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节(1/2)

加入书签

  傍晚,岳皓南结束《宅女也有爱情》的拍摄后,赶到约定好的大楼天台为《阳光下的女人》拍一场日落的场景。

  他刚带着萱萱走上天台,就见明雅宁光腿穿着短裙被冻得瑟瑟发抖,他立刻脱下自己的风衣,从背后给她披上,然后故意站在她身后探过头放柔声线说:“雅宁,小心别冻感冒了。”

  明雅宁心脏蓦地跳漏了一拍,稍一扭头就碰到了岳皓南的下巴,更是惊喜得小鹿乱撞,娇滴滴地说:“谢谢皓南。”

  萱萱在一旁看了恨得牙根发痒,她知道明雅宁一定是故意穿这么少想让岳皓南给她披衣服的。

  “这个死女人,一点都不懂得心疼人,也不想想天台上风这么大把老大吹坏了怎么办!”萱萱气得只想上前去把岳皓南的风衣抢回来。

  岳皓南站在明雅宁面前,让她和自己交换了一下位置,温柔地笑着说:“风是从这面吹来的,咱俩换个位置我就能给你挡着风。”

  明雅宁高兴得简直要尖叫出来了:“皓南你真是太好了,明明自己身体也病着还这么关心我,我真的好感动哦!”

  “自己身体病着”?岳皓南心里冷笑一声,你怎么会知道我身体病着?果然一切都是你在背后搞的鬼,我就说怎么会突然有记者跟踪我,想必是听到我说有女朋友才坐不住了,才派记者去揪出来我所谓“女朋友”的真实身份吧,呵。

  表面上岳皓南却依旧不动声色,为她体贴地系好风衣的扣子,说:“雅宁,你晚上下戏后有安排吗?”

  明雅宁的心都要从嗓子里蹦出来了:“没有啊,怎么了?”

  “我想有没有荣幸今晚请你吃顿饭呢?”

  明雅宁忙不迭地点头答应:“有有有!当然有!我去我去!”

  “那就好,我还担心你会因为我之前拒绝你的邀请而怀恨在心呢。”

  “怎么会!我可一直在等着这天的到来!”明雅宁仰头看着岳皓南,夕阳的余晖给他半边脸上镀了层橘红,如同融化的阿尔卑斯糖一般带着柔和的甜意,风恣意地卷起他的短发,让明雅宁看得哈喇子都要流出来了,“倒是皓南你,今天不需要陪女朋友了吗?”

  “别提了,我和她分手了。”

  “诶?怎么回事?”明雅宁知道自己不该笑的,可嘴角就是忍不住想往起翘。

  “没什么,就是觉得不合适,我和她没可能了。”岳皓南冷淡地说。

  明雅宁强忍住跳起来欢呼的冲动,假装惋惜地说:“唉,那也没办法,你一定会遇到真正适合你的人的。”

  岳皓南微笑着摸摸明雅宁的头:“嗯,我也觉得。”

  明雅宁脸上一热,羞涩地低下了头,心里又甜又暖。

  岳皓南忍下心中的不适感,默默劝自己:反正只剩一周就杀青了,勉强再忍她一周,一周后就与她彻底断了联系。

  两天后,曹大夫出差归来,给林一彻底检查了一遍身体,确认林一完全恢复了,没有留下任何后遗症,已经可以出院。

  于是胡小童、小可和小龟欢天喜地来医院给林一收拾东西、办理出院手续,岳皓南也推了拍戏的工作来帮忙。等手续办完了,岳皓南装作忽然想起了什么的样子,“呀”了一声。

  “怎么了?”正在给林一叠衣服的胡小童问道。

  “林一这是要回他家去住吗?”岳皓南问。

  胡小童觉得这个问题有些可笑:“可不是嘛,难不成还去你家住?”

  “但是,要万一有记者发现你们经常拎着吃的去林一家里,难道不会起疑吗?被人发现林一就在他家里怎么办?”

  胡小童和小可面面相觑,这个问题他们还真没考虑过,他们光想着让林一发挥他宅男的特质,整天宅在家里就可以了,却都忽视了给他送饭的事情。

  “不过,他只需要在家住一个星期,曹大夫说观察一个星期不出什么问题的话,就可以继续工作了,所以我打算让他下周就动身去纽约上学,”胡小童耸了耸肩,“只有一周的话,应该没什么吧?”

