,所以,我们不能这样干。”

  岳和泽呆了呆,既然大怒道:“是哪个兔崽子竟敢背叛青虹帮,我们把他挖出,剥他的皮抽他的筋!”

  习景中在一旁说道:“岳老爷子,不要冲动,吴董说得不错,我们不能派人去伏击天星帮。”

  岳和泽叫道:“那我们难道就这样装着不知道,等着他们伏击我们,还是我们直接取消去祭墓地?对了,是谁告诉你有jian细的?”

  吴青青说道:“岳叔,你不要激动,我这个消息是张剑锋告诉我的,嗯,张剑锋先前到这里来找过我,他现在已经与我联系,明天他负责在后面攻击天星帮的人,而我们只需要小心防备,到时反攻就行了。”

  “青青,这个张剑锋是什么人,是哪股势力的?”岳和泽问道。

  吴青青说道:“张剑锋只是一个人,并没有势力,但应该很强,他敢包下收拾天星帮的人,必定有所依仗。”

  岳和泽摇头道:“青青啊,我们可不能把自己的安危寄托在别人身上,万一到时他没有发动攻击,或者不是天星帮的对手,我们就危险了,这样吧,我们分两步进行,一是我们还是去墓地,第二则是借着另外的名义把人调到天星帮伏击我们的地方的附近,那样,一旦情况危急,他们就可以现身,这样一来,我们的危险xing就会降低许多。”

  吴青青想了想,说道:“好吧,就这样办,不过,调出人手时不能说是去付击天星帮,还要有一个正当的理由,不让让他们生疑。”

  驯兽

  习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