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9-136完结(1/2)

加入书签

  第一二九章如果有来世一

  看到丁悠这个样子,七夜庆幸自己没有对李木用刑。

  虽然因为他强行掳走小悠,强行抢走他的爱人,心里本就是对他恨之入骨,早就想将他千刀万剐了,可是,当那份冲动冷静下来之後,他又觉得,最有权利对他用刑的,是小悠,而不是他,所以此时他很平静的从怀中掏出了一个小瓷瓶来放在了丁悠的手上,“他就在园子後面的石屋里,我给他服食了软骨散,这是解药。”

  对他是抓是放,全凭你作主!

  从七夜那温柔而坚定的目光当中,丁悠看到了这样的一个信息。这就是她深爱的男人啊,对她有著无限的信任!心中顿时感到有一阵热流通过,暖烘烘的。

  丁悠感激的将那瓶药握在了手中,牵起了七夜的手,“你和我一起去。”

  “好。”

  感觉到丁悠对於自己同等的信任,七夜的心中亦是升起了一份感动,牵著她的手,一同走出房间,绕过那些致的回廊,再经过了一个种满了蔷薇的花园,一个孤零零的土灰色石屋便出现在了视线当中,在满园的粉色花朵中,这样的灰色竟然并不显得十分的突兀。

  “王爷!”石屋前守著两个护卫,看到了他们过来了毕恭毕敬的向他们行礼。

  “把门打开。”

  “是!”

  护卫动作利索的将锁给打开,用力一推,“!当”一声,石屋那厚重的铁门带著震颤的回音被推了开来。

  通过那开启的门框,丁悠随意的向里面扫视了一下。因著外面的光线太强,影照得里面的光线越发的暗淡,但依然能清楚的看到屋内角落里的石床上躺著一个人影。

  “进去吧。”七夜对著屋内扬起了下巴向丁悠示意。

  轻启两步,回头,看到七夜依然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不由得有些惊讶,“你不进去吗?”

  七夜对著她温柔的笑,“我在这里等你。”

  听到这话,丁悠心中又是一阵感动。在这件事情上,七夜真的是做得很好,不但给予她足够的信任,还给予了她足够的尊重。

  丁悠再次对著他感激的点了点头,缓缓的向著屋内走去,进到屋内後站了一会儿,便适应了里面的光线,看到躺在石床上的那个人正是李木,此时正在面无表情的紧闭著双目。

  丁悠没有说话,只是对著床上躺著的那人慢慢的端详。只是两天没见,他瘦了,憔悴了,面色有些苍白,眉头紧紧的皱著,青青的短短的胡子茬也纷纷从下巴上冒了出来,整个人,竟有种说不出的落迫,但依然强势。

  想起他在黑木山庄内那高高在上的样子,真不知道他是如何熬过这两天的,这样一动不动的被人关在这里,对於他来说又是怎样的一种屈辱。

  “唉!”想到这里,丁悠忍不住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听到这样的叹息声,本以为是送饭的下人来而不想多加理会的李木慢慢的睁开了眼睛,看到了站立在眼前的这个人时,还以为是在作梦,将眼睛狠狠的闭上,再次睁开,是悦儿,此刻站在他面前的真的是悦儿,他没有作梦!心中一阵狂喜,便挣扎著想从床上起来,然而,然而浑身的无力让他再次充满了挫败感,只得放弃,轻呼出声:“悦儿!”