  “整整一周啊,你怎么知道这期间不会被记者逮到呢?”岳皓南帮林一拉好外套的拉链,继续问。

  “那……”

  “那不如让林一住到我家吧?正好他也爱吃我做的饭,这样记者就绝对不会发现了。”岳皓南终于说出了这句话,等待着胡小童的回答。其实他昨晚就和林一商量好要一起努力让胡小童同意这件事。

  林一也摒住呼吸看着胡小童,生怕她不容反驳地拒绝。

  胡小童偏头想了一会儿说:“这倒是个好办法,不过太麻烦你了吧?你工作那么忙,晚上回家还要照顾林一……”

  岳皓南不等胡小童说完就赶紧打断她:“不麻烦不麻烦!反正之前林一住院的时候我也天天往医院跑,况且我有一部电影马上就杀青了,接下来会很闲。”

  “对啊对啊,我一定好好听皓南的话,不给他添麻烦!”林一也赶紧卖乖,满眼期待地看着胡小童。

  胡小童不禁笑了,看着林一的样子简直就像小时候调皮捣蛋的儿子在恳求妈妈同意让自己去同学家过夜一样,实在不忍心拒绝,点点头说:“那好吧,你们凡事小心,千万别让记者拍了。”

  岳皓南和林一喜不自胜地对视一眼,满口答应:“保证事事小心!决不让记者有机可乘!”

  于是胡小童他们直接把林一的东西搬上了岳皓南的车,目送着岳皓南载着林一渐渐驶远。

  岳皓南打开车载音响,第一首就是他们合唱的《惘然》。

  林一跟着调儿一起哼,看起来心情非常好。岳皓南含笑看着他,说:“要跟我过恩恩爱爱的二人世界了所以很高兴?”

  林一斜他一眼,哼了一声:“别给自己脸上贴金了,我是因为出院了才高兴。”

  “今后我白天不在家,你要是想我了就给我打电话。”

  “只要有电脑我就不会想你的。”

  岳皓南赏了他一个爆栗:“那你晚上抱着电脑睡去,别往我怀里钻。”

  林一吃痛地揉着被弹红的脑门,皱着鼻子说:“谁往你怀里钻!明明是你抱着我不松手!”

  “嘿!我说你现在是越来越欠管教了!”说罢岳皓南就一手扶着方向盘一手去挠林一肚子上的痒痒肉,林一边笑边躲:“哎哟哎哟别闹……哈哈哈快好好开车哈哈……我认错我认错是我抱着你!”

  岳皓南这才满意,放过了他,专心开车。

  林一擦掉眼角笑出来的泪,喘着粗气把衣服整理好,敢怒不敢言地乖乖闭嘴,不敢再轻易招惹岳皓南。

  汽车终于开进岳皓南家的公寓,林一兴奋地打开车门就要下车,岳皓南一把拽住他外套的帽子,硬是把他拽了回来,将自己脸上的墨镜给他戴上才放心地让他下车。

  岳皓南只让林一背了一个最轻的双肩包,剩下所有东西都自己扛着,领着他从车库走进公寓大门。

  刚进公寓大厅,值班室里的大叔就热络地与岳皓南打招呼:“皓南回来啦?好久没见你白天回家啦!”

  “这不是最近比较忙嘛,我先上去啦张叔,咱回头再聊!”

  “嗯!有空下来吃张叔做的煎饺!”

  “好嘞!”直到岳皓南和林一站进电梯张叔还在值班室里笑着冲他们挥手。

  电梯停在三十楼,他们出电梯后还没走了几步,迎面过来一个保洁阿姨,一看是岳皓南,亲切地拍了拍岳皓南的胳膊,和蔼地笑着说:“皓南呀,最近工作还顺心不?累不累?晚上睡觉踏实不?”

  岳皓南乖巧地点头说:“都挺好的,芳姨你身体怎么样?腰还疼吗?”

  “不疼啦不疼啦,吃了你上次给我的药再也没疼过!”

  “那就好,您多注意保暖,天气凉了别总在外面待着。”

  芳姨笑得眼睛都没了,一个劲点头。

  “那我先进屋了,芳姨咱们回头再聊。”岳皓南礼貌地道别。

  “皓南你也多休息,别累着啊!赶明儿芳姨蒸了包子再给你拿一笼!”芳姨一直挥着手目送岳皓南和林一,等他俩拐了弯才重新拎起水桶和拖把走了。

  林一啧啧惊叹:“真没想到你人缘这么好,怎么谁都跟你这么熟啊?”

  岳皓南笑了一下,不以为意地

章节目录