  第一三零章如果有来世二

  “你知道的,我不叫君悦。”虽然看到李木现在这个样子,不想再打击他,可是,事实总是要面对的,所以丁悠直接把他的称呼给纠正过来。

  ……

  李木再次闭上了眼睛,沈默著。他真的不想面对,他宁愿此时的一切都只是个梦,站在他面前的这个人也不存在,当他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什麽都没有发生。

  “李木……”看到他这个样子,丁悠真的有些於心不忍,可是,又能怎麽办呢?不是他不好,其实,在她所认识的男人里面,他真的是很不错的,不管是他的这个人,还是对她的态度,但,她终究是不能爱他的,所以该说清楚的还是要说清楚的。

  “我们在一起的日子,你不开心吗?”眼看是没办法再逃避了,只好勇敢的去面对。李木不愧是个强势的人,很快调整了自己的心态,睁开了眼睛,温柔而又带些忧伤的看著丁悠。

  “……”想想,当时在黑木山庄,除了对失忆的困扰,那段日子对於她来说算是她到这个世界以来最平静最无忧的日子了,所以丁悠慢慢的开口:“开心。”

  “那我们为什麽就不能继续过那样的日子呢?”

  “我,不是君悦。”

  “既然你觉得我们在一起可以过得开开心心的,那你为什麽就不能是君悦呢?”

  “我只想是我自己,不想是别人。”

  “君悦就是你,不是别人。”

  “不,君悦是从小就在延城长大的和你青梅竹马的单纯女子,而我,却是一缕来自异世的孤魂,所以,我不可能是君悦。”

  “你什麽意思?”李木对丁悠的话有些听不懂了,皱起了眉头。

  “意思就是,我只能是丁悠,不可能是君悦。”不想让太多的人知道自己的来历,所以丁悠只能这样说。

  “只,做我一个人的君悦也不行吗?”

  “对不起!”

  “呵!”努力了这麽久,没想到自己还是这麽的失败!李木自嘲的笑了起来,“我以为,在我们相处的这些日子里,你对我是有感觉的,这样看来,是我自作多情了。”

  “其实……”想想不能老是打击他,况且七夜在外面也听不到,告诉他也无妨,於是丁悠咬咬牙说道:“其实,我还是挺喜欢你的。”

  “真的?”听到这话李木顿时觉得自己的世界一下子明亮了起来,神也随之一振。

  “真的。你,其实人真的是很好,人长得好,武功也好,对我,也好,可是……”

  “可是什麽?”李木脸上那本来慢慢舒展开来的表情马上又僵住了。

  “可是,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丁悠低下头不好意思的说完,然後再偷偷抬眼看李木的表情,“这个,我记得是跟你说过了的。”

  “是的,你是跟我说过。”看到丁悠那害羞的表情,李木心中刚刚升起的那一丝希望一下就被浇息了,顿时一片死寂。

  “对不起!”看到他那个样子丁悠不知道还要说什麽,只能不好意思的道歉。

  “说对不起的应该是我。”

  第一三一章如果有来世三

  “不,你没有错。”看到李木那吃惊的眼神,丁悠赶紧又补充道:“勇於追求自己的爱,这本身没有错。”

  “你真的不怪我?”

  “不怪!”如果说开始的时候有些不耻於他的不择手段,但经过了这样的一番对话之後,她是真的不再怪他了。

  “呵!”听到这个回答,李木忍不住又笑了起来,只是这次不再是自嘲的笑,而是放松的笑了。本以为她恢复记忆以後会对他有所怨恨的,没想到她竟然一点都没有怨恨於他。这样的女子,他真的一点都不後悔爱上她,对於自己曾经做过的一切,也丝毫没有後悔。但是,得不到的,就要懂得放弃!特别是经过了努力之後。这个道理他向来都懂,所以,现在他试图著让自己的心态慢慢平静下来。

  看到李木脸上那放松地表情,丁悠本来提著的心也慢慢的放了下来,走到他的身边坐下,将手中瓷瓶的小药丸倒了出来,送到了他的唇边,“这是软骨散的解药,你吃了吧。”

  李木张开了嘴慢慢的将那药丸吞了下去,又静躺片刻,便试著动了动自己的手,居然已经可以自由的活动了,於是他再次试著起身,没想到一下子就坐了起来,丝毫没费一点的力气。好厉害的解药,这麽快就能把这软骨散给解了!不由得好奇的看向丁悠:“你哪来的解药?”

  “是七夜给的。”

  “七夜?”李木挑眉。

  “就是现在的欧阳夜冥。”

  “噢?!”李木脸上露出了意外的神色,“没想到现今高高在上的六王爷竟然会是毒医公子!”

  丁悠只是笑著看著他,没有说话。

  “真是他给你的解药?”他绑走了他心爱的女人,而他却丝毫没有对他进行报复却还给他解药想要放他走,李木真的是有些不相信。

  “恩。”丁悠肯定的点头。

  “他真的愿意放我走?”

  “噢。”

  李木沈默了。难怪丁悠会这样执著的爱著他,其它的他不知道,但凭著他这样大度的一心只为著她著想的这份心意,确实是值得她去爱的。而他,扪心自问,如果遇上了同样的事情,这样的大度他可做不来,他非要把那人千刀万剐了,才会肯放手。所以,他真的是比不上他,所以,输给了他,他是心服口服!

  “你,今後有什麽打算?”看到李木的沈默,丁悠关心的问道。

  “打算?”李木站了起来,掸了掸身上的衣服,看著屋外那明媚的阳光,淡淡的说道:“原来是打算和心爱的人找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过幸福平静的生活的,但是现在,”李木回过头来看著丁悠自嘲而又有些俏皮的笑了起来,“心爱的人被我给搞丢了,所以,要过那样的生活,我只有去浪迹天涯,再找一个爱人回来才行!”

  “呵!你一定很快就会找到的,说不定她也正在等著你呢!”丁悠开心的笑了起来。

  “是呀,我也相信是这样!”李木也跟著开心的笑著,那明亮而坚定的眼神,使得原有的那份强势和自信一下子就回到了他的身上。

  “那,你不回青狼帮了吗?”

  “不回了!”经过了这件事,其实也让他看开了很多事情,既然谨衡想要他的那个位置,看在多年的兄弟的份上,让给他又何妨?况且,他默默的为自己做了那麽多的事,也该是自己为他做些事情的时候了。

  “那,祝你一路顺风了!”丁悠看著他,真诚的说。

  “谢谢!”李木保持著微笑的表情,慢慢的转过身来向著屋外走去,然而走到门口时,他却又停了下来,背对著丁悠问道:“小悠,如果,在遇上他之前就让你遇上了我,你选择的,会不会是我?”

  会吗?或许吧,毕竟他是这样出色的一个男人,况且在以夫妻身份相处的那段时间里,她也确实是对他有感觉的。所以丁悠稍作思索,便实话实说:“会吧。”

  “呵!”这下李木的心里是真的释然了,“那麽如果有来世,能不能让我先遇上你呢?”

  下辈子的事情,谁又会知道呢?但丁悠还是爽快的答应了下来,“好!”

  听了这话,李木内心的那份执著算是全部的放下了,便再也没有回头,步伐坚定的向门外走去,不多时便整个人融入了屋外的那一片阳光里。

  第一三二章再也不分开

  看著李木的背影在视线里慢慢的消失,想著今後与他,恐怕是再无交集了,和他的一切,竟也如同作梦一般的不真实,丁悠一时不由得站在原地发起愣来。

  “人都走远了,还在看,舍不得啊?”

  七夜在外面等了半晌都没见丁悠出来,走到门边一看,发现这小妮子竟然站在屋里怔怔的发著呆,心里不由得泛起酸来了。

  “要是舍不得的话,我就和他一起走了,哪还会在这里看著。”丁悠回过神来,走到了他的身边,拉起了他的手,白了他一眼。

  “可是,我怎麽听到有人跟别人订了来生之约啊!”七夜抬起头来向著周围左顾右看,就是不看丁悠。

  “什麽来生之约,我哪有……”说到这里丁悠停住了,想到了李木说下辈子要先遇上她的话,恍然大悟,用手指著七夜的鼻子,“噢,你在偷听?!”

  “我哪有!”七夜有些不自在起来,脸也微微的泛红了。

  其实,他也就是不放心小悠,怕她受到伤害,所以站得离门口的地方近了点儿,而他们说话的声音也稍微大了那麽一点儿,让他不小心听到了,所以,这应该不算是偷听!七夜心下暗自想著。

  “就有。”丁悠肯定的说著,伸手作势要打七夜,七夜却一下子挣开了和她拉在一起的手,向著一边的花径上窜去,一边嘴上还坚持说著,“我没有!”

  “就有啦,没有的话你怎麽会知道?”丁悠不依不饶的说著,一边向七夜追打了过去。

  唉,这什麽世道?明明老婆红杏出墙自己还要被追著打!

  虽然这样想著,七夜心中却充满了快乐,施展开了轻功和丁悠玩起了老鹰抓小的游戏,在不大的花园中象两个孩子一般的左冲右突,使得园内顿时响起了一阵阵的欢快的笑声和枝叶碰撞时发出的簇簇的轻微声响。

  “哈,我看你还往哪儿跑!”毕竟丁悠在轻功上要技高一筹,不多时七夜就被抓到了,只见她开心的大叫一声,紧紧的抓住了他的衣袖。

  “好了,我不跑了。”七夜开心的笑著,猛的一转身,将丁悠整个人都抱在了怀里。

  丁悠愣了一下,眼睛亮晶晶的仰头看了看七夜,然後仿佛是忘了追赶他的初衷,微笑著低下头整个人都缩进了他的怀里,轻唤了一声,“夜!”

  “噢?”

  “我感觉好幸福!”

  “我也是!”

  站在茂密的蔷薇丛中,浓郁的花香不时的从四面八方扑鼻而来,然而,七夜埋下头深吸了一口气,再怎样浓郁的花香都没有小悠身上那份淡淡的幽香更为让他沈醉。

  “以後,我们再也不分开了!”

  “恩,再也不分开了!”七夜说著,将搂著丁悠的手又紧了紧,仿佛要把她嵌入到自己的身体里去一般。

  “还有伊宝宝。”这麽说著,丁悠好象才猛然想起了什麽似的抬起了头来,直视著七夜,“对了,宝宝呢?我这两天怎麽都没有见到他?”

  “总算是想起他了呀!”七夜好笑的伸手轻点了一下她的额头,“看你这娘当的,就是把他给弄丢了恐怕你也会是最後知道的那个吧?”

  丁悠一听这话可是不依了,这三年多来她对伊宝宝的照顾可自认为是劳心劳力,周全有加的。“什麽呀,我可是一直都把他当我亲儿子一样看待的,这两天不是为了恢复记忆的事情所以才……哎呀,你快说嘛,宝宝他现在在哪里嘛?”

  “他呀……”七夜本想再卖一下关子的,但看到丁悠那著急的样子便不忍再逗她,实话实说了,“他自然是和他爹爹在一起罗!”

  “爹爹?”丁悠嘴里重复著这个词,心不由得越跳越跳,眼睛也跟著越睁越大,“你是说……公子?!”

  第一三三章重逢即是别离一

  七夜看著她没有说话,只是微笑著点头。

  “你是说,你找到公子了?”

  七夜继续微笑点头。

  “你真的,找到伊浮云了?”实在不敢确信,她找了三年多都了无音讯,现在这麽突然的告诉她说找到了,丁悠忍不住的要一再确认著。

  “是的,找到了。”看著丁悠那不敢置信的样子,七夜嘴角上翘的弧度扯得更高了,明明白白的说了出来。

  “哎呀,那你怎麽不早点告诉我嘛?”这下丁悠是真的相信了,把她兴奋得一下子就跳了起来,“你到底是什麽时候找到他的?”

  “我的小姐,早点告诉你